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37章 第 37 章
    傅斯恬不经常拍照,面对着时懿的镜头有些放不开。  21时懿指了指沙滩的右边,傅斯恬顺势看去。

    右边的沙滩上,熙熙攘攘,都是人影,有漫步的情侣、铲沙子的小朋友,还有玩水枪打闹追逐着的年轻男女们。时懿让她看的是什么?

    她回过头,发现时懿已经换了个位置,在远远的斜对面站着。她放低单反,对她比了个ok的势。

    傅斯恬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含笑低头。

    时懿抬起单反,又是一个满意的ok。

    走走停停,或站或坐,天色渐暗,傅斯恬周身热度渐高,肢体和表情却越来越放松,越来越风情绰约了。时懿在看她,并且只看着她,只要这么想着,她心口就在发烫。她不知道下一次这样的会是什么时候,她想把自己展示给时懿,展示给她看只想属于她的美丽。

    时懿或走或蹲,不知道拍了多少张照片。

    她低下头回看照片,海风吹起她的裙摆,吹乱她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一托着单反按键,一漫不经心地撩起头发。

    漫天的绯红下,她专注的样子,冷淡又迷人。

    傅斯恬不自觉地咬唇,挪到时懿的身边,假装和时懿一起看单反。“时懿……”她轻声地唤。

    时懿从单反上抬起视线,傅斯恬问:“我们可以拍张合照吗?”

    时懿不假思索,“可以。”她环顾四周,朝着最近的隋梦挥。

    隋梦小跑过来,“怎么了?”

    “学姐能帮我们拍两张合影吗?”时懿问。

    “没问题啊。”隋梦爽快地接过了单反,寻找了一下最佳取景处,建议她们:“去那边礁石上拍一张吧?”

    “好。”个人朝着礁石走去。

    隋梦到了差不多的距离就停下了,傅斯恬和时懿继续往前,跨上了礁石。两人隔着一臂的距离并肩站着,身后是连成一线的橘色海浪与天空,景是美的,人也是美的。

    只是,“你们不摆个姿势什么的?就这么干巴巴地站着吗?”隋梦皱着眉喊。

    时懿瞥傅斯恬。

    傅斯恬局促:“要……要摆什么姿势吗?”

    刚刚不是很有表现力的吗?时懿好笑,“坐下吧,随意些。”

    她一拢裙摆,屈膝盘腿坐下,腰肢挺秀,目视着隋梦的镜头,是很放松却不失仪态的模样。傅斯恬收回眼神,学着时懿的姿势坐下,依旧和她隔了一臂的距离。

    隋梦不知道拍了几张,呼叫她们:“换个姿势。”

    傅斯恬偏头用眼神询问时懿,时懿稍一思索,压着裙摆,就着坐着的姿势,挪成了贴近傅斯恬的距离。在傅斯恬的心跳,她伸出,微倾上半身,自然地揽住了傅斯恬的肩,随意地靠着。

    长发垂落傅斯恬的肩头,随着风的吹拂,似有若无地挠着傅斯恬的肩颈。

    傅斯恬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头脑发热。她臂贴着的地方好像……不行,太冒犯了,不能想。傅斯恬微微缩起臂,动也不敢动,差点忘记了呼吸。

    几秒后,时懿奇怪:“学姐让你看镜头。”

    傅斯恬脸红耳赤。她喉咙动了一下,转动脑袋,若无其事地对着镜头扯出一抹笑。

    如果时懿听得见她的心跳声,一定会发现此刻她有多么得反常。

    庆幸时懿听不见。隋梦拍完了,对着她们招。时懿收回臂,离开了她。傅斯恬身子放松了下来。视线落在时懿轻飘着的裙摆上。

    臂处空荡荡的了,傅斯恬控制不住地回想刚刚的感觉,心里好像又变得空落落的了。

    但不论怎么样,她拥有了与时懿在一起的长久定格。这么想着,她又快乐了起来。

    单反还在隋梦上,夕阳即将沉入大海,是难得一见的美丽。隋梦起了兴致,招呼所有人过来在落日余晖留一张合影。合影拍完,夕阳彻底睡下了,天色大暗,堤岸上的路灯悉数亮起。

    是该吃晚饭的时间了。

    元凝带队,领着大家朝两千米外预定好的大餐进发。点钟,她们抵达了预定好的饭店,在大包厢里分两桌进餐。

    傅斯恬自然地和时懿坐在一起。包厢的窗户靠着大马路,依稀还能听见潮汐涨落波浪翻涌的声音。伴着浪声,晚风阵阵,大家胡吃海侃,都很放松。

    平日里办公室聚餐都不喝酒的。外联部却有聚餐开席部长先敬酒活跃气氛的惯例。办公室众人入乡随俗,元凝也给大家敬了杯酒,意思一下。

    傅斯恬还是第一次喝酒,酒过喉咙,只觉得……味道又涩又怪,难喝。她瞄时懿,时懿放下酒杯,很平常的模样。

    傅斯恬默默地又喝了两口,努力说服自己这是好喝的。

    邻座的女生是外联部的,先前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初赛时和傅斯恬是同一个考场的,等候时两人聊过几句天。

