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60章 第 60 章
    周六早上八点半,时懿在噼里啪啦的大雨声醒来。窗外风雨晦冥,大雨如注,天地间的一切都像是还没有从夜晚彻底醒来。

    时懿不过才睡下个小时,骤然被吵醒,头昏沉得厉害。她揉了揉眉心,支起身子下床,把大开着通风的窗户关上了。

    转回身,掀起被子,在被窝里安睡着的兔子落入眼,时懿动作骤然一顿,睡意全消。

    天色阴沉沉的,心情也跟着明亮不起来了。

    时懿靠坐在床上,盯着兔子,眸色深深。半晌,她拿过床头柜上的,解锁屏幕。

    屏幕的界面还停留在她昨夜搜索的“如何正确认识同性恋”话题上。白底黑字,“同性恋”这个字像针一样刺着眼睛,时懿呼吸微微一滞,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直视着这几个字。

    把话题点上关注,她退出app,打开|,指尖悬在屏幕上许久,还是点开了简鹿和的头像,打下了:“醒了吗?”

    简鹿和几乎是秒回她:“刚刚醒。正想赖床刷会儿,你消息就进来了,我们也太有默契了吧。”

    时懿不与她寒暄,直奔主题,“斯恬还好吗?”

    简鹿和诧异:“你一大早找我就是问这个呀?”

    “你关心她呀?[坏笑]”

    “还是……你也变八卦了?”

    时懿没心情与她玩笑,“不说我去问繁露。”

    简鹿和着急:“哎,你等等啊,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也太霸道了吧,就许你问别人,别人还不能问一下你吗?”

    虽是抱怨着,但她还是给出了答案:“除了脸肿得厉害,其他的她看上去还挺正常的。不是我说,杨月下也太重了吧。”

    时懿心口尖锐地疼。

    “她是那种真有什么也不会表现出来的性格。”时懿提醒。她想叮嘱简鹿和多留心一点傅斯恬,但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立场。

    “我觉得也是。”简鹿和斟酌着问:“时懿,说真的,你是不是在关心她?”

    时懿指节蜷缩了起来,就在简鹿和以为她不会回答了的时候,她终于把那一句简单却沉重的“是”发过去了。

    简鹿和兴奋道:“你是不是想和她和好了呀?”时懿和傅斯恬僵成这样,她作为两人的朋友,处在间其实也挺难受的。

    时懿沉默着没回答。她心底里也没有答案。

    可至少不是现在。

    不再逃避,承认了自己喜欢傅斯恬、承认自己成为了……和时远眠一样的人,失控的感觉虽有缓解,可整条人生轨道依旧是歪曲的。她站在迷雾之,依旧不知道路要通往何方、自己要走向何处。这是一条她没有走过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要走的路,她背着枷锁,根本没有心理准备,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走。

    不负责任地再接触傅斯恬,只会给她带去更多的伤害。

    况且,和不和好也不是她一个人能决定的。

    斯恬……也许已经不需要她了。

    她伸把小兔子的爪子握在,试图填补自己心口的缺失感,可握得越紧,空虚的感觉却越明显。清冷的眉宇间满是苦涩,时懿伸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取出名片,拨打了上面心理咨询师的电话。

    *

    周一清晨升完旗,照例兵分两路,尹繁露和傅斯恬一起、时懿与简鹿和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路上简鹿和呵欠连天,时懿好笑:“你昨晚没睡吗?”

    简鹿和丧丧地坐在时懿的对面,“没睡好。”

    “失眠?”

    “不是。”简鹿和抬头瞅她一眼,又警觉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还是不放心,决定用打字来说:“我昨天起夜听见斯恬在哭,被吓到了。”

    时懿撕面包的动作顿住,心沉了下来。

    简鹿和收回继续打字,“我走近了听见她一边哭一边还在说对不起,声音很小。我猜她可能是做噩梦了,想掀开床帘叫醒她又怕吓到她,犹豫了一小会儿,她声音就消失了。”

    “我爬上床以后,怕她再哭,就想等等再睡,没想到我一直想着这事,居然过了睡点,睡不着了。”

    “有再听见她哭吗?”时懿声音低沉。

    “没有了,早上她也没事人一样。我怀疑她自己都不知道。”

    时懿神色凝重,“你有再和她聊过杨月的事吗?”

