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39章 第 39 章
    这是时懿第一次约她去图书馆,傅斯恬当然不可能拒绝。她刚准备通知陈熙竹明天不能和她一起坐了,时懿又表示简鹿和会一起过去,如果她先到的话,帮忙多留一个位置。

    傅斯恬有一点小失望,但很快就恢复了情绪。现在图书馆位置紧张,旁边不可能留着空位的,不是简鹿和也会是其他根本不认识的人。

    她问时懿介不介意再多一个人,时懿表示没有意见。

    第二日陈熙竹一大早就在图书馆门口等候着,图书馆一开门她就涌了进去,快速地跑上二楼占了平日里最抢的一个区域里的一张四人桌。

    八点十五分傅斯恬、时懿和简鹿和到的时候,图书馆里人已经不少了。傅斯恬的打扮明显和往常与自己来图书馆时不一样,陈熙竹看着她和时懿站在一起含羞带喜,强装自然的模样,唇角就忍不住上扬。有种现场磕p的快乐。

    时懿和陈熙竹点头打招呼,介绍简鹿和与她认识,四个人坐下开始学习。傅斯恬自觉地坐到陈熙竹的身旁,时懿和简鹿和坐在一起。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电灯管的“嗡嗡”声和偶尔响起的椅子拖动声。时懿和简鹿和低着头,专注地复习。

    陈熙竹也装模作样地翻开记本,在上面写下一行字,推给傅斯恬。

    “今天没有骑车?”

    “没有。”傅斯恬很快推回去。

    “我就猜,你穿着这裙子怎么骑车。穿得这么漂亮,你说说,你到底是来学习的,还是来约会的?”

    傅斯恬看到“约会”这两个字就下意识地偷看时懿一眼,把记本往自己方向拉了点,唯恐被时懿看见。

    “你别乱说。快专心背书,天天熬夜,小心秃头哦。”傅斯恬耳根泛红。

    陈熙竹看她急了,没忍住笑了出声。

    时懿看过来,眼神疑惑,陈熙竹煞有其事地用气音解释:“我说斯恬今天穿得太漂亮了,好像总有视线在偷瞄她。”

    时懿的目光落在傅斯恬的身上,好像也跟着认真地打量了一番。

    “熙竹……”傅斯恬嗔陈熙竹,耳朵更红了。

    时懿眼底有淡笑,问:“哪个方向,那要换个位置吗?”

    简鹿和都跟着好奇了,环顾四周。

    傅斯恬连忙说:“没有没有,你别理她,她乱说的。”

    “也没有,你今天穿得是挺漂亮的。”时懿不咸不淡地回了句。

    陈熙竹唇角瞬间咧到了耳后,傅斯恬觉得自己快熟了,在桌底下偷偷地扯陈熙竹衣服,又甜又羞,又怕陈熙竹笑得太夸张被时懿发现端倪。

    幸亏陈熙竹有进有退,收敛了些补充:“其实也可能看得不是斯恬啦。”她挑眉道:“毕竟,我们这一桌有不漂亮的吗?”

    简鹿和嗤笑,感慨:“你果然是学法的。”

    “嗯?”

    “嘴皮子很溜。”

    傅斯恬和时懿不由地也都露出了笑意。

    小插曲过后,大家收心,都真的进入了复习状态。

    不知道过了多久,傅斯恬被一道题卡住了,她把题目放一旁,等到时懿停下来喝水的间隙,把题传给时懿,时懿稍一思索,把步骤写了下来。但这一题的关键不是在计算,是在其的思路。

    时懿指尖在陈熙竹书上轻扣两下,问:“方便换个位置吗?”

