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67章 第 67 章
    时懿前脚刚走,陈熙竹后脚就跟着站起来冲到了傅斯恬的身边,抓着傅斯恬的明显是想要问什么的模样。

    傅斯恬眉目含羞,很轻地点了一下头。

    只这么一下,陈熙竹就什么都明白了。她张了张口,又消音了,哒哒哒地小跑回座位上打字。

    尹繁露看她一副要憋坏了的模样,内心好笑。她擦了擦,随意地从书桌上捡起了两张纸,说:“你们吃完了稍等我一下,我给楼上的同学送份资料。”

    陈熙竹大喜过望:“好好好,没事,斯恬还没吃呢。”

    尹繁露哼笑一声,起身出门了。

    傅斯恬合上门,还没来得及走回座位上,陈熙竹又冲了过来,连珠炮一样追问道:“啊啊啊啊,怎么回事?怎么就在一起了?你们不是很久没有联系了吗?”

    傅斯恬咬唇笑,“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这样了。”

    陈熙竹把她拉回座位上,面对着面坐着,“你少来,快给我老实交代!”

    傅斯恬轻笑,知道不可能逃得过的,言简意赅道:“昨晚宿舍没有人,快一点钟的时候,她就突然来了……然后,她问我要不要在一起,我答应了,我们就在一起了。”

    她声音越说越轻,梨涡里的甜蜜越说越盛。

    陈熙竹怀疑:“就这样?”

    傅斯恬红着脸点头。更亲密的事,她不好意思分享。

    陈熙竹问得却不是这个:“她没表白?她不是无法接受同性恋吗?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怎么突然就回心转意了?她解释清楚了吗?”

    因为傅斯恬没有把时懿父亲的**告诉她,在她看来,时懿就是个吊着傅斯恬的恐同直女,明明无法接受又不让傅斯恬彻底死心,渣到不行。

    傅斯恬连忙为时懿说话:“她没有男朋友,是我误会她了。“她语气不自觉放柔,“她……她说喜欢我了。”

    “没有解释为什么突然能接受你了?”

    “我没来得及问。”昨天她整个人欢喜到极致,如在云端,晕乎乎的,根本就不记得问这些了。

    “所以她没头没尾一表白,你就答应了?”陈熙竹扶额,“你忘了她之前怎么对你的了?也不考验考验她?”

    “我这么说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在泼你冷水。但我作为你朋友,不管你高兴不高兴,有的话我还是得说。”

    她正色道:“斯恬,她是认真的吗?还是心血来潮?或者是最近看你真的不理她了,舍不得你对她的好,不甘心非要再确认一下她的非凡魅力?”

    她刚刚绝对是故意等到她来秀给她看的!

    傅斯恬笑意敛了些,“我不会不高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顿了一秒,她温柔且坚定道:“但是,我相信时懿。熙竹,她不是这样的人。”

    “她如果是这样的人,也就不值得我这样喜欢她了。”

    陈熙竹叹气,“当局者迷,她最好不是。”小姬崽栽直女身上,掏心掏肺,直女转头说想要男朋友,想要正常爱情、光明正大的生活,拍拍屁股就走的故事她听得太多了。

    “我知道你很喜欢她,但是,你不要一开始就一头扎进去,先留一点心眼,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和你一样喜欢,又或者,是不是真的能接受这样的关系、准备好和你有长久的未来,好不好?”

    傅斯恬眼睫颤了颤,却是摇头,“我不想用这样的心思揣度她。”

    “只要现在她想和我在一起是真的就够了。”她当然想要和时懿一直在一起,也愿意为此而努力。可能够和时懿在一起本就像梦一样了,就算有一天梦会醒,也是……该接受的吧。

    陈熙竹要被她气笑了,“我都不知道你是这样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

    傅斯恬不好意思地笑,笑里有几不可觉的苦涩,很快就掩了下去。

    “熙竹,谢谢你愿意和我说这些。我只是觉得,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就已经很辛苦了,能快乐着的时候,就先努力快乐吧。况且,不论以后她怎么选,她会不会……离开我,我都知足了。”只要时懿过得好,过得幸福,她怎么样都没关系的。

    “至少曾经拥有过。已经是很多人求之不得的幸运了。”

    陈熙竹无言以对。说她为爱失了智吧,她又好像很清醒。“你最好是有这么想得开。”陈熙竹揉了一把她的头,无可奈何。

    傅斯恬笑了一声,没说话。

    既然劝不动,陈熙竹便也不想给她添堵了。她看了一眼书桌上的闹钟,转移话题:“不早了,快吃饭吧,吃完去图书馆,也不知道还有位置吗?”

    “好,那我吃快点。”

    话音落下不久,尹繁露也回来了。傅斯恬快速结束了早餐,个人一起去图书馆,傅斯恬自己一辆自行车,陈熙竹载着尹繁露,一路和尹繁露斗嘴斗个没停。

    进到图书馆,时间有些晚了。个人从一楼找到四楼,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一张只占了一个位,空着人座的位置。

    人放下书包,拿出纸,准备进入复习状态。

    傅斯恬抓着有些出神。

    “怎么了?”陈熙竹用口型问。

    傅斯恬摇头,“没什么。”她放下,打开书本,也开始复习。

    但忍了没两分钟,她还是按捺不住担心,再次抓过,解锁,戳开时懿的头像给她发消息:“你到了吗?”

