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68章 第 68 章
    傅斯恬的怔愣落入时懿的眼变成了迟疑,时懿眸色微黯,“你有顾虑的话,也可以晚一点再说。”

    “不是。”傅斯恬连忙否认,“我只是有点惊讶。”

    “嗯?”

    “我……我以为你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不会马上考虑这件事的。”她咬着唇,欢喜不由自主地溢满了心扉,“你知道,有的人……会担心别人的眼光的。”

    时懿看她不像是不愿意的样子,心也跟着轻松了。“你想什么呢?”她逗小猫一样用奶茶的吸管蹭傅斯恬的下唇,”这种事,在谈恋爱之前就应该考虑清楚的。”

    傅斯恬被蹭得脸红心跳,张开口把吸管又咬住了,“我错了。”

    她怕时懿举着奶茶酸,自己伸抱住了奶茶。

    时懿嗤笑了一声,用食指背轻挠她的下巴,“认错的态度倒是很积极。”

    傅斯恬不好意思地笑。

    时懿收回,认真道:“如果介意别人的眼光,我就不会和你开始了。如果你真的介意,那我们也不应该继续。连第一步都跨不出去的人,是走不到最后的。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在一件没有结果的事情上。”

    “不介意,我不介意!”傅斯恬心头滚烫。时懿话里的意思是不是——她想着要和自己长久地走下去的。至少她现在喜欢她,喜欢到满满的,想和她共度余生?

    她喉咙滑动,有了丁点底气,说出心底话:“时懿,我不只想告诉鹿和与繁露,我甚至想告诉全世界,你是我女朋友。”

    话音落下,她脸直接红到了脖子。时懿微微讶异,随即发出一声笑气音,笑里含着明显的温柔和宠溺。

    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居然可以把这么霸气的一句话说得这么可爱、这么没有气势。

    她逗她:“那你去说吧。”

    傅斯恬一梗,小眼神有点慌。

    时懿故意盯着她,唇角的弧度上扬。她以为傅斯恬要害羞得垂下眼了,没想到傅斯恬放下了奶茶,双放在唇边,拢成了一个喇叭道:“时懿,是傅斯恬的女朋友。”

    声音依旧软软绵绵的,语气却一次比一次坚定:“时懿,是傅斯恬的女朋友。”

    她重复了次,眼睛羞到有些湿漉了,却噙着笑,半点都没有移开地注视着时懿。

    时懿望着她,罕见的,脸突然烫了起来,心跳快到像打鼓。

    傅斯恬眼睫闪了闪,居然还伸来牵她的。

    这家伙,怎么回事。突然这么大胆。时懿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心跳越发不受控制了。

    傅斯恬牵住她的,微微移动身子,好像有靠近的趋势。

    忽然,“吱呀”一声,冷风呼啸而进。

    门被推开了!

    两人一惊,条件反射地朝门口看去。

    简鹿和呆在门边:“咦?时懿?!”

    时懿找回声音:“嗯,你怎么今天回来了?”

    简鹿和无暇回答她,视线转到傅斯恬身上:“斯恬?”

    傅斯恬不明所以,耳根通红,“嗯。”

    简鹿和视线下移,落在傅斯恬和时懿交握着的上,最后确认道:“你们是不是和好了?!”

    两人不自然地分开了,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简鹿和激动到门都忘记合上了,小跑到两人身边,一搭着一个人的肩膀,关枪似地开问,“啊,什么情况!”

    “你们怎么回事?我不就一天没在宿舍吗?我这是错过了多少集剧情?!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和好了也不和我说!我……”

    傅斯恬难以招架,时懿言简意赅道:“刚刚和好,还没来得及说。”

    简鹿和卡壳。

    “真的假的?”

    “煮的。”时懿波澜不惊。

    简鹿和被逗笑了,“去你的。”她冷静了些,拖了自己的椅子坐到两人面前,一副盘问的姿态,“说吧,坦白从宽。”

    傅斯恬看时懿,时懿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回答简鹿和:“具体的,考完试和你说。反正结果就是,我和斯恬和好了,考完试请你和繁露吃饭。”

    她心里觉得简鹿和应该不会介意她和斯恬取向的,但多少还是有些紧张。所以便想等考试结束那天再说,不管什么结果,都不至于影响大家的考试状态。

    “哇,你还吊我胃口。”简鹿和抗议:“不行,你现在说。”

    “那考完试也不说了。”

    简鹿和嘴巴一瘪,委屈地瞅时懿,时懿无动于衷。她换了个对象,拉着傅斯恬的臂晃啊晃,拉长音撒娇:“斯恬……”

    傅斯恬为难,还没答话,时懿便皱着眉拍开简鹿和的,“正常说话。”

    简鹿和哀怨地拉长了小嘴,“哼”了一声,撇开脸不看她们了。

    傅斯恬哄她:“吃饭了吗?时懿买了虾饺和烧麦,还热着,你要吃吗?”

