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40章 第 40 章
    “偷拍女生照片还放到公共平台上,不礼貌也不周到。”

    “真的很喜欢,应该当时当面向你索要联系方式。”

    “这样显得很不坦荡也很不勇敢。”

    时懿好像很认真地在和她分析她为什么觉得这个男生不好,像是一个普通的好朋友、好闺蜜……

    傅斯恬一颗扬起来的心又落了下去。

    甚至落得更低了,“时懿,你喜欢勇敢的人吗?”

    对号入座,很不坦荡也很不勇敢的人——自己也是啊。

    时懿似乎对她这个问题有点疑惑,顿了几秒才回,“喜欢是什么定义?”

    “用欣赏更恰当吧,勇敢的品质,没有人不欣赏吧。”

    傅斯恬凝视着“勇敢”这两个字,眼眸渐渐暗了下去。

    那么,勇敢又该怎么定义呢?如果她鼓起勇气想要追逐一场美梦,这算是贪心,还是算勇敢?

    陈熙竹还在关心她的后续,傅斯恬简要地和她说了时懿的反应,陈熙竹又开始给她造梦了:“时懿的反应绝对是超过了普通好朋友的界限了!”

    傅斯恬一颗心起起落落的,靠着墙呆坐了一会儿,揉揉额头坐回小桌板前,强迫自己收心复习。

    不能想入非非了。戏太多了。她警告自己。可心思还是不受控制地飘来飘去。

    想太多的下场就是,她这门课复习得不怎么好,好几个选择题都选得不怎么确定。考完试她和陈熙竹开玩笑,让她负责。陈熙竹推得一干二净,揶揄说她负不了责,这少女的一湖春水,谁撩动的就该找谁负责嘛。

    傅斯恬咬唇笑,说不过她。

    大四已经清校了,新宿舍分配的安排表赶在放假前下发了。简鹿和和尹繁露她们想等考完试后的第二天再搬宿舍,傅斯恬和时懿都没有意见,只向那边的宿管阿姨要了宿舍钥匙,偶尔会先整理一些东西过去。

    月2号傍晚,距离最后一门课——近代史考试还有两天时间。时懿带着打印好的复习材料来新宿舍,她发现这个还没有人入住的新宿舍拥有一个视野开阔的阳台,正对着远处无垠的大海,适合一个人复习,也是适合放松心情。

    她乘电梯到了15楼,1510的宿舍门是虚掩着的。推开门,借着走廊的光,她看见阳台上有一道背对着她伫立的瘦弱身影。

    是傅斯恬。

    怎么不开灯?时懿掩上门,怕吓到傅斯恬,先出声叫了她:“斯恬?”

    傅斯恬似乎出神得厉害,没有反应。

    时懿摸黑走到她身后,又叫了一声,“斯恬。”

    傅斯恬明显还是被吓到了。她浑身抖了一下,转过头,瞪圆了大眼睛,微张着小嘴,又慌又萌。

    像受惊的小兔子。

    时懿放柔声音,“是我。”

    傅斯恬惊魂未定,看清是时懿,脸腾得烧了起来,“对不起……是不是吓到你了?”

    时懿好笑,“不是我吓到你了吗?”

    傅斯恬眼眸湿漉漉的,”是我反应太大了。”

    时懿唇角有笑意隐现,忽然问,“你知道吗,兔子很容易被吓死的。”

    “嗯?”

    “下次不要不开灯。”她似有若无地笑,站到傅斯恬的身旁,眺望着远处漆黑一片的大海,随口问:“你在看什么?”

    傅斯恬越过她的侧脸看向她身后像是要吞噬一切的黑暗,刚刚激烈过的情绪又慢慢沉了下去,“我在找星星。”她轻轻地说。

    时懿仰头,“今晚有星星吗?“

    傅斯恬跟着仰头,“没有,今晚也没有星星。”

    为什么用“也”字?时懿还在奇怪,傅斯恬又重复了一遍,“时懿,今晚也没有星星呢。”

    语气低得像呢喃。

    时懿愣了愣,后知后觉地发现,傅斯恬是不是……在难过?

    没有灯光的视野下,她看不清傅斯恬的表情,傅斯恬也并不看她。她只是仰着头,在幽暗轻颤着眼睫,像蝴蝶在飓风最后的挣扎。

    时懿唇边笑意散去,薄唇抿成了一条线。

    沉默地站了会儿,她伸出了,摸上了傅斯恬微凉的指尖。

    傅斯恬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时懿更用力地握住了她。

    “时懿?”傅斯恬心跳快了起来。

    时懿说:“你要和我聊聊吗?”

