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51 章
    第51章

    周五下午五点钟,傅斯恬和同事们道了个别,圆满结束了这一次暑期的实习生活。

    简鹿和庆生的晚场是在tv,时懿带着她先在外面吃了晚饭,而后才不紧不慢地去了tv。

    抵达包厢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情况,时懿一推开门,傅斯恬就听见室内传来了一段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尖细男声,“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

    随着歌声响起的是一阵狂笑。

    傅斯恬被带弯了唇角,“他们在唱儿歌吗?”

    时懿直觉不妙,后退了一步,准备合上房门。=≈#x60;≈#x;≈#x54d2;xs

    简鹿和熟悉的嗓音却快一步响了起来:“时懿!你别跑!我看到你了!”

    时懿顿在原地。

    室内又是一阵嬉笑声,一个幸灾乐祸的女生迅速地拉大了房门,让时懿和傅斯恬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傅斯恬无措地看时懿,时懿露出无奈,示意傅斯恬一起进去吧。

    “时懿你可算来了,我们等你等得花都要谢了。”

    “就是就是,得罚是不是?!”大家起哄。

    室内开着迷幻的彩灯,或站或坐着八个男男女女。傅斯恬一眼扫过去,只先认出点歌台旁站着的简鹿和。屏幕前站着一个一米八多的男生,拿着话筒,傅斯恬怀疑刚刚的“小燕子”就是出自他之口的。

    果然,简鹿和催促:“向前,歌声别停啊。”

    男生本音挺磁性的,委屈说:“鹿鹿,来美女了好吗?我得留点第一印象啊。”他望着傅斯恬和时懿的方向,露出一个阳光的笑脸,对着话筒说道:“同学你好,我叫向前,你叫斯恬对吗?我们名字还挺押韵的呢。”

    “我靠,无耻,向前你这就上了。”有另一个男声骂道。

    傅斯恬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应。时懿眸色微沉,抓着傅斯恬的腕恬往间空着的沙发上走,漫不经心地说:“向前,要脸。也挺押韵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猝不及防,满室哄笑。

    傅斯恬也忍俊不禁。

    时懿把礼物送给简鹿和,傅斯恬跟着送出了礼物和祝福,旁边的人对傅斯恬很好奇的样子,时懿便一一地把傅斯恬介绍给他们。

    傅斯恬粗略地认了一圈人。在唱歌的男生叫向前,点歌台旁坐着的女生叫刘婷,间沙发上一起坐着的女生叫汪琳和田园,两边沙发上坐着的两男两女分别叫饶辉、邓亦然、钟衡和叶舒婷,除了刘婷和田园,其他的都是简鹿和与时懿的高同学。

    傅斯恬认真地回忆着,发现好几个都有点印象的。有种大型网友线下见面会的新奇感。

    向前和简鹿和在屏幕前呼唤时懿唱儿歌,大家附和着,说每人一首,大家都唱过了,时懿无意扫大家的兴,勉为其难地上去了。

    她面无表情地坐在高脚椅上,侧脸端庄

    严肃地像是要发表国旗下的讲话,结果前奏结束,她张口却是“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

    一瞬间,大家都笑疯了,傅斯恬唇角也要咧到耳后了。

    虽然时懿唱得一本正经的,听起来并不可爱,但是时懿在唱儿歌这件事就已经足够可爱了。反差萌太让人兴奋了,甚至有人偷偷录屏了。

    时懿自认为不是放不开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余光扫到傅斯恬一直笑眼弯弯地注视着自己,一首歌的时候忽然变得格外漫长。

    心底流淌着一种很陌生的情绪。

    还在努力辨别着这份心情,台下响起惊呼声。

    时懿转回身,发现傅斯恬被简鹿和她们包围在间了。

    时懿蹙眉,切了歌走回沙发边,听见钟衡在震惊:“那你是不是都认识我们啊?!”

