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 48 章
    姥姥?傅斯恬眼里写满问号。

    时懿抬起另一只把傅斯恬另一边脸颊也擦干净了,收回,指尖染着些微的白。

    “别叫阿姨。”她走到洗碗盆旁洗。

    傅斯恬盯着她的背影,用干净的腕触碰自己的脸颊,心湖上有涟漪一圈又一圈荡漾开来。刚刚因为想起妈妈生出的低落散去,她弯着笑眼,轻轻地嗔:“你也占我便宜。”

    时懿转回身,挑眉道:“也?”

    “你承认你之前是在占我便宜了?”

    毫无防备的一记回马枪,傅斯恬与她含着笑的眼眸对视一眼,投降了,发出两声笑气音,低下头切的长条形面团,“那我给我调皮的小朋友一点玩具吧。”

    时懿跟着莞尔,放下了心。“你还挺会趁势而上的。”

    “那你要顺势下吗?”傅斯恬把面团切成小剂子,抓了一个递给时懿。

    时懿奇怪:“怎么了?”

    傅斯恬唇角翘得高高,理所当然道:“给你玩。”

    时懿抬眸觑她,表情里是明晃晃的困惑和嫌弃,傅斯恬装作若无其事地与她对视,其实耳朵已经开始发烫了。这个玩笑会不会开得太亲昵了些?

    好在傅斯恬就要坚持不下去了,时懿伸抓走了小剂子。“我想学怎么擀饺子皮。”她说得一本正经。

    傅斯恬语气轻松:“那我教你。”

    她在案板上撒上面粉,拿了一个小剂子按扁,示范给时懿看,一边擀一边给时懿做讲解。没两下一个间厚两边包的圆形饺子皮就在傅斯恬的擀面杖下出现了。

    时懿觉得是很简单的事,看了一遍就决定上。

    结果她再一次发现,她在下厨房这件事上真的一点天分都没有。她完全没办法像傅斯恬那样双协调地一转面剂子一转擀面杖,刚开始擀两下,饺子皮就被她扯破了。

    傅斯恬忍俊不禁,时懿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傅斯恬连忙抿唇忍笑,时懿自己却又忍不住地嗤笑出声。

    “你擀吧。”她放下擀面杖让开位置,还顺揪了个小剂子出去,

    “你不要再试试嘛。”傅斯恬连忙哄。

    “不试了。”她看起来不是不开心的模样,“面团直接煮会熟吗?”

    “会。”

    “那我捏个兔子给你吃。”

    傅斯恬愣了愣,笑了起来,“好。”

    她猜时懿一定忘记了,单纯的面团煮熟了无馅无味,肯定不好吃。可她看着时懿揉捏着面团,惯来沉稳的面容上是难得的孩子气模样,恍惚却觉得自己已经吃到了这个面团。

    是甜的。

    她悄悄去洗了个,拿起自己的抓拍时懿。

    时懿察觉到了,唇角弧度加深,头也不抬地说,“一张一百块。”

    傅斯恬连按好几下快门,一副很弱气的语气,“我可以拿饺子抵吗?”

    时懿侧目看她。

    傅斯恬用干净的那只推了张饺子皮到时懿面前:“一张也一百块。”

    她笑眼晶亮亮的,衬得整张小脸越发灵动可爱,时懿心一动,后知后觉发现,她真的很喜欢傅斯恬笑的样子。

    又或者说,很喜欢傅斯恬的长相?

    最近总会有冲动想要戳一戳,甚至是揉一揉。

    刚好戳自己审美的点?这么想着,她潜意识里松了一口气,又揪了一个面剂子,饶有兴致地捏着。

    说笑闲聊间,时间过得很快,一个下午在一个又一个饺子的诞生过去了。时懿鲜少花费这样长的时间在厨房琐事上,印象都是很无聊的,没想到这次居然会觉得挺有的。

    以至于傅斯恬邀请她“下次我们还可以自己做包子”时,她一点拒绝的想法都没有,甚至好像还有一点期待。

    傅斯恬把饺子分成两份煮,一部分有汤,一部分没汤蘸酱吃。不管有汤没汤,饺子都煮得刚刚好,皮薄肉多,肉鲜汁浓,咬一口吞下,唇齿留香。时懿对吃一向都很有节制,但又一次为傅斯恬的艺破戒了。

    忍不住多吃了几颗,甚至有点撑了,不动声色地缓了好一会儿才舒服点。

    天色微暗,两人一起出门去山顶公园看超大月亮。

    时懿开车带傅斯恬过去的,到的时候,停车场里停满了车,时懿兜了好大一圈才在角落里找到位置。

    “看来今晚很多人特意来看月亮。”

    傅斯恬好奇:“是平时没这么多车吗?”

    “嗯。”

    果不其然,出了停车场往公园门口走去,遥遥地就能感受到今夜分外热闹的气氛——连门口摆地摊的人都变多了。

    入口处的左边是一个公共厕所,傅斯恬担心自己刚刚喝过水,进公园后万一上厕所不方便会很尴尬,于是决定先去一趟。

    时懿站入口处等她。

    入口处的前方是一个高于路面,用大理石铺成的小广场,上面繁密地摆着几个小摊,小摊前站着稀稀拉拉的人群,或是在买水,或是在买糖葫芦,还有是在打量小摊上的物品。

    时懿想起来忘记带水了,便过去买了两瓶水。

    还在扫码付款,旁边来了一对看起来像夫妻的男女,带着两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来买水,买水期间,一个小女孩看上了摊位上挂着的一个装饰发箍。

    发箍上嵌着两只鹿角,鹿角发着光,lnglng的,对小孩子仿佛有巨大的吸引力。小女孩想要,男人问了价格不想买,小女孩便揪着男人的衣摆大哭出声,引得周围人都注意了过来。

    时懿付完钱走开了些,但还是能听见他们的声音飘进自己的耳朵。

    “孩子想要就给她买,不值什么钱的。”女人买了发箍送给那个小女孩,小女孩止住哭,说了声“谢谢阿姨。”

    男人不好意思,看着另一个一直安安静静地在女人身边站着的小女孩表示:“那我给姗姗也买一个吧?”

