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50 章
    第50章

    傅斯恬凝视着这短短的八个字,不安渐渐散去,梨涡绽放开来。

    是被喜欢的人珍视着的甜蜜感啊。

    时懿一定是因为看了截图特意过来的。可她最近明明也很忙,偶尔到家时间比她还晚的。她可不可以认为,她在时懿心里是有重要分量的?

    “应该六点可以走。”怕时懿时间紧开车着急,她特意说晚了半个小时。

    时懿回她一个简单的:“嗯。”

    傅斯恬眼波潋滟,试探:“你今天下班比较早吗?”

    时懿又是一个:“嗯。”

    “特意绕过来会不会太麻烦了?”她继续求证。

    时懿答:“不麻烦。”=≈#x60;≈#x;≈#x54d2;xs

    傅斯恬咬唇轻笑,眼底是泛滥的柔情。时懿是真的不高兴了。

    相处久了以后她发现,时懿只有在不熟和不高兴的时候,才会在每句话的最后都加上严谨的“。”可莫名的,此时此刻她对时懿真的生气了的事实竟没有了最开始的慌张,更多的是心软。

    甚至还有隐秘的欢喜。

    五点半,一起来实习的女生先走了。五点五十分,傅斯恬收到时懿发来的短信:”我到了,在你公司门口对面,你忙完了直接过来就好。”

    她连忙收拾了东西下楼,等电梯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几个一直跟着审计组加班的同事,看样子他们是准备一起出去吃饭。那个男同事也在其,看见傅斯恬很自然地问:“小傅你今天这么晚下班呀?”

    傅斯恬回:“今天朋友来接我,所以多等了一会儿。”

    男同事似笑非笑地看她,没说话了。

    上了电梯,傅斯恬站到了离男同事最远的一角。一出公司的门,远远的她就看见了停在对面马路边的白色奥迪,眉眼一弯,她转过身和同事们打了个招呼,迫不及待地先她们一步小跑过了马路。

    转身站到车旁时,隔着半条马路,傅斯恬注意到那个男同事一直盯着她。

    傅斯恬蹙眉与他对视两秒,拉开车门,安心地坐进了车里。

    时懿侧着头也在看车窗外,薄唇紧抿,侧脸线条是显而易见的冷淡。

    傅斯恬犹豫着要怎么开口,时懿看也不看她地吐出个字:“安全带。”

    傅斯恬连忙系上,时懿一语不发地启动了车子。

    太阳还未完全落下,余温依旧烘烤着大地,傅斯恬小跑出了汗,坐进了车里,居然被冷得打了个颤。看显示屏,是最合适的温度。

    只能是心理作用了。傅斯恬不时地偷看时懿的冷脸,忐忑又渐渐占据了心扉。真的见到了和想象还是不一样的。

    “时懿……熙竹和我说下午的事了。”她温吞坦白。

    时懿不冷不热地“嗯”。

    傅斯恬咬唇,轻声问:“你是不是生气了?”

    时懿打着方向盘掉头,

    沉默得傅斯恬以为她是不准备理自己了,空气又响起了一声“嗯。”

    傅斯恬心里紧绷着的弦松了些。时懿每次生气了都会变得异常冷淡,但只要她还愿意说话,就说明她有在给你解释的会。

    她语气很柔地问时懿:“你是不是生气我没有告诉你?”

    是,但又不全是。

    时懿也说不清自己气的到底是什么。是气傅斯恬没有保护好自己,还是气她对自己不够信任,明明住在一起,却宁愿和陈熙竹说,对自己却只字不提。又或者是生自己的气,明明人家都不想告诉她,她还上赶着去献殷勤。

    明明她不是喜欢这样多管闲事的人。=≈#x60;≈#x;≈#x54d2;xs

    最生气的是,她还硬不下心肠完全冷着傅斯恬。

    “不是。”她冷淡地回。

    傅斯恬彷徨。

    时懿又说,“我也不想告诉你。”

    猝不及防,傅斯恬心忽然被这语气戳,软得不行。

    “时懿我不是不想告诉你,”她解释,“我……怕你嫌弃我。”她头垂得低低的,像是很羞愧的样子。

    “怕你觉得我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更怕你觉得我是老毛病又犯了,不会说‘不’,不会拒绝人才惹来这样的麻烦。”

    “这是小事吗?”时懿声音又冷了几个度。“所以是我的错?”