    傅斯恬腼腆点头,身边又是一阵惊叹声。“天呐,太神奇了吧。”

    时懿拍简鹿和肩膀,示意她把傅斯恬旁边的座位让出来。

    简鹿和没领会到,只是满脸惊喜地问:“时懿,你知不知道斯恬是哪所高的?”

    时懿打量傅斯恬,确定她只是在害羞,没有适应,放下心来。

    她摇头,“怎么了?”=≈#x60;≈#x;≈#x54d2;xs

    “她是新城高的!你记不记得新城高?”

    时懿稍一思索,明显想起了什么,向傅斯恬确认:“你是新城高的?”

    傅斯恬脸有点红,很轻地“嗯”了一声。刚刚钟衡问她是柠城哪个高的,她下意识就回答了,没想到被旁边的叶舒婷听到了,好记性地记得这所高曾经和她们申城一联合办过一个新型的教学试点——网络直播班。

    网络直播班是依托现代信息技术,通过多媒体直播和投影,实现两校同步上课,使得教育资源相对薄弱地区的学生也能接受到更优秀的课堂教育。

    傅斯恬当时进的的新城高一一班,就是第一届两校对点直播教学的实验班,对点的班级,正是时懿她们班。

    时懿眼底闪过惊讶,还想说什么,简鹿和口快复述:“她是我们那个对点班级的。而且很神奇,高二分班后,她的班级还是对点着我们班级的。我们隔着屏幕,当了年的高同学呢。”

    所有人兴奋了起来,围着傅斯恬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

    “那你有在投影上见过我吗?”向前第一个开问。

    傅斯恬坦白说:“我没有印象了。”

    “我呢我呢?”钟衡接上。

    “你语很好,每次小测都是一百分,语老师给你发了好多小奖品。”

    “哈哈哈哈哈,没错!”钟衡得意。

    叶舒婷也跟着来找存在感:“那你有在投影上见到过我吗?”

    “有。有一次上数学课,你好像睡着做梦了,以为下课铃响了,突然站了起来,吓到了全班人。数学老师让你在过道上站了下半节

    课醒神。”

    叶舒婷捂脸,“我就不该问,后来家长会数学老师还和我妈告状了这件事。”

    “哈哈哈哈哈哈。”

    昏暗,青年人的笑声此起彼伏。

    傅斯恬合群地笑着,其实心不在焉了。

    时懿呢?时懿怎么都不说话了。

    她被简鹿和挡着,没办法直接看到时懿的表情。借着话题的间歇,她假装去拿茶几上的零食,探出了身子,越过简鹿和去看时懿。时懿低头看着,神色淡然,并没有在意自己。

    傅斯恬生出了失落。

    她收回身子,又陪着身边人聊了两句,借口去洗间,结束这一场没有尽了的对话。

    推拉门合上,隔绝了室内的欢声笑语,走道上是一片稍显沉静的明亮。傅斯恬的兴致也跟着沉了下来。

    她抬头寻找指示洗间方向的标识,身后忽然传来推拉门被拉开又被合上的沉闷声。

    傅斯恬心蓦地一跳,下意识地侧转了身子。

    “迷路了?”时懿朝着她不疾不徐地走来,长身玉立,眉目如画。

    傅斯恬咬唇,一眨不眨地望着她,笑意不由地溢满了梨涡。

    “那你要给我带路吗?”

    时懿勾唇,没应她,但走到了她的前边。

    傅斯恬抿着笑跟上,两人并肩走着。

    走道上除了偶尔飘来的歌声,只有她们的脚步声在安静地回荡着。傅斯恬忍不住开口,“时懿,你……都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时懿若有似无地笑了一声,“那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傅斯恬双唇嗫嚅,欲言又止。

    有。好多好多。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时懿提醒她:“到了,进去吧。”

    傅斯恬回过神,定睛看,洗间已经到了。

    “你不去吗?”

    时懿“嗯”一声,“我在这等你。”

    傅斯恬愣了愣,心彻底飘了起来,欢喜怎么都压不住了。

    时懿真的是特地出来陪她的啊。

    她走进洗间,没有喝酒,脑袋却已经热了起来,晕乎乎、乱糟糟的。

    是不是……是不是真的可以试一下了?