    简鹿和心动,回过了点头看傅斯恬,傅斯恬笑得讨喜;她再瞄时懿,时懿也在看她,目光里含着点她很少见到的情绪,她分不清是什么,但心却软了。

    “好了好了,算了,放过你们了。”简鹿和松口,大爷一样地伸,“我要吃烧麦。”

    傅斯恬给时懿递眼神,时懿嗤了一声,把烧卖和筷子送到了简鹿和。

    简鹿和心满意足,挤到两人的间开吃。不管怎么样,哈哈哈,好歹她不用做夹心饼干了。

    傅斯恬和时懿越过她,相视一笑。个人低下头,排排坐着吃东西。

    简鹿和吞下一口烧麦,问时懿:“那你下学期要搬回宿舍住了吗?”

    她早看出来时懿不住宿根本不是什么家里原因了。

    时懿说:“嗯。”顿了一下,她补充:“今晚就搬回来。”

    简鹿和咀嚼的动作停住,“这么急吗?”她下意识地看向时懿的床,“你现在收拾出来要花时间,寒假还得花时间把它再收起来,怪麻烦的。”

    “反正期末也不升旗了,你还不如在家呆着,复习也清净,下学期再来。”

    时懿还没答话,傅斯恬的表情先紧张了起来,想说什么又不敢说,怕真的勉强了时懿。

    时懿被她的表情取悦到了,淡淡道:”没关系。家里没学习气氛。”

    傅斯恬眉眼一弯,马上跟上:“收拾床很快的,我帮你挂窗帘、贴墙纸。”

    时懿莞尔,傅斯恬梨涡深深。

    简鹿和看一眼时懿,再看一眼傅斯恬,觉得哪里不对劲。她夹起另一个烧麦,在心里嘀咕:刚刚和好的朋友都这么黏黏糊糊、情意绵绵的吗?

    感觉自己不像夹心饼干,像电灯泡了?!

    天黑了,个人餍足,该做正事了。

    简鹿和本想帮她们一起贴墙纸的,但时懿和傅斯恬都表示不用了,她们两个人就够了,让她安心去复习。

    周一考的是简鹿和根本没认真听过几节课的统计学,平时玩得有多开心,现在“预习”起来就有多累。她特意提前回来也是因为有复习材料落在宿舍了,不能光在家浪费时间。

    反正她们学神的世界她也不懂,简鹿和看她们真的不在意时间,便也没逞强,抱着书本惨兮兮地去图书馆了。

    简鹿和一走,宿舍好像突然清静了下来。两人看着彼此,莫名就有笑浮上了唇角。

    “那我们开始贴墙纸?”傅斯恬询问。

    时懿点头。

    两人光着脚爬上了时懿的床,拉开了一卷墙纸开始比划长度。时懿不太擅长做这些细碎的活,傅斯恬却很有经验。

    她用头绳绑了个马尾,微微压着眉眼,很利落地裁剪墙纸,分配任务,指挥着时懿做最简单的按住墙纸开头的动作,自己一往下撕开墙纸,一拿毛巾压平墙纸。

    认真专注起来的模样和平时很是不同。

    不一样的迷人。

    时懿低头看着她白嫩的小耳朵,蠢蠢欲动。

    又一卷新的墙纸开启,傅斯恬直着身子对好位置,粘好墙纸的头让时懿压住,刚刚开始向下撕开墙纸背面的胶,时懿的发尾忽然落进了她的脖颈里,还没反应过来,温热的鼻息贴近,一个温软的吻落在了她的耳朵上。

    不是一触即放,还包住软骨,轻轻地抿了抿。

    颤栗感传过全身,傅斯恬腿一下子就软了。她脚发酸,又不敢松怕墙纸被扯歪,只能无助地低叫她:“时懿……”

    又柔又甜。时懿从不知道自己是这么容易开心的人,更不知道自己原来是这么喜欢肢体接触的人。

    好像怎么碰她都不够。

    她松开傅斯恬的小耳朵,掩住自己的羞,用气音在她耳边说,“你再不动,空气要跑进墙纸里了。”

    傅斯恬受不住地侧头看她,眸色隐忍。

    时懿用额头轻碰一下她的额头,红唇就在傅斯恬的咫尺之外。

    傅斯恬吞咽了一下,忽然松开了按着墙纸的两只,推着时懿的肩膀往前进了两步。

    时懿猝不及防,就着一只还压在墙上的姿势,往后退了两步,半靠在了墙上。

    傅斯恬长睫在她眼下颤动。她像小猫一样亲亲她的下巴,抬起头,低软道:“你要是动了的话,墙纸要贴不正了。”

    一瞬间,时懿能听见自己的心脏正在胸腔内怎样强烈地跳动着。

    闵然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