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55 章
    第55章

    “啊,不要道歉,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尹繁露连忙解释,“我就是觉得你们这样僵着也挺难受的,要是真有什么误会,不一定我和鹿和能帮到你们,有时候有些事,就是差那么一点契嘛。”

    傅斯恬看着她,唇角的笑染上了苦涩,轻声道:“谢谢你们。但是,可能不行。”

    她太清楚,她和时懿之间回不去了。两颗心的亲近也许可以靠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但两颗心的疏远,时懿一个人就可以决定了。

    她不想破坏气氛,转移话题:“这个纸都糊了,是不是要叫服务员换一张了?”

    陈熙竹马上接话:“对,换一张,我们把这一锅的肉都清出来吧。”她夹了好几块烤得黑不溜秋的肉放进了尹繁露的碟子里,又夹了一块鲜嫩的牛肉放进傅斯恬的碟子里。

    差别对待过于明显,尹繁露磨牙:“喂,你也差不多一点吧。”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又斗开嘴了,傅斯恬也被逗得又挂起了笑,像没事人一样。可明显她没有再吃下什么东西了。

    陈熙竹一直在偷偷留意她,心里涩涩的。+≈#x60;≈#x;≈#x54d2;0

    回去以后,傅斯恬给她报平安,说已经到宿舍了。陈熙竹与她闲聊了几句,有心想要关心她,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算是合适,“正在输入”的状态显示许久,却什么都没有发过来。

    “我没事的,你别多想。”傅斯恬体贴地先发送过去了。

    她真的没事。她每天都有像过去的一样努力地生活,努力地学习、工作,努力地成为更好的人。甚至是更努力。

    给任职班助的大一班级开班会,协助留任的心协部门纳新、参加培训构晚间兼职、大量接稿件翻译,她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一分一秒都不敢闲下来。

    除了总是睡不着,她真的没事。

    尹繁露当天晚上就和简鹿和交代情况,表示傅斯恬也不愿意多说,实在爱莫能助。简鹿和沉吟道:“算了,那我们再观察看看,实在不行我们也没办法。”她想不到傅斯恬这种性格的人,到底会做出什么让时懿这么耿耿于怀的事。

    九月的第个周末,学院组织全院的人进行非运动部分的体测。大二各班级安排在了周六的下午。

    傅斯恬她们班安排的时间是两点半,班长高一培让大家两点十五分就要在体育馆前集合好,争取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傅斯恬、尹繁露和简鹿和很早就到了,躲在上面没有太阳的地方。

    两点十分,远远的,傅斯恬看见时懿打着伞,和一个高大俊朗的男生并肩朝体育馆走来。好像聊得很开心,男生上还不时地比划着什么,时懿不时也有回应。

    傅斯恬心颤了一下,有一种很惊恐、很慌张的感觉弥漫开来。这学期,她不是第一次看见时懿和这个男生一起走了。

    时懿已经走得近了,

    收了伞往上打量着,寻找班级的位置。

    傅斯恬转开眼,努力地克制自己不要看、不要想。

    两点二十分,她们提早进馆开始体测了。体测老师说需要两个同学帮忙,一个念成绩,一个记成绩,高一培和时懿作为班长和团支书主动接下了这两个活。

    第一个项目是测身高和体重。这个项目历来都是女生最害怕的,还没有上秤大家就已经唉声一片了。

    时懿站在体重秤旁边准备负责看计量表,发现有几个女生一直盯着高一培在看。想了想,她和高一培说了声,换简鹿和过来记录成绩。

    按照学号,大家一个一个上称了,简鹿和就站在时懿的身边记录,时懿报成绩的声音很轻,除了当事人和队伍的前两个人,后面的人完全听不见,大家都安心了下来。

    轮到傅斯恬了,傅斯恬脱了鞋子,目不斜视地站上了称。时懿抬压身高杆,白皙的在傅斯恬的余光一闪而过。傅斯恬小心翼翼地偷看时懿,时懿下颌线条绷得很紧,一丝笑意都没有。傅斯恬垂下眼,喉咙发涩。

    很快,时懿平淡地念:“16,45。”+≈#x60;≈#x;≈#x54d2;0

    “哇!斯恬你也太瘦了吧!”简鹿和一边记录一边震惊。旁边听到的女生也都在惊叹,羡慕不已。

    傅斯恬利索地退下称,腼腆地笑笑,快速地离开了时懿的眼前。每个项目都是如此,她从不在时懿面前多做停留。

    做完最后一个项目,她和简鹿和打招呼,“鹿和,我到外面等你。”

    时懿终是忍不住抬眼注视她的背影,眼底是连自己也辨不明的晦涩。

    简鹿和发现了,故意问她:“你看什么呢?”

    时懿收回眼,若无其事地念成绩:“100。”

    太微妙了吧。简鹿和低头写成绩,心里越发确定,时懿和傅斯恬之间绝对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整个好奇心都要被吊起来了。

    周日晚上她预约了时懿的时间,借口太热了想游泳,带上了泳衣和时懿一起回到了高时时懿和母亲常住的那栋别墅。

    别墅外自带露天泳池。高时,简鹿和家离这里近,时常过来蹭泳池,热了来避暑,心情好了来撒野、心不好了来放松。时懿看上去是个冷冰冰的人,但实际上是个很好说话,也很让人安心的人。泳池听过了无数她对时懿说过的小秘密,很偶尔,她也能在这里撬出一点时懿的小秘密。

    两人淋浴后换上泳衣,下水前活动脚,简鹿和盯着时懿的长腿细腰,想起来说:“我昨天测体重的时候就想问你了,后来说别的忘记了。你最近怎么好像也瘦了?”