    按时间来说,时懿应该到了的。

    令人安心的,时懿很快回了她:“到了。”随即,马上又跟上:“下次会和你说。”

    “别担心。”

    她没有觉得她粘人,还主动和她说下次报备。傅斯恬的唇角情不自禁地翘了起来,突然有一种时懿真的是她女朋友了的真实感。

    “好,那你陪阿姨吃早饭吧,我不打扰你了。”

    时懿回了个“嗯”。

    傅斯恬恋恋不舍地把这简短的几句话又品了两遍,准备锁屏了,时懿的消息忽然再次从底部跃出:“早上的鸡蛋饼好吃吗?”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傅斯恬愣了一下,回:“好吃呀。”

    “你要是想吃的话,明天早上我们可以一起去吃呀。”她猜测时懿是不是听到大家都说好吃有点馋了。

    但时懿斩钉截铁地拒绝:“不想吃。”顺便结束了话题:“你复习吧。”

    傅斯恬摸不着头脑,迟疑地回了个“好哒”表情包。

    她放下,一抬头,发现对面的尹繁露正在看陈熙竹?或者她?

    两人视线交汇,尹繁露笑眯眯问,“和谁聊天这么开心呀?”

    傅斯恬不自知的笑僵住了,结巴道:“没……没有啊。”

    尹繁露也没深究,低下头继续看书了。

    傅斯恬心里却突然打了个突。

    不管是鹿和还是露姐,大家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再粗线条的人也迟早会发现她和时懿不同寻常的亲近的。

    关于这件事,时懿是怎么想的?如果时懿没有准备好,她完全可以理解的。

    她在心底里犹豫要不要问问时懿这件事。不问不知道该怎么做,问了,怕时懿会觉得有压力,以为自己要逼她做出什么表示。

    左右为难,想不出一个答案,便只好先告诫自己,收敛一点,以免时懿被迫出柜。

    午吃过午饭后,尹繁露和陈熙竹依旧去图书馆,傅斯恬因为不确定时懿什么时间会回宿舍,又担心途抛下她们自己回宿舍太明显了,便找了个借口,不去图书馆,只在漏风的宿舍一楼自习室找了个角落复习。

    下午五点钟,她终于等到了时懿通知她:“我到宿舍了。”

    傅斯恬眉眼一弯,迅速收拾了东西,站起身,快步往电梯口去了。

    不过短短的一段路,她居然快走得有点气急。电梯很快就到了15楼,她下意识地跨出去,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忙退了回去,按着电梯的开门键,借着电梯的反光壁板,梳理自己的头发。

    壁板里的女孩,眉梢眼角都染着欢喜,是傅斯恬自己都未曾见过的模样。傅斯恬不好意思再多看,低下头兀自笑了一声,极力沉稳地朝1510走去。

    1510的门虚掩着,推开门,时懿正站在自己的书桌前。闻声她侧头看她,微微绽开一个笑。

    明明是熟悉的脸,熟悉的人,在这一刻,傅斯恬却蓦地觉得哪里不一样着。

    只一个笑,都无端惹得她有脸红心跳的感觉。找不回之前自然相处的状态了。

    她同同脚地走进宿舍,软糯道:“我刚好就在楼下自习室,就直接上来了。”

    时懿颔首,问:“楼下冷吗?”

    “还好,有一点。放在外面久了还挺冻的。”

    “暖一暖。”时懿摸了一下她的背,把桌上放着的热奶茶递给傅斯恬。

    傅斯恬这才注意到,她的书桌上除了一看就是刚搬过来的书籍,还有几个包装精致的外带餐盒。上面lg的名字很眼熟。

    傅斯恬抱过奶茶,低头看了一眼,奶茶的名字也很眼熟。

    心里暖乎乎的,她愣愣地问时懿:“这个奶茶和之前我们出游时,我们喝过的那家店是一个连锁噢。”她指的是她给时懿买生煎包的那次。

    时懿打开着餐盒,不看她:“嗯,是那家店。”

    “啊?”傅斯恬惊讶。

    时懿装作自然道:“刚好路过,就带了奶茶和虾饺、烧麦和肠粉过来当晚饭。你上次不是对肠粉很好奇吗?可以试一下。”

    她开了一份,倒好酱料包,推到傅斯恬的桌上,拆了一双筷子递给她。

    傅斯恬下意识地客气:“不用了,我吃了你……”

    时懿微微蹙眉,“我多带了,够吃的。”

    傅斯恬见分量是挺多的,便不再推辞了,接过了筷子,坐下身子乖巧开动。

    时懿这才微微舒展眉头,坐在她身旁,也拆了一份和她一起吃。

    吃了几口,傅斯恬夸赞道:“好吃!这个……好啊,虾也好鲜的感觉。”

    时懿看着她满足的小模样,不动声色地问,“和鸡蛋饼比,哪个好吃?”

    ???

    完全不一样的两种食物,其实不能比的。傅斯恬觉得时懿对鸡蛋饼好像有奇怪的执念。

    她眨巴眨巴眼睛,谨慎地回答:“这个好吃。”

    时懿唇角上扬,发出了一声笑气音,像是有些好笑,又像是有些愉快。她把奶茶的吸管插上,递到傅斯恬的嘴边,“下次带你店里吃,堂食的话,省去路上这些时间,味道会更好。”

    傅斯恬怔了怔,莫名耳根发烫,就着她拿着的姿势吸了一口。

    “好。”

    亲……都亲过了,她居然还会因为这样的事而害羞,傅斯恬对自己感到好笑。她低着头,余光自然地落在时懿的唇上,不自觉地咬了一口吸管。回过神来,她连忙松开,飞快地看了一眼时懿,错开视线看着桌面上另外两杯奶茶,耳根红了个透。

    她找话题:“多一杯是带给繁露的吗?”

    “嗯。”时懿想到了什么,肃了些语气道:“对了,我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什么?”

    她凝视着傅斯恬,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丝表情,“考试结束后,或者下学期刚开学时,我想请繁露和鹿和吃饭,对她们公开我们的关系。”

    “你介意吗?”

    傅斯恬始料不及,彻底怔住了。

    闵然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