    明晚就回家了,今晚就是最后一晚了。

    水流哗啦啦地冲在上,傅斯恬看着镜子里自己泛红的笑脸,轻轻咬唇,笑意加深。

    这些笑,都是时懿带给她的啊。

    她关上水龙头,压在胸口,阖眸静息两秒,在心里下了决心。

    出去后,时懿果然还站在门口等着她。

    两人往回走,傅斯恬轻声地唤:“时懿……”

    “嗯?”

    “我……等会儿,唱首歌给你听好吗?”她声音不稳。

    时懿没有发现,饶有兴致道:“好。”

    傅斯恬攥着衣摆,指尖都在发抖。她想,她唱这首歌,但凡时懿有一点点暧昧的回应,她就鼓起</勇气,把从前的相识,高的意外再遇,大学的蓄意重逢,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她。

    如果时懿再有多一点点的回应,她就再多告诉她一点点。告诉她,她是怎样地为她……怦然心动。

    她心思百转千回,做了充分的心理建设,没想到进了包厢,却发现包厢里已经完全没有适合她唱歌传情的气氛了。

    邓亦然蓄谋已久,向简鹿和表白了!

    包厢里气氛热烈,众人把羞涩的两人围在间,起哄着亲一个,老实交代,陈仓究竟是怎么在他们眼皮底下暗渡了起来的!

    就连时懿都少见地参与了热闹,陪着大家玩游戏,给简鹿和与邓亦然下套。

    大家本不准备喝酒的,气氛躁起来之后,场面就失控了,除了傅斯恬不能喝,被时懿护着,输的酒全由时懿喝了,其他的每个人都喝了一点。

    傅斯恬不常在这种场合玩,什么游戏都是生,一开始被大家欺负得不行。所以就算后来傅斯恬得心应了,时懿还是喝得不少。

    算不上醉,但也说不上清醒。

    深夜十一点,庆生会散场。时懿找了代驾开车送她们回去。

    两人一起坐在后排,车内没有开灯,只有道路两旁的街灯透过玻璃送进昏昏欲睡的暗黄。时懿微蹙着眉,阖眸养神。

    傅斯恬不安地关心:“时懿,会不会很难受?”

    时懿回她:“还好,没事。”

    声音微哑,沙沙的,摩擦过傅斯恬的心脏。

    傅斯恬喉咙也有些发干了,吞咽了好几下才问出口:“我帮你揉揉头好不好?可能会舒服点?”

    时懿睁开眼,侧目看她,乌眸里是迷蒙的水润。仿佛含着一点笑,又含着一点了然。

    傅斯恬心怦怦直跳,心虚地要躲开眼,时懿却歪了身子,把头靠近了傅斯恬。

    一瞬间,欢喜漫过了心扉,傅斯恬压着呼吸,坐近了时懿,小心翼翼地把压在了时懿细软的发顶上。

    不重的动作,却有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温温柔柔,像傅斯恬这个人一样,让人过分舒服。

    时懿眉头舒展开来,有了心思逗傅斯恬。

    她想问傅斯恬“不是说要唱歌给我听吗?”,偏过头,话音却突然消散在了喉咙里。

    傅斯恬正面朝着她,专注地为她揉着发顶。距离不过咫尺,她粉嫩的唇,就在时懿眼底清晰地翕动着,唇珠润泽,很好……咬的样子……=≈#x60;≈#x;≈#x54d2;xs

    时懿魔怔了一样盯着,移不开眼。

    “斯恬……”

    傅斯恬“嗯”了一声,双唇微合,是很性感的线条

    。

    时懿没有下了,傅斯恬疑惑地垂下眼,撞进了时懿灼热的眼眸里。

    指头的动作顿住了。

    四目相对,呼吸交缠,空气变得稀薄,心跳急促得像是要蹦出胸膛。

    时懿不受控制地抬起身子凑近傅斯恬。

    鼻尖抵着鼻尖,傅斯恬颤栗着,闭上了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