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59章 第 59 章
    西经老师正在讲台上讲解着ppt里的案例,杨月突然推开后门,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吓了她一跳,把她的思路完全打断了。她皱了皱眉正发怒,”同学,你哪个……“

    清脆的“啪”声直接打断了她余下的话。杨月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步并作两步地杀到了后排傅斯恬的座位旁,起掌落。

    震惊四座。

    她是用了狠力的,傅斯恬整个头都被打偏了,脸上迅速浮起一个红肿的巴掌印。她愣愣地转回头看杨月,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景象发昏,熟悉的课堂、同学熟悉的脸庞突然都变得陌生了起来。她颤动着双唇,像是想说什么,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口腔里全是腥甜的血味。

    尹繁露在为她抱不平:“杨月,你发什么疯?!你怎么打人啊?!”

    西经老师在咆哮:“快把她拉住!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在上课!我的课堂!班长,去,把你们辅导员叫过来!”

    整个课堂的同学都在窃窃私语。

    所有的声音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只有杨月的声音,那样清楚那样尖锐地落进她的耳朵里,扎进她的心里。

    杨月被后排的两个男生一人一边地抓住了,也不挣扎,也不发怒,只是颤抖着胸脯,双眼通红,愤恨地盯着傅斯恬:“这是你欠我的!”

    “我以为我们是一类人,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她控诉着,眼里滚出泪,声声泣血,声声如刀,刺进傅斯恬的心里。

    “学校让我休学了。你满意了?这就是你说的会帮我?!这就是你说的你不会和别人说的?!”

    傅斯恬脸上血色褪尽,嗫嚅着“对不起……”,眼泪也盈满了眼眶。

    辅导员带着一个年女人赶到了。年女人抱住杨月的肩膀,一直在给同学、老师、傅斯恬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她现在情绪不受她自己控制的,她不是故意的。”她攥着杨月往外走,杨月也不抵抗,认命了一样被她拽着走,只是回过头,看着傅斯恬的眼睛,一字一字很认真地说:“傅斯恬,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像诅咒一样,傅斯恬浑身发寒,摇摇欲坠。恍惚,杨月这双赤红的眼睛与童年时受害者家属崩溃的双瞳重合在了一起,那一声“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也像是来自遥远噩梦里的声音一样。

    ”凭什么你们还敢要求我们的谅解,凭什么你们还想要从轻,我们永远不会原谅你们的!”那一口唾沫,吐在她和母亲的脸上,像永远擦不下去的烙印。

    教室里全是同学的议论声,辅导员嘴巴一张一合,好像也在对她说着什么。傅斯恬听不清,耳朵里充斥的全是记忆里嘈杂恶毒的“离她远一点,她爸爸是坏人,大坏人生小坏人,她也是坏人”、“不要和她一起玩,不要学坏”、“杀人犯的女儿是小杀人犯,我为什么不能打你,你本来就该打”的声音。

    或是好奇或是嫌恶的视线,如有实质地落在她的身上,像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吞没过来,傅斯恬觉得自己要无法呼吸了。

    一道瘦削的身影把她挡在了身后。时懿握住了她的,给她送来一丝温度。

    “老师,我先带她去上药,之后再去办公室找你可以吗?”她微哑的声音响起,像深海里投下的一道光线。

    傅斯恬看着她的背影,撕裂般的疼痛席卷心扉,咸涩的呼吸却慢慢地回到了胸腔之。

    时懿还是那个时懿,光还是那道光。只是自己不是当年那个纯粹的自己了。

    这是不属于她的光,她留不住的光。是她不该打扰、不该贪恋的光。

    她努力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不用了,我和老师一起过去……”

    时懿回过头看她,眼底是晦涩的情绪。

    傅斯恬不敢多看,怕多看一眼,自己所有刚刚找回的理智与自尊都会被分崩离析。她惨白着脸,努力地支撑着自己挺直腰板,站起了身子,面对着所有人打量的目光。她从时懿掌下抽出了,声音很干很轻地和她说:“谢谢你。”

    时懿注视着她,压在桌面上空了的掌心慢慢收握成拳。

    傅斯恬垂着头,走出了座位,在非议声,跟着辅导员走出了教室。

    杨月的控诉、杨月憎恨的脸庞在她脑海里反复回放,反复凌迟,傅斯恬有那么一刻想要逃避,想要就此失去所有的思考,想要彻底做一个无知无觉的人。

    可是不行。

    她是来来啊。她是妈妈的小太阳。她是向命运许过愿望的人,她会做一个好孩子的,有一天它会原谅她所有的过错,把属于她的将来还给她的。

    她把下唇咬出了沥沥的鲜血,强迫自己足够清醒,足够勇敢。辅导员询问她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她她做得很好。杨月的情况一经上报,引起了学院领导的高度重视,当天下午心理老师就找了杨月初步了解了情况,通知他们联系家长,并且带着她去专业医院就诊了。心理医生评估杨月的状况已经很糟糕了,他们辗转联系到了杨月的姑姑,与她沟通交流后,才决定让杨月暂时休学,跟她回家,接受更好的治疗和照顾。