    “不是,是我的错。”傅斯恬认错态度很积极,小心翼翼地去揪时懿的裙摆。“时懿……”

    时懿蹙眉不说话,但也没让她放。

    傅斯恬有话想说,但实在脸红到说不出口。她在上打字,稍微调大了些,鼓起勇气用揪着时懿裙摆的指尖戳戳时懿。

    时懿被她戳了两下,又气又痒又好笑,侧头冷觑她。

    傅斯恬颤着睫毛,把放到了控台的支架上。

    屏幕上显着几行字,“时懿,我是太在意你对我的看法了。因为,我太珍惜你了。”

    像是突如其来吹进心里的一阵柔风,吹散了时懿心头所有的躁意。时懿肃着脸,收回眼,两秒后才表示了一句:“强词夺理。”

    语气却是明显的软化了。

    傅斯恬耳根红欲滴血,垂着眸不好意思说话了,但揪着时懿裙摆的依旧没放。

    时懿余光打量着她,若有若无地叹了口气。

    “斯恬。”她缓了声线叫傅斯恬。

    傅斯恬注视着她。

    “我不会那样想的。不要把我想成那种人。”

    傅斯恬双唇翕动,“对不起……”

    时懿表情也柔和了下来,“他还骚扰你吗?”

    “偶尔微信上还会,但我现在只有在他说事情的时候才回复他。”她把来龙去脉和时懿说了一遍。

    时懿沉着眸问:“你想做完剩下的一周对吗?”

    傅斯恬犹豫着点头。

    时懿便问:“你介意给我他的微|信

    号吗?”

    傅斯恬表示:“不介意。”顿了顿,又好奇:“我能不能问问你想做……什么?”

    “提醒一下他。”时懿补充:“可能要冒充一下你男朋友。”

    “嗯?”傅斯恬瞪大了眼睛。

    “不可以吗?”时懿是很认真商量的语气。

    傅斯恬垂下了头,藏着羞和喜轻轻地应:“可以。”

    时懿故意问,“这次不怕我做什么出格的事?”

    傅斯恬笑荡漾了开,声音软软的:“我相信你有分寸的。”

    时懿从鼻腔里发出了哼笑声。

    毕竟傅斯恬还在他底下。她也只是打算旁敲侧击地提醒一下那个男人,让他知道傅斯恬是有人护着的。

    “以后我接你下班。”时懿轻描淡写。

    傅斯恬唇角要翘到耳后了,勉强找回理智推辞:“太麻烦了,没关系的,只要我不理他,他也没办法的。”

    “可我不放心。”

    像一粒石子投入湖,轻轻的一句话彻底搅乱了傅斯恬的心湖。傅斯恬眼波似水,盯着时懿挪不开眼,整个人热了起来。

    时懿察觉到了,扭头要看她,傅斯恬惊醒过来,飞快地摆正了头,不敢与时懿对视。

    =≈#x60;≈#x;≈#x54d2;xs

    “时懿,”她咬着唇,还是无法克制地把心底的声音泄漏了出来,“你真好……”

    很多人开玩笑都对她说过这句话,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傅斯恬说这句话让她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时懿确定那不是难受,应该是愉悦,但又比愉悦多了些什么。

    她眼神不自知地发柔,淡淡一笑,算是回应了。

    车子驶入隧道,明灭的光线透过玻璃笼罩在两人之间,车内静谧无声。傅斯恬握着腕,试图平复心跳,却惊觉好像连腕也被安上了一颗心脏,急促乱跳着。

    昏暗滋生了她的贪婪,她忍不住再次启唇,“好到我有时候,想不到你会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

