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33章 第 33 章
    四月的雨又下过两场,立夏来临,申城正式进入了五月凤凰花开的季节。

    学院主题班歌比赛结束的第二天是周日,学生会内部舞会如期举行。恰逢毕业季,舞会的主题一半是促进交流,一半是送别即将离校的学姐学长。策划组要求每个部门都出一个节目,穿插在舞会的各个环节里。傅斯恬和办公室另外几个同学没有参与策划的同学,被要求共同出一个节目。

    上午十点半,傅斯恬按照约好的时间到艺术楼小舞厅进行最后一次彩排。小舞厅现场还在布置,傅斯恬彩排结束后,临时被旁边的同学叫帮忙拉一下彩灯的布线,傅斯恬不好意思拒绝,留下帮忙,没想到一帮就走不开身了。

    时懿和部门其他同学一起过来时,傅斯恬正和另一个女同学坐在舞台下的一张小桌旁给气球打气。

    四周乱哄哄的,一片嘈杂声,只有傅斯恬不受影响般,垂着头专心地打好一个又一个气球。她旁边的女同学像是发现了什么有的事,拿着打气筒跑上舞台和布置的人说笑了起来,半天没有回来。

    “你怎么在这?被拉过来帮忙了?”

    时懿的声音冷不丁地传进耳里,傅斯恬惊喜抬头。

    “嗯……算是吧。”她弯眉问:“你是来排练的吗?”她在这里听说了一点关于今晚各部门节目的安排。时懿他们部门负责舞会教舞环节里前后的舞蹈表演。

    “嗯。”时懿关注点不在这,“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十点半。”

    “吃饭了吗?”

    傅斯恬疑惑,“午饭吗?还早,没有呢。”

    时懿把腕表伸到她面前,“一点钟了,还早吗?”

    这么久了吗?傅斯恬扶额头,不好意思道,“我一忙起来就忘记看时间了。”

    不远处领舞团的同学在叫时懿去排练了,时懿叮嘱她:“先去吃饭,吃完了再来。”

    傅斯恬应下了。可她看着台上时懿与男舞伴搭在一起,舞步优美,舞姿动人的模样,脚下却像打了钉子一样,完全迈不开腿。

    等她再回过神来,舞蹈已经结束了。傅斯恬连忙放下的打气筒要走,本与她一起负责打气的女生观完舞跑回来了,把打气筒往小桌上一放,央求傅斯恬:“斯恬,我有事出去一下,剩下的气球能不能麻烦你一起打了?黄宇那边背板等着用。”

    傅斯恬犹豫,其实也没剩几个气球了。不然……

    她还没不然出结果,时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你还没好?”她冷着脸,是显而易见的不悦。

    傅斯恬无措,女生也被时懿的气场吓到了,改口道:“啊,你有事啊?没事没事,那你先忙吧,我……打完了再出去。”

    傅斯恬顺着台阶下,“好,那你辛苦了,我先走了。”她看时懿,软声问:“时懿,一起走吗?”

    时懿没应她,转过身,走在了她的前面。

    傅斯恬忐忑,快步追了上去,走在她的身边。

    “时懿,你学过华尔兹的吗?跳得好好看啊。”她弯着笑眼讨好。

    时懿“嗯”一声,听不出语气。

    “时懿,你要回宿舍吗?”她厚着脸皮再次找话题。

    “嗯。”时懿还是单音节。

    傅斯恬又轻轻地叫了一声“时懿……”,扫见时懿冰雕一样的侧脸,喉咙一涩,忽然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时懿是不是很失望,觉得她很烦?

    只有脚步声响在安静的空气了,沉闷得过分。时懿不动声色地打量傅斯恬,傅斯恬垂着头,咬着下唇,细白的指头反复揪着裙摆。

    像是在不安。

    “斯恬。”她开口。

    傅斯恬侧目,勉强笑答:“嗯?”