    聊什么?傅斯恬心跳声大得像打鼓。

    “聊你的不开心。”时懿语气平淡。

    傅斯恬心跳缓了下去,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握着她的很软,很热,和它主人的外表一点都不一样,她一点都舍不得抽回。

    她抬头看时懿,时懿注视她,眼眸里像是有星光在闪烁,那么专注,那么温柔。

    傅斯恬心颤了颤,情绪一下子又垮了。

    她以为她永远不会再对别人说起这些无用的情绪的,可她却听见自己还是张口说了:“时懿,我有时候会觉得,如果我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就好了。”

    好像一旦开了个头,后面就变得容易得多了。

    “我奶奶总说,如果没有我的存在,我父亲也许就不会非要娶我母亲,一条道走到黑。可能一切都会和现在不一样。”

    “我妹妹也说,如果没有我,我s……我爸爸妈妈现在也不会总是吵架,他们会过得很好的。”

    “我妹妹刚刚在家里大哭,因为高考不理想,报志愿报无可报,没有一个她想上的学校她能报。而错误的开始,好像还是我。考的时候,如果没有我,加上独生子女的两分,她就能上县里最好的高了。”因为这两分,她达不到一志愿,掉到了普高,千辛万苦才能考过一本线。

    家里此刻又是一场狂风暴雨,而她躲在了这里。

    “我耽误了好多人啊。”她仿佛要与黑暗融为一体了。

    时懿握紧了她的,用力得让傅斯恬甚至有点疼。

    “可这都不是你的错。人生的因果也不是这样推论的。”女孩的声音用清清冷冷的声音为她宣判,“人生所有的结果,不过都是人在为自己的选择买单。选择了就要承担,与人无尤。”

    为她平反,“你的存在,不是你的选择结果,和你有什么关系?”

    就像很多年前她说的那一句,“做坏事的是你爸爸,又不是你,和你有什么关系?”,

    她总是用那么平常的语气,说这么不平常的话。

    傅斯恬咬着唇,忽然有难以抑制的脆弱席卷了她。

    她迅速地撇开了头,忍得下巴颤抖,不想让时懿看见她泛红的眼圈和盈满眼眶的泪水。

    时懿心口闷闷的,抬起头看天空,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只是用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背。

    空气,傅斯恬的呼吸声渐渐沉重。

    时懿开口:“如果你不存在,我们就无法相遇。”

    傅斯恬心脏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想哭的感觉好不容易忍住了,喉咙又涩了。她鼓起勇气,蜷起指尖感受时懿的热度,低低地问:“时懿,我们的相遇,是很重要的事吗?”

    呼吸都不自觉地屏住了。

    时懿从鼻腔里发出轻声的笑,很柔和的语气,“如果没有相遇,那此刻和你一起看星星的我也不存在了。”

    “是挺重要的事。”

    虽然不是心底最想听的答案。可傅斯恬也满足了。

    她仰起头和时懿一起仰望这一片黑夜。还是同一片漆黑,却不是同一片黑暗了。

    “如果真的有星星就好了。”她终于有了点心情笑了。

    时懿看她一眼,眼波泛过涟漪,“很喜欢星星吗?”

    “嗯,小时候睡不着时我妈妈就会教我数星星,给我讲星星的故事。她总说每一颗星星都代表着宇宙对世界的一个美好祝福。所以我每次看着的时候,都会有一种被美好眷顾着的感觉。虽然,很遥不可及。”

    时懿听出了怀念的味道。

    “总会有有星星的时刻。”她安慰。

    傅斯恬笑了笑,没有说话。就算有,也不属于她啊。

    片刻后,她完全收拾好了情绪,转移话题关心时懿,“你是来复习的吗?”她打量着时懿上的资料。

    “嗯。”时懿松开了。

    “那……那你快抓紧时间复习吧,我不打扰你了。”傅斯恬识说。

    时懿看得出她不想两人在灯光下见面,至少今晚不想。她没有挽留,点了点头,允许这一场谈话结束在黑暗之。

    傅斯恬临要走出门了,时懿忽然问她:“明天这个时间有时间吗?”

    傅斯恬愣了愣,“有。”

    “那明天这个时间,你过来。”

    “复习吗?”

    “看星星。”时懿一脸平淡。

    傅斯恬眨了眨眼,知道时懿的话里完全不会有自己想要的那种浪漫意味,心情还是扬了起来,“好。”

    *

    第二日天黑后,傅斯恬收拾了复习资料如约前来。

    1510宿舍灯光明亮,时懿已经到了,正垂着头翻阅资料。听到声响,她侧过头,浅浅地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站起了身往外走。

    傅斯恬刚想问她去哪,“咔哒”一声,灯光灭了。

    时懿又走回来了。

    傅斯恬杵在书桌旁,茫然问:“怎么……了?”

    时懿好像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她弯下腰在走道间的椅子上摸索着什么。

    傅斯恬还在奇怪,眼前幽暗的寝室,顷刻间变成了浩瀚星海。低垂的蓝色天幕上,数以万计的星辰在闪烁着,在发光着,在照耀着她。

    如置荒原,如在梦。

    傅斯恬有一瞬间的晕眩,像是踩在云端上的失重感,又像是忘记呼吸的窒息感。

    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时懿的声音却真实地响在耳边:“今晚,有星星了。”

    她喉咙发紧地侧头看向声源。

    漫天星河下,时懿注视着她,表情隐在璀璨的星光,那样朦胧,温柔却那样清晰。

    “此刻,所有的星星都属于你。”

    “你要数一数吗?”

    傅斯恬听见她自己心脏连着血液掀起了巨浪,吞没了她的四肢百骸。她的理智,在巨浪艰难地喘息着。

    有渴望反复在问。

    如果星星属于我了。

    那我可以属于你吗?,,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