    她是无意识地用到“也”这个词的,时懿却明显地想到了什么。

    她喉咙动了一下,有一句关心险些就要出口了,最终还是理智地压下去了,“夏天出汗多吧。”她敷衍道。

    她戴上泳镜,跃入水,把自己沉在无法呼吸的冰冷</。不要问、不要关注、不要在意。她告诫自己。

    奋力地游过几个来回后,两人坐在泳池边上喝饮料吹风。简鹿和双脚在水摇晃着,照例主动地和时懿说起了自己最近的小烦恼,多数都是和邓亦然有关的。

    刚刚谈恋爱,又是异地,总是有不少磕磕碰碰。

    时懿不擅长安慰人,但一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然而少有的,简鹿和察觉到时懿明显地走神了。

    她停下话语,关心时懿:“怎么了吗?”

    时懿回神注视着她,眼底是阴郁的雾色,“没什么。”

    喜欢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或许只是一种可以纠正的错觉呢。

    简鹿和斟酌着问:“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她本来笑就不多,最近更是少见了。

    时懿沉默着没有否认。

    “是不是……和……傅斯恬有关系?”

    “傅斯恬”这个字落进耳朵里,像一根针扎进了心里。女孩那张苍白的小脸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好清晰好清晰。明明,明明已经那么努力地不去注意她了。

    “鹿和,我不想谈这件事。”她压着眉眼,语气里分外低沉。

    简鹿和怔了两秒,扬起笑,缓和气氛道:“好啦,我知道啦,我真的,再也再也不问了好吗?”

    时懿看着她,半晌,很轻地叹息了一声,“嗯。”

    好,这件事算是翻过去了。简鹿和迅速翻旧账,“你刚刚太凶了,吓到我了。”

    时懿眼底晃出了点笑意,问:“那你想怎么样?”

    简鹿和狡黠:“换个好回答的问题,你必须回答!”

    时懿挑眉。

    简鹿和一脸暧昧:“你最近和夏轲什么情况呀?我都看到你和他一起来学院好多次了。”

    时懿笑意又淡了下去了,她盯着泳池里荡漾着的波纹,脸上没有任何的羞涩与喜悦。

    沉默了很久,她转头看着简鹿和,颤了颤唇,就在简鹿和以为她要回答自己了的时候,她忽然拿下肩头的浴巾,再次滑入水,游走了。

    “哇!时懿你居然耍赖!”简鹿和自觉被耍,又好气又好笑地踹了一下水,跟着跳入水,游着追过去了。

    ”你别跑,说清楚啊。”

    *

    国庆过后,申大要举办校级语操比赛,工商管理学院自然也要参赛。语操隶属于心理协会,傅斯恬是心协的干部,也是这一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简鹿和看过她们编排的动作以后,觉得还挺有的,主动报名参加了。

    周五晚上,他们全体参赛人员在体育馆前长长的台阶上排练,时间差不多了,大家本来都准备要走了,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了大雨,大家都没带伞,只好往上跑,躲进体育馆门口的屋檐下。

    幸亏申城的雨总是如此,多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五分钟后,雨势渐渐地小了。负责教操的大学姐提议:“等会儿再小一点我们就直接走吧?”</p大家都没有意见。

    又过了几分钟,雨趋于停了。站在前面的人探出感受雨点,“好了,好像可以走了。”

    “真的诶,走吧走吧,免得等会儿又下起来了。”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往下跑去了。

    傅斯恬和简鹿和也一起往下走去。刚下两个台阶,简鹿和忽然扯着她的压着声音兴奋道:“斯恬,你看那边那几个穿着统一篮球服的男生!”+≈#x60;≈#x;≈#x54d2;0

    傅斯恬下意识地顺着她的目光向左前方的路上望去。

    雨夜深重的夜色,几个穿着申大红色篮球服的男生在细雨有说有笑地走着。夏轲也在其,他抱着篮球,不时回头看身后的队友,年轻的脸庞上是自信明朗的笑容。像是这夜色唯一的一抹明亮色彩。

    简鹿和说:“就那个明显比别人都帅的男生,你看到了吗?”

    傅斯恬心底生出不详的预感,颤着喉咙咕哝出一声,“嗯。”

    “你觉得怎么样?”简鹿和笑起来,“前天他和时懿表白了。”

    “时懿答应他……”

    傅斯恬脑袋嗡嗡轰鸣,一脚踏空,整个人歪倒了下去。

    简鹿和听见声音,扭过头就看见傅斯恬从她的眼前跌了下去。

    一切的发生不过是转瞬之间。傅斯恬瘦弱的身子停在可最后两个台阶上,一动不动,像极了无生气的娃娃。

    “斯恬!”简鹿和吓得魂飞魄散,两股颤颤地往下跑去。

    傅斯恬无力起身,天旋地转,眼前是一阵一阵的黑。

    时懿骗她。星星从来不属于她,美好也是。

    她以为她早已痛到麻木了。

    可原来不是她骗自己没事了就真的没事了。

    骗自己不会痛了就不会痛了。

    她痛得要死了。

    时懿……

    时懿……

    她在心底一次又一次地呢喃着这个名字。

    简鹿和担忧的脸颊映入眼帘,夏轲关切的声音也传入了耳膜:“同学,同学你没事吧?”

    她努力地想要露出笑来。

    一串串晶莹的泪却顺着脸颊,滚落进了一地的脏水。

    “时懿……”

    她放任自己喊出了这个名字。

    声音太微弱了,谁也听不见。,,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