    女生很健谈,吃饭时一直和傅斯恬在闲聊,一会儿夸她拿一等奖厉害,一会儿约她周末去图书馆备考四六级,一会儿问她bec自学方法,一会儿关心她考不考acca。

    时懿喝着椰汁,漫不经心地听着。

    等最后一道甜汤上菜的间歇,女生刷到了一条好笑的微|博,把屏幕推到了傅斯恬的面前和她分享。傅斯恬看后跟着笑了笑,女生收回,又刷了一会儿,忽然问:“斯恬,你微|博是什么,我们互关一下吧。”

    傅斯恬答应,接过女生的自己输入d搜索。但不知道是不是她粉丝数太少了,微|博用户名搜索那里找不到她。

    傅斯恬拿出说,“我关注你吧。”她在搜索栏里输入女生的微|博昵称,很快就找到了她,点击了关注。

    女生收回,一边回关一边问:“拉斯角的普尤,这个名字好特别,是有什么意思吗?”

    傅斯恬脑袋“轰”地一声炸开了,飞快地转头看时懿。

    时懿也在刷,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她们这边的交谈。

    傅斯恬连忙小声地回,“没有什么意思,随便取的。”唯恐惊扰到了时懿。

    她懊恼地查看,果然,她上次半夜研究时懿微|博关注后,忘记把号切回去了!

    但她现在也不能和对方说,对不起这是我小号,我换个号再关注你吧。只能将错就错了。幸亏这个小号她几乎没发过微|博,她掩着一点屏幕,迅速地把自己不可见人的关注都取消了。

    做完这一切,她心虚地又偷看了时懿一眼。时懿连眼神都没分她一个,好像真的没有听见,又或者,听见了也没有印象了。

    傅斯恬安下心来。

    吃过饭后,大家去附近的步行街闲逛。傅斯恬一路走着,越走越不对劲。脸越来越热,头越来越沉。时懿和她一道走着,几次发现她好像不太走直路了,伸拉住了她,“斯恬?”

    傅斯恬停步看她,脸色酡红,眼眸湿漉漉的,像小兔子一样。明显是微醺的模样。

    “……”时懿确定她只喝了杯啤酒,“你醉了?”

    “我没有。”傅斯恬声音糯糯的。

    时懿眼底泛过笑意,抓着她的腕,回头和隋梦说,“学姐,斯恬好像醉了,你们逛吧,我先送她回去。”

    傅斯恬小声抗议:“我没有醉。”

    时懿一个眼神扫过来,她又眨巴眨巴眼睛老实了。

    太可爱了吧。隋梦忍不住在傅斯恬脸上捏了一把。傅斯恬委屈巴巴,时懿不动声色地拉开了傅斯恬。

    “就你们两个人可以吗?你认识路吗?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吧?”隋梦不放心。

    时懿表示:“这一带我常来的,没事的,而且不远。”

    确实不远,但隋梦考虑到是晚上,还是不放心,坚持着一起回去了。

    一路上路灯明亮,非动车道不时会有自行车经过。时懿走在傅斯恬的身边,时刻留意着她的路线。

    她醉了和别人不太一样,好像只是变得更安静更温软了。懵懵懂懂,很好欺负的样子。

    隋梦忘记把单反交给别人了,挂在脖子上,边走边回看相册。

    “哈哈哈哈哈,你看这张照片里,元凝什么表情啊。”隋梦转过身子和时懿分享快乐。

    时懿扫了一眼,唇角也露了点笑。

    隋梦笑够了,继续翻相片,翻到了前面时懿给傅斯恬拍的照片。“哇,时懿这个是你拍的吗?拍得也太好看了吧?这个构图和光线一看就是专业的。”

    时懿淡淡一笑,“不是我拍得好看,是人好看。”镜头下的傅斯恬,和平时的她好像也不太一样。

    隋梦埋怨:“你瞬间就戳破了我找你约拍的幻想。”

    时懿轻笑,刚想回话,眼前视线一暗,傅斯恬的影子投下,挡在了她面前。

    随即,她视野一黑,听见傅斯恬慌张提醒她:“时懿,你别看,有猫!”

    眼睑上的掌心温热。

    隋梦莫名其妙,“时懿你怕猫吗?”这一惊一乍的。

    时懿心上柔软的地方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她没回隋梦,只是放轻了声音问傅斯恬,“是黑猫吗?”

    傅斯恬扭头看大摇大摆威风凛凛朝她们走来的大猫,“不是……是一只好大好大的橘色|猫咪。”

    “哪里有好大好大……”隋梦打岔。不就是一只普普通通的小猫咪吗?!

    时懿唇角上扬,抬握着傅斯恬的指尖把她的拉下,“我不怕猫,只是怕黑猫。”

    隋梦忍不住笑了起来,傅斯恬这真是醉得不轻了吧。

    傅斯恬听到隋梦的笑,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但脑袋混沌着又想不明白,只能盯着时懿无措地站着。

    时懿就着抓她指尖的姿势,带着她往前走,“没事,我不怕,我们继续走。”

    傅斯恬乖顺地跟着走了两步,注意力渐渐集到了她们交握着的上。

    时懿是不是和她牵了?