    他说这样对杨月才是最好的,她不需要觉得不安或者内疚。如果这种情况再不进行介入干预的话,会变得非常危险,万一真的发生什么事就追悔莫及了。也许一年的休学对现在的她们看来是天塌下来一样大的事,可如果生命安全、身心健康都无法得到保障了,其他所有的事都将变得无足轻重了。

    看傅斯恬状态不佳的模样,他还说,有需要的话她最好也和心理老师聊聊,不要让这件事成为她心里的结。

    那一刻,傅斯恬从心底里对“找心理老师聊聊”这件事生出的抵触与害怕,让她越发觉得自己做的事有多么的残忍。

    她不知道自己做得究竟对不对。可对杨月,她没有办法不内疚。

    她向辅导员要杨月姑姑的电话号码,辅导员不肯给她。她只好问辅导员杨月休学续都办完了吗?还会过来吗?能帮她转交一封信给杨月的姑姑吗?

    辅导员答应了,让她写了交给他助理,他助理下午会带着杨月姑姑去办理续的。

    傅斯恬回宿舍写信。她的信不长,只是交代了自己是谁,和杨月有什么样的因缘关系。而后向她们道歉,最重要的是祈求杨月姑姑,一定要治好杨月。她告诉她,杨月很多次都说她最怀念的就是小时候和姑姑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她从来都说,姑姑是唯一一个真心疼爱她的人、姑姑是她最亲近的人。她说过很多次以后她有能力了,一定要好好孝顺姑姑,让她颐养天年。

    她给她留了联系方式,表示她很愿意帮助杨月,有任何她能够帮得上杨月的地方,只要她能做得到她都愿意。

    可这封信,石沉大海。

    一直等到深夜,杨月的姑姑都没有联系她。傅斯恬盯着屏幕,彻底失去了睡眠。

    *

    校外不远处的套房里,时懿也失眠了。

    听从方若桦的叮嘱不再吃安眠药后,她再也没有在上半夜入睡过了。

    她还好吗?

    不好。不用想她都该有答案的。

    这不是她该在意的事情,甚至不是傅斯恬需要她在意的事情了……

    心里空荡荡的,仿佛还残留着上午傅斯恬硬生生从她抽离出去时,空气一点点灌进来的冰冷感。

    心上好像有一角彻底缺失了。

    一点、两点、点……翻来覆去、辗转反侧,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傅斯恬的身影。

    时懿终于忍无可忍,坐起了身子。

    她在黑暗静静地思索着,先是踩下了一只脚,挣扎了几秒,另一只脚还是下去了。她站起了身子,一步一步,走得很慢、很沉,却还是一步一步,循着那日傅斯恬可能擦过的地板,从她的房门口,走到了傅斯恬曾安睡过的客房门口。

    房门紧紧闭着,在黑夜与她静默地对视着。仿佛是散发着无穷诱惑力的潘多拉魔盒。

    不该打开、不可打开。

    时懿的握在门把上,犹豫很久,却还是清醒地放任了自己。轻轻拧动,时隔小半年,她再一次打开了这扇门。

    幽微的光亮,屋内的陈设一如傅斯恬刚离开的模样。时懿望着床头坐着的那只兔子,放着的那盏小夜灯。

    还有那个曾在这张床上欢笑、哭泣过的女孩影子。

    痛楚猝不及防地淹没了时懿的心扉。

    她压抑着恐惧、不安,近乎自虐地走进了这间房,走近了那张床,颤抖着指尖抚摸过傅斯恬躺过的被褥、睡过的枕头、抱过的……兔子。

    她触碰着兔子的脸颊,就像触碰着女孩那半张红肿的脸颊。

    小心翼翼,满怀柔情。

    再也无法自欺欺人、再也无法视而不见,时懿顺从心意,极尽轻柔地抱住了小兔子。

    强烈的自我厌恶,伴随生出的却是一种解脱感。

    她躲避了太久,无法面对了太久。

    承认喜欢傅斯恬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

    可不承认,原来是一件更难的事。

    她投降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