    陈熙竹微怔,随即迅速起身,“方便呀。”

    时懿便拿着纸换到了傅斯恬的身边,倾身靠近傅斯恬,和她头靠着头,低语解说着。

    她有很清冷的五官线条,低头看着傅斯恬尖滑动时,眉眼间却有依稀可辨的温柔。身后是一排排四方的桌子和一张张年轻青涩的脸庞,傅斯恬颊边的梨涡和时懿耳钉上流转的光芒,像所有模糊背景里聚焦的定格。

    是盛夏百合花绽放的味道啊。陈熙竹被自己生出的感慨逗乐了,赶紧收回眼,专心背书。

    之后两个多小时的学习时间,时懿也没有再特意和陈熙竹把位置换回来,就好像谁也没有在意这件事。

    十一点半,四个人放下一起去食堂吃饭。吃过饭后,时懿和简鹿和回宿舍午休,傅斯恬和陈熙竹直接折返图书馆。

    两个人一人撑着一把伞顺着树叶开辟出来的阴凉处走着。陈熙竹和傅斯恬闲聊:“你注意到了吗?时懿一直有在下意识地关注着你诶。刚刚过马路的时候,有一辆校车开过来了,她停下脚步后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转过头看你有没有发现。”

    傅斯恬梨涡浅浅,“是你想太多了啦,过马路不是就应该左右看看吗?”

    “没有!我很确定她是停下来看你的。”陈熙竹信誓旦旦。

    傅斯恬笑着不说话,明显还是不相信的样子。

    陈熙竹无奈,走了两步,问傅斯恬:“说起来,你到底为什么觉得她就是直的?”

    “大部分人都是直的吧。”

    “那这么巧我们就都不是啊,说不定你就是个弯仔码头呢?”

    傅斯恬被她的形容逗到了,陈熙竹继续,“我说真的,我觉得她身上有一种弯的气质!和我学姐完全不一样。我学姐我当时心里其实知道她肯定是直的,但时懿她给人的感觉就是那种,嗯,就算现在不是弯的,也不见得完全不会弯。”

    “你在说绕口令吗?”

    “我在跟你说真的。”陈熙竹不满。

    傅斯恬沉默了,陈熙竹再接再厉,“我就是觉得你也不要那么消极,一点希望都不抱。难得能遇见一个这么喜欢的人,她还那么好,要是真的有希望,你却错过了,不会太可惜吗?”

    傅斯恬看着地面上闪着金光的零落树影。像星星五角的形状。走出很远以后,她才轻轻地说,“她太好了。我配不上她。”

    陈熙竹的脚步停了下来。她伸拉傅斯恬的胳膊,傅斯恬回过身看她。

    陈熙竹脸上有很少见的严肃,“斯恬,你相信爱情吗?”

    傅斯恬喉咙动了动,说,“我相信。”

    “你相信爱情是灵魂上的吸引吗?一种无法抵抗的引力,带给你精神上的无限愉悦。”

    “我相信。”

    “那这种超脱物外的存在,你为什么要用物质的眼光去衡量?没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她是很好的人,你也是。”

    “熙竹……”

    陈熙竹收了伞,站到傅斯恬的伞下,与她共撑一把伞,“况且,我从来都觉得,你以后一定会站得很高,过得很好。生活不会一直像现在这样奔波的。”顿了顿,她有意缓和气氛,“当然,我也是,我虽然穷,但我也是超级优秀的人好不好?”

    傅斯恬眼波漾了漾,发出气音的笑,软声应,“是,你当然是。”

    陈熙竹也露出了笑,和她并肩慢走着,“但爱情不会在原地不动,抓不住现在,就留不到以后。所以啊,要是真有会,不要想那么多,只要考虑你想不想和她在一起就好了。其他的事情,相信她,也相信爱情。别错过了。不属于你,那就早晚有一天会属于别人。”

    傅斯恬心蓦地一痛,脸色发白,“嗯。”顿了顿,她又说:“谢谢你和……”

    话还没说完,陈熙竹打断:“打住,别和我客套,也别煽情。”

    傅斯恬消声,陈熙竹玩笑,“以后要是成了,给我一份媒人红包就好。比谢谢来得实在。”