    还在这么想着,时懿动了动指,好像要放开了。

    傅斯恬一急,连忙大力地回握住了时懿的指头。她心扑通扑通地跳着,看也不敢看时懿,却完全没有放开的想法。

    时懿好像看了她一眼,又好像没有,但也没再动了,由着她一路握回了民宿。

    隋梦在前头走着,不经意地一个回头看见两人牵走着的身影。时懿看起来和平时不太一样,傅斯恬看起来似乎也不太一样。忽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但也只是一瞬间。她暗笑自己想太多了。

    回到民宿后,隋梦上天台吹风,时懿带着傅斯恬回房间洗漱休息。

    怕傅斯恬在卫生间出情况,时懿陪着她去洗漱完躺下了才自己去冲澡。她擦着被打湿的发尾回来时,以为傅斯恬会睡熟了。

    没想到推开门,傅斯恬在接电话。

    时懿一开始听不出来是谁的电话,只听见她细声地回着:“你误会了,真的不是。不是钱的问题……”

    女孩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过,声音越来越低,“小鱼……”

    时懿听得不舒服,她站到傅斯恬的身边,朝着她伸出。

    傅斯恬疑惑,时懿淡声道:“。”

    傅斯恬迟疑着,但还是把交出去了。

    那端女生拔高着音量不知道在絮叨着些什么,时懿语气礼貌地打断:“你好,我是斯恬的同学,她现在身体不舒服,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吗?”

    傅斯愉的声音瞬间卡壳,“啊……哦,算了。”她语气不高兴地直接挂断了电话。

    傅斯恬一直看着时懿,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你妹妹吗?”时懿问她。

    傅斯恬点头。

    时懿难得打探别人的**,“她和你说什么?”

    傅斯恬张了张口,咬唇不说话了,表情还是有点难过。

    时懿见她不想说,便也不追问了。她掀开空调被上床,“睡觉吧。”

    傅斯恬直勾勾地看着她,眼里像是含着一汪春水。时懿奇怪,“怎么了?”她没发现自己的声音压得很轻。

    傅斯恬却还是像被什么吓到一样,猛地转回了头,直挺挺地躺了下去,躺在了最靠床边沿的地方。她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红彤彤的小脸在空气,极为乖巧的模样。

    时懿提醒,“你可以睡进来一点。”她虽然睡相不好,但是也不会半夜踹人的。

    傅斯恬挪了一点点就不动弹了。

    时懿失笑,关了灯,闭上眼,随她去了。

    可不知道是不是太不习惯床上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了,许久后,她依然清醒着。她睁开眼,借着满月看枕边的傅斯恬。

    傅斯恬合着眼眸,睫毛卷卷翘翘,像是已经睡得很熟了。

    时懿静静地看着她呼吸的起伏,好一会儿,她转回头,再次闭上了眼。这次她慢慢有了睡意,迷迷糊糊终于要睡下了。

    一团热乎乎的东西突然凑到了她的怀里。不止热乎乎的,还软乎乎的。

    时懿一惊,立刻醒了过来。

    傅斯恬的小脑袋正埋在她颈窝里,整个人团在她的怀。

    时懿这样根本睡不着,有点难受,想把她推开些,却听到从怀里传来轻轻的抽泣声。

    她在哭?

    时懿的顿时僵住了。

    抽泣声不大,响在寂静的夜里却也很明显。时懿轻晃她,“斯恬,斯恬……”

    傅斯恬的抽泣声止住,从她颈窝里抬起头,睁开眼看着她,眼底迷蒙一片,像是醒了,又像是还在睡梦。“时懿……”她的名字被她念得有种很让人心软的味道。

    “你做噩梦了?”时懿问。

    “嗯。”她软软地应。

    “梦见什么了?”

    “我妈妈。”她声音有点哑,问什么答什么。

    时懿心念微动,顺着话问:“你妈妈怎么了?”她甚至还想问问“为什么高就知道我微|博?”

    可傅斯恬看着她,不说话了。黑暗,她眼里慢慢地升起水雾,一片莹亮的水光。

    时懿后悔问了。“没事了,只是梦,睡吧。”她改成安抚。

    傅斯恬“嗯”了一声,低下头又窝进了她的怀,像抱着一个大型玩偶一样抱着她。

    有湿润的液体顺着她的脖颈流进她的睡衣里,烫在时懿的肌肤上。

    时懿身体发僵,她知道傅斯恬还没睡,也知道她还没醒。醒着的时候,她不会这么脆弱,也不会这么大胆。

    她不忍心推开了,本要推开的,落在了傅斯恬瘦削的背上,变成了生疏的轻拍。

    脖颈上的湿润渐渐干了,怀里的人安静了下来。

    应该是睡过去了。

    时懿小心翼翼地动发麻的半边身子,低头看傅斯恬还挂着泪痕的小脸。

    “小花猫。”她拭去她眼睫上未干的泪珠。

    “晚安。”

    眼底有只有月光才明了的温柔。,,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