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52 章
    第52章

    视觉消失,傅斯恬浑身发软,所有的感官仿佛都集到了被时懿呼吸撩动着的鼻尖与人之上了。

    她知道下一秒,甚至不用下一秒,她人生的所有星星都将被时懿点亮。

    可渴望着的温软还未降落,司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咳嗽声却先一秒响了起来,像惊雷一样炸在了两人之间。

    时懿迅速地退开了身子,低喃了一句:“抱歉,我有点喝多了。”

    傅斯恬来不及从时懿头顶拿开的,掉落在了时懿的肩膀上。她慌乱地收回,也坐正了身子,脸红到了脖子。

    巨大的欢喜、激动、紧张充盈着她的胸腔,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变成了滚烫的。明明空调还开着,傅斯恬却热出了一层细汗。虽然没有亲到,可时懿刚刚……分明是想亲她的。

    她噙着羞怯的笑,忍不住转头偷看时懿,时懿腰肢挺得很直,侧着头看车窗外。明灭,傅斯恬扫见,玻璃的倒影里,时懿精致的眉眼间,是山雨欲来的沉沉阴霾。

    一刹那间,傅斯恬的心从云霄直跌而下。

    时懿看起来好清醒,清醒地低沉着。没有一丝丝的羞意,更没有一丝丝的喜意。

    刚刚的热切与迷离,宛如幻梦。

    傅斯恬生出不安的预感。空气陡然降温,粘着背的细汗被空调一吹,冰冷入骨。伏天里,她打了个冷颤。

    气氛凝重到呼吸不畅。煎熬,司停了车,表示目的地已经到了。

    傅斯恬没动作,时懿打开车门,并不看她,自那个被打断的亲密接触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下车吧。”

    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傅斯恬眼眸越发黯了。

    两人并肩从停车场往电梯口走,傅斯恬鼓起勇气问:“时懿,你头晕会吗?要我扶你吗?”

    时懿言简意赅:“不晕,不用。”

    空气又陷入了沉默,一直安静到进了房子。

    傅斯恬还在换鞋,时懿说:“我先去洗澡,你早点休息。”

    傅斯恬从喉咙里挤出苦涩的“好”,一颗心直降谷底。时懿还是不看她。

    时懿是无法面对她,还是无法面对刚刚差点接吻了的她们?时懿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喜欢自己啊。

    玄关感应灯灭了,她在黑暗静静坐着,心像被什么凿了一个洞,又空又疼。

    让她拼命地就想拿什么补上。

    远到情人节的礼物,近到刚刚的意乱情迷,甚至是此刻还在房间里的兔子,这些真切感受到过的温柔与情意,全都是喝多了,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吗?=≈#x60;≈#x;≈#x54d2;xs

    也许,也许时懿只是在彷徨?在等自己的主动?

    她压下害怕,深呼吸,站起身,颤着冲了蜂蜜水,端到时懿门口。

    不轻不重的两下敲门过后,室内很安静,安静到傅斯恬怀疑

    时懿已经进浴室了,又或者是不想回应自己。=≈#x60;≈#x;≈#x54d2;xs

    时懿的脚步声响起,门被打开了:“什么事?”

    时懿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

    傅斯恬伸出,努力装作寻常道:“我给你冲了蜂蜜水,你喝点可能会舒服些。”

    时懿视线落在她的脚边,“不用,我刷牙了。”

    傅斯恬眷恋地凝视着时懿的脸庞,哽了哽喉咙,握着玻璃杯的指尖泛白,声音很轻地说:“时懿,你晚上不是问我有什么想告诉你的吗?我……”

    “现在很晚了,我不想听。”时懿打断她,语气甚至透着罕有的不耐烦。

    从始至终,她都不愿意多看自己一眼。

    傅斯恬最后的一点侥幸被击溃,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了。她仓皇地向后退开,不敢多碍时懿的眼,艰涩道:“啊,对不起,打扰你休息了。那……晚安。”

    蹒跚地小跑开。

    蜂蜜水洒了一路,可她不敢停下,也不敢回头,直到把自己完全扔进了无人的黑暗之。

    她靠着关上了的门,慢慢地蹲下了身子。簌簌的泪滚了下来,她捂着眼睛想要忍住,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干什么啊,在别人家哭成这样。她仰起头不敢眨眼睛,呼吸声都是抖的,一点呜咽声都没漏出。喉咙里全是铁锈的味道。

    最好的办法是不要想。可脑海里却不受控制地反复重放时懿冷漠的神情与冰冷的话语。

    成年人的拒绝,很多时候都是在不动声色之间。

    她不是不会看脸色的人。时懿已经给了她最后的体面了。

    她像小时候不懂事总忍不住哭时,奶奶掐她那样,用力地掐自己,一下一下尖锐的疼痛过后,哭意条件反射般地被忍下来了。

    她擦干眼泪,带着湿巾和纸巾出去,借着客房光线的反光,单腿跪着,一块地板一块地板地擦干洒下的蜂蜜水。

    仔仔细细,像擦拭着什么重要的珍宝。

    她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这里原本什么样,她也该让它回到什么样。

    时懿对她已经足够好了,她不该给她添任何麻烦。

    她去到浴室洗澡,洗完澡把浴室能无声做的卫生做了一遍。回到客房,客房也收拾了一遍。最后做无可做,抱着兔子,珍惜地看着这个黑夜是怎样变到白天。

    天亮了,梦彻底醒了。

    她把兔子放在叠放整齐的被子上,出房门给时懿准备早餐。

    时懿比平时周末起得晚,九点半了,房门依旧紧闭着,一动不动。

    =≈#x60;≈#x;≈#x54d2;xs

    傅斯恬把早餐放在高压锅里保温着,想了想,去书房找了一张便利贴写上:“时懿,我看你还没醒,就没有吵你了。家里临时有事,我把车票改到午了。

    早餐在高压锅里。

    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笑脸]”

    她把便利贴从时懿卧室的门缝底下伸进去,回房间提起行李箱往外走,尽量不发出声影响时懿。

    提到门口,大门已经打开了,整个人已经站到了门外,时懿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我送你去车站。”她隔着玄关看着她,整个人穿得整整齐齐,明显是已经起来了很久的样子。

    终于再次看见她的眼眸了。

    清清冷冷,像是初见的模样。

    傅斯恬微微笑:“不用啦,你快去吃早饭吧。”

    时懿没说话。

    傅斯恬说,“我走啦,拜拜。”

    她合上门,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电梯上来了一趟,她站着,

    没动。电梯下去了,电梯又上来了。

    傅斯恬笑了一声,一滴泪忽然滚了下来。

    又在乱想什么。她骂自己,拖着行李箱进了电梯,跟着电梯一起下沉,沉进无尽深海。

    </>作者有话要说:不想吊大家胃口,所以有点短,还是先修了发出来吧。

    晚安。

    今天让我来ra小兔叽吧,呜呜呜。,,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