    女人连忙推辞,“不用不用,姗姗一向不喜欢这些东西的。”她问小女孩,“姗姗你不想要吧?”

    姗姗点了点头。

    男人叹气,“还是你女儿懂事。”

    两个大人牵着两个女孩走开。时懿准备收回目光,那个表示着”不想要“的小女孩却又回过了头看了一眼小摊。

    夜幕已经降下来了,时懿看不清小女孩的表情。可她知道,小女孩看的是小摊上的那个小皇冠发箍。

    从刚刚开始,小女孩渴望的眼神就一直流连在那上面。可她好像不敢说。

    时懿想到了什么,心情蓦地变差了。

    傅斯恬出来的时候,时懿依旧站在她进去时站的位置上等她。傅斯恬小跑过去,不好意思地解释:“我是不是进去了好久,里面排着队,一个人对着一个位置等,没想到我前面一个进去了好久都不出来。”越说越小声。

    时懿语气里听不出情绪,“是挺久的。”

    傅斯恬下意识地想再次道歉,时懿又说,“所以我等得无聊了,买了这个。”

    说着,她把一直背在后面的右伸了出来,一个闪着光亮的发箍出现在了黑夜之。“送给你。”

    发箍上晃着两只亮亮的小兔子,说不上有多别致,可在那一刹那,傅斯恬却觉得整颗心都被它点亮了。

    “为什么会想给我买这个?”她语气里有藏不住的欢喜,软软的。

    时懿淡淡笑,“挺可爱的,觉得你会喜欢。”

    “不喜欢吗?”她反问。

    傅斯恬咬唇,“喜欢。”顿了顿,她回忆说,“小时候特别喜欢,小学门口的小卖部有卖,我每次路过都要看几眼。”

    小朋友里流行的玩具总是一阵一阵的,有一阵流行的就是这个。但不管流行的是什么,她从来不敢向傅建涛和王梅芬表示,就算傅斯愉拥有了,她也从不敢越界去碰。

    时懿的眼眸柔了又柔,“那我给你戴上?”

    傅斯恬心旌摇曳,很想点头,可又害羞,“会不会……很奇怪呀。”戴上去绝对会有点引人注目吧。

    “不奇怪,有人在这里卖就说明它适合在这里戴。”

    “况且,”时懿鼓励她,“别人怎么想不重要,你自己想不想才是最重要的。”

    “你想不想?”

    时懿声音里仿佛有醉人的温柔,傅斯恬终是沉醉,红着耳根,轻轻地点下了头。

    潋滟的笑意自时懿的眼底漾开。时懿抬,把发箍端正地放置在傅斯恬的头顶上,“刚刚好。”

    傅斯恬习惯性地想再问“奇怪吗?”,触及时懿的眼眸,她喉咙动了一下,改口问:“好看吗?”

    时懿点头,“好看。”

    傅斯恬梨涡深深,耳根越发红了。

    “走吧。”时懿带着她往公园里走。

    公园的坡道上远远近近都有人影在晃动,傅斯恬能感觉到不时会有打量的眼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可时懿一直很平常地与她并肩走着,偶尔交谈。

    傅斯恬受她影响,一开始还有些羞耻,可受过几次打量,走过几个弯道后,她慢慢地就不再介意那些眼光了。

    路在脚下一点点延伸,视野随着海拔的高度一点点开阔,走到山顶的栈道,两人找了向风的位置等待赏月的最佳时刻。

    背后有路过的人隐约在说她“那个发箍好可爱啊,我也想买一个。”

    “买了你也不敢戴吧?”

    “哈哈哈哈,那倒也是。那个女孩子肯定是很有童心也很外向的人。我不行。”

    傅斯恬发出了一声很轻的笑音。

    时懿察觉到了她的快乐,抬着单反拍月亮,状若不经心地说,“你看,有人奇怪,就会有人欣赏。”

    “所以不用太在意别人的想法,做自己就好了。”

    傅斯恬很乖巧地“嗯”了一声。

    十八分最佳时刻到了,她们仰起头望向同一轮明月。明月如银盘,是傅斯恬从未见过的明亮,单反镜头下,梦幻得傅斯恬怀疑,下一刻,嫦娥与玉兔的美丽影子从出现也毫不违和。

    像是她人生见识到的第二个奇迹。

    清风徐徐,吹去了一切燥意,抬头是朗朗的明月,低头是万家的灯火,身旁是温柔相待的心上人,傅斯恬心思渐明,有一种彻底放开了的轻松感,从未有过的惬意。

    车流蜿蜒成一条亮着的线条,与星星点点的一盏盏灯共同点缀在这黑暗的天地之间,散发着让人向往的味道。

    是一个个有故事的人,是一条条回家的路,是一个个可以回去的家。

    “时懿,你猜哪一片灯海,是你家的方向?”

    时懿从远方收回视线,若有似无地笑了一声。

    她的镜头对着傅斯恬柔美的侧脸,很自然地问:“不是这个方向吗?”

    作者有话要说:时懿:一张一百块。

    小兔叽小小声:我可以拿饺子抵吗?

    时懿逗她:如果我说不可以呢?

    小兔叽脸红红:那……那我能拿自己抵吗?

    时懿:嗯?

    小兔叽红到冒烟:一次……一次……

    过热昏厥。

    时懿心里的小问号有了很多朋友。

    ???

    次???

    兔叽的量词不是“只”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