    “没有。她一直表现得很正常,我和繁露不敢再特意提这事,怕戳到她伤口。其实我和繁露私底下偷偷聊过,斯恬虽然性子真的很温软,但其实内里是一个特别坚硬的人,真的太怕麻烦别人,也太擅长装没事人了。”

    “她不说,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帮到她。”

    时懿抿着唇,食不知味。

    草草结束了早餐,进到教室里,间明明还有位置,时懿却一反常态地要坐最后一排的位置。

    简鹿和莫名其妙,只好跟着她一起去了。

    傅斯恬习惯性地从后门进教室,在最后一排看见简鹿和与时懿是明显愣了一下。然而很快,她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坐到了惯常坐的位置上。

    时懿很久没有这样放肆地打量过傅斯恬了。她是擅长画画,对线条敏感的人。她确定,傅斯恬一定比上次体测的时候又瘦了。

    她盯着那个单薄的背影,第一次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这么心疼另一个人的。

    大课间,她去辅导员办公室开会,散会后,她特意在办公室在等到了辅导员助理出来。

    两人打了一年多交道,交情不差,时懿从她那里顺利地拿到了杨月姑姑的联系方式。

    周四简鹿和吃坏了肚子,半夜上吐下泻,傅斯恬清晨五点多陪她去医院挂急诊。第二天她请假在宿舍休息,时懿去上课了才知道,在|上问候她,简鹿和她说起经过。

    ”昨晚我难受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我上下床的时候怕吵到繁露,动作放得很轻,上下了两次,同侧的繁露一点知觉都没有,斯恬却突然探出头来看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问她是不是我吵到她了,她说不是,是她刚好还没睡。她说她有药,就下来给我找药了。结果药过期了。后来看我实在不太好,她说去医院吧,我看外面太黑了,不敢去,就一直忍着。五点多,外面有点车声了,我忍不住了,说要去医院,她就陪我去了。”

    “繁露睡觉真的超级死,居然等到天亮了才发现我们都不见了。”简鹿和又好气又好笑。

    时懿心思却完全跑偏了。

    两点多怎么会刚好醒着?是一直都没睡吗?她心底涌起浓浓的担心。

    当夜凌晨两点多,时懿再次失眠,望着买给傅斯恬的小夜灯发呆,鬼使神差地想起了傅斯恬的小号。

    月份傅斯恬离开的前一晚,她彻夜未眠。

    根本无法理解自己怎么会想亲傅斯恬,无法理解傅斯恬为什么闭眼睛了。她怎么能闭眼睛。

    时懿说服自己一切都只是酒精作祟,可理智却不肯让步。

    也是这样鬼使神差地,她翻起了傅斯恬的小号。小号主页和关注干干净净的,可在大多数人都会忘记检查的点赞记录里,她看到了大量百合相关的微博。那一刻,她觉得整个脑袋无法思考,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

    不是意外。傅斯恬……很可能,根本就是蓄谋已久。

    从高考报考前的那一条私信,到如今的亲近熟稔。她被这个可能性惊骇住了,回顾过去相交的一年,她忽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审视傅斯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明明从始至终都是自己主动更多,可为了掩藏住自己心动着的可怕事实,她迁怒了,挣扎了,逃避了。

    那之后,她没有敢再打开这个微博了。

    如今,微博主页还是和从前一样,干干净净,只有几条之前就有的转发微博。然而,主页显示的条数明显增加了。时懿猜测傅斯恬应该是发了仅自己可见的微博。

    她视线下移,落在了一行字上——她刚刚点赞过这条微博。

    刚刚……也就是说,此刻傅斯恬和她一样也没有睡。时懿眉头紧锁。根据之前同居大半个月的了解来看,傅斯恬的入睡时间很健康的,没有熬夜玩的习惯。是偶然吗?

    可她连续观察了好几个晚上,发现傅斯恬几乎夜夜如此。

    时懿怀疑她失眠。

    想到她愈来愈瘦削的身形,时懿完全放心不下。好几次,她都点开了傅斯恬的头像想和她说点什么,最后却都还是克制住了。

    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清楚了。

    她不能对傅斯恬、对母亲、对自己这样不负责任。

    可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眼睁睁地看着傅斯恬难受,她也做不到。

    周四上口语课,轮到时懿做presentatn,她选了一个关于“如何做选择”的话题论述。

    她台风沉稳,英式发音悦耳动听,稍显枯燥的论述从她口娓娓道出,都变得意外吸引人。

    全稿的心论点是“人生很难有对所有人都完美的选择,站的角度不同,对选择的评价就不同。所以不必苛求完美的选择,更不必为不完美苛责自己”。

    她是说给傅斯恬听的。她希望傅斯恬能够听懂。

    她忍不住低下头,在十多双仰望着的眼睛寻找傅斯恬的双眸,可十多双眼眸,独独没有傅斯恬的那双。

    傅斯恬低垂着头,不看她。

    时懿喉咙发涩,从容有度的语调,缺失了上扬的音调,渐渐走低。

    闵然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