    “拒绝人真的很难吗?”语气里有无奈,却没有听出厌烦。

    傅斯恬心活过来了一点,嗫嚅着想解释,最后却只是认错,“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

    “我答应过你以后会大胆一点的。”她语气诚恳,时懿冷脸柔和了些。

    傅斯恬偷看一眼,继续说:“我对不起你陪我熬的夜。”

    时懿冷淡道:“你对不起的是你的黑烟圈。”

    语调还是冷的,气压却不是那种低压了。傅斯恬心安了些,咬唇笑,哄时懿,“那我下次再不懂得适当拒绝,就罚我黑眼圈永不退散。”

    她两只在自己娇嫩的脸上比划,“这里一大圈……这里也一大圈。”

    像个小傻子。时懿冷眼看着,终是忍不住哼笑了一声。

    傅斯恬琥珀色的眸被时懿的笑点亮,步伐轻快了起来。

    两人又走出了好远,傅斯恬温吞地发声:“时懿……”

    时懿疑惑,傅斯恬张了张唇,又改口说:“没有,没什么。”

    时懿停了脚步,静静地凝视着傅斯恬。

    傅斯恬错开眼,不敢看时懿,僵持两秒,很轻很轻地说出了口:“下次你不高兴,告诉我好不好?你冷着脸的时候,我……”

    她说不下去了,红着脸,眼睫颤动着,像蝴蝶的振翅。

    带起了细微的风动。

    时懿没由来的心软。“好。”她听见自己答应的声音。

    *

    晚上六点四十五分,舞会开始入场。小舞厅外,灯光如昼,不时会有舒缓的乐声传出,来往走动的都是盛装打扮的男生女生。傅斯恬一边签到,一边留心时懿到了没有。

    内部人员签到表上,时懿名字那一栏还是空着的。傅斯恬剪了邀请函的一角,收了心往里走。

    舞厅内彩灯迷幻,光线昏暗,举目望去,左一簇右一簇,已经到了不少人。傅斯恬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场合,有点无所适从。好像哪里都能站,又好像哪里都不适合站。她躲到一个角落里的小食桌旁,留心门外进来的每一个人。

    虽说是内部晚会,但加上应邀前来的往届学姐学长和各组织社团的干部,舞会参与人员也有近两百人。身旁来去的人,傅斯恬不认识的竟占了大多数。

    陆续有个男生见她独自一人,与她搭讪,邀请她做今晚的舞伴。傅斯恬都尴尬地拒绝了。

    她知道时懿有舞伴了,可她还是存在着一丝丝的幻想。

    六点五十五分,时懿终于在她的望眼欲穿到来了。

    她特别打扮过了,向来自然垂顺着的长直发被她打理成了大波浪,着一袭露肩的黑色长裙,露出的肩头细腻圆滑,锁骨平直,宛如一字,整个人冷艳高贵又透着性感。

    像女王,又像公主,让人想臣服,又想征服。

    傅斯恬不自觉地舔唇,脚下微动,有好几个人却比她更快地到达了时懿的面前。

    有男有女,时懿与他们相谈甚欢,结伴往热闹处走去。

    傅斯恬收敛起不该有的心思,把自己蜷缩进了黑暗的角落。

    舞会开始了,开场节目表演后,即将进入自由交谊舞环节。教舞环节到来,由刚刚的舞蹈团领舞做示范。

    时懿和男舞伴上台。

    聚光灯下,她的长发如海藻一般柔亮,身姿端秀窈窕、步伐轻盈从容,宛如一只优雅的黑天鹅,进退摇曳的风情,轻易就让身旁同样妆容精致的女主持人黯然失色。

    傅斯恬听见身旁交头接耳,都在夸赞:“那个女生好漂亮啊……”、“身材也太好了吧”、“啊!我喜欢她的锁骨!”。间或还有女生骂身旁的男朋友,“喂,梁超,收敛点,我怕你眼珠子要掉出来了。”男声辩解:“我没有,我这不是在认真学怎么跳吗?”

    带得周围一片嬉笑。

    傅斯恬跟着笑。笑过后,她仰望着时懿,情绪却慢慢地沉了下来。如果是男生,是不是多多少少都能幻想自己有一点会?可她是女生。

    时懿永远不会降落她的心。

    台上的教舞时间结束了,大灯暗下,彩灯明灭,大家开始自由起舞。傅斯恬独