    傅斯恬心口的痛缓了一点,听起来好像真的会有这么一回事呢。

    她承认,她真的有一点被说动了。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明明一开始连当朋友都不敢妄想的。

    接下来的几天她都辗转难眠,一闭上眼就是时懿与她相处的种种,明知道根本得不出正确答案,却又总忍不住反复放大观察。

    不知道到底是想给自己多一点往前的勇气,还是想让自己多一点打消贪念的自知。

    周一晚上大家都在准备第二期的信息技术,简鹿和忽然在新建的宿舍群里发了一张图,@了傅斯恬。

    傅斯恬戳开一看,发现是一条微|博的截图,截图上是一张模糊的照片和几行字:@申大表白墙。求今天晚上在李道藏图书馆二楼的这个女生。知道这样有点冒昧,但是真的对你一见钟情了,第一次知道心跳可以这么快。好想认识啊,求联系方式!谢谢大家。

    照片是一个女生披散着柔顺的长发,穿着修身的黑色短袖和卡其色的长裙,端正地坐在落地窗旁的木桌前看书,高糊的画质都挡不住溢出屏幕的清纯甜美——赫然是傅斯恬。

    简鹿和兴奋:“斯恬这是你吧!哈哈哈哈,这男生发出来要气死了吧,评论里都在说他们看照片也心动了,求小姐姐不要联系他,联系他们就好了。你有没有什么想给你的迷弟们表示的啊,哈哈哈哈,我帮你传达。”

    傅斯恬尴尬,这什么东西,怎么还有人在图书馆偷拍的?

    她正斟酌着要怎么回复简鹿和,陈熙竹也发来了消息,同样是这张截图。

    “我知道了。”傅斯恬无奈,“刚刚鹿和才发在宿舍群里。”怎么她们都这么关注这种微|博?

    陈熙竹激动:“宿舍群?那时懿是不是也看到了?”

    “不知道,她没有说话。”

    陈熙竹催促她:“那你快上,问问她。”

    “问她什么?”

    “你怎么这么笨呀!”陈熙竹恨铁不成钢,“去试探一下她对有人想追你什么态度啊。”

    傅斯恬还没做这件事,只想象一下就觉得羞得脚趾头都要蜷缩起来了。“还是不要了吧。”她脸红。

    陈熙竹还在输入,傅斯恬看到弹窗有宿舍群的新消息,她切过去,是尹繁露吃瓜不嫌事大地表示:“哈哈哈哈,我要去评论,是谁在觊觎我女朋友!是以为我提不动刀了吗!”

    傅斯恬:“……”发了一个“饶了我吧”的弱气表情吧,“你们不要理他,让这条微|博沉了吧。”

    没一分钟,尹繁露回来了,问:“鹿和,我怎么找不到这条微|博啊?”

    简鹿和回:“就在第二条那样啊,今天傍晚刚发的,你翻一下。”

    尹繁露说:“真的没有啊。是不是删了?”

    删了就太好了!但傅斯恬知道这种t一般不会删稿,就算当事人要求,要看到私信也需要时间的,不会这么迅速。她正准备也去微|博确认一下,时懿的消息忽然跳了出来。

    时懿说,“表白墙后台是认识的学长,微|博我让他把删了。”

    “不安全。”

    “男生微|博名是@酒馆独角兽,你有兴可以私信联系。”

    傅斯恬心思几经变换,先是惊喜,再是错愕,最后融合成了失落。时懿果然只是把她当成关心的朋友吧。

    她想回复时懿她“没兴”,时懿又正在输入了,傅斯恬停下。

    时懿正在输入了好久,终于发来了短短的几个字:“但我觉得他不好。”

    傅斯恬怔了怔,听见自己心旌摇曳的声音。

    这算不算时懿的在意?

    她眼波再次漾了起来,咬唇一字一字打下,“我也觉得他不好。我不加。”

    见识过你的好,还有谁能合心意。,,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