    间隔了一小段时间才继续的话题,时懿微讶。

    “我也想不到。”她随口答。

    “你……从来没有想象过吗?”傅斯恬小心地打探。

    时懿不喜欢与人谈论这类很私人的话题,但傅斯恬总有一种很神奇的魅力,让她生不出反感,“也不是。只不过,我更相信感觉。”

    “只要感觉对了就好?”这句话可遐想的空间实

    在太大了。

    “嗯。”时懿不经意地看傅斯恬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热的,傅斯恬脸颊泛着绯红,水亮的眸里倒影着细碎的光,像波动的湖水一样温柔。

    心跳声似乎变得有存在感了。

    时懿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其实像傅斯恬这样的,她就挺喜欢的。

    隧道尽了,刺目的光骤然亮起,时懿转回眼看路,下意识地在心底补充,“如果我是男生的话。”</“本来像傅斯恬这样好性格的女生,就没有人会不喜欢吧。”

    她安心了下来。

    傅斯恬的心跳却越发失了节奏。她甚至有一瞬间觉得,时懿看她的眼神充满了暗示。

    可又太像是错觉了。此时此刻,明亮的霞光下,时懿的侧脸又是一如往常的清冷,找不到方才给过的灼热的一点点痕迹了。

    傅斯恬欲言又止。太害怕粉红泡泡真的只是泡泡,一戳就破。所以宁愿不进不退地维持现状。

    也许,她可以等到时懿给她更多的暗示?

    她努力按捺了下来。

    *

    不知道是不是时懿的提醒起了效果,之后那个男同事真的安分了下来,除了公事不再找她说任何废话了,傅斯恬如释重负。

    实习的最后一天是周五,刚好是简鹿和的生日。简鹿和提前发了邀请,让她和时懿一起去庆生。

    庆生活动下午就开始,傅斯恬要去只能赶晚场,而且由于大学朋友几乎都回家了,简鹿和叫的多数都是高同学,傅斯恬也怕自己格格不入,所以打算把礼物交给时懿一起带去就好。

    但简鹿和特意打视频通话来卖萌,“你一定要来呀,大家都很期待见你呢。”她又是捂脸又是托下巴。

    傅斯恬疑惑,简鹿和打:“时懿出了名的慢热,高的前半段大家都觉得她是高岭之花,都不太敢亲近她的。后来快高了才慢慢熟起来的。所以大家都很好奇是何方神圣,居然能够这么迅速地融化了时高岭这朵冰花。”

    傅斯恬脸热,她正和时懿玩sth,时懿就坐在她旁边一起听的。

    时懿侧过了身子,面无表情地入镜,在简鹿和结巴“啊,你……你怎么也在?”时懿干脆地把视频挂断了。

    傅斯恬憋了两秒,忍俊不禁。

    时懿盯着柄,若无其事地说:“一起去吧,我等你下班。”

    所有的顾虑都不敌时懿的期待。

    “好。”傅斯恬投降。

    </>作者有话要说:或许,会有小可爱疑惑,

    时懿之前聊天很多时候也有句号的?

    那是作者君为了句式完整加上的。?_>`(顶锅盖)

    幸福的同居生活即将结束

    临分别的前一晚,停电了,小兔叽摸上了时懿的床,

    时懿一动不动。

    傅小兔叽委屈巴巴地盯着她,

    时懿勉强ra了她一

    下。

    小兔叽眼眸湿漉漉的,背过身要滚下床了。

    时懿连忙捞回来,抱着她去浴室。

    太热了,没空调,她怕ra小兔叽小兔叽会暑,

    那就一边ra一边降温吧。

    她脱好了,转回头,小兔叽落在浴缸里,浑身红彤彤的,已经烧开了一缸的水。

    时懿:???

    说起来,小兔叽这热能能发电吗?

    时懿陷入了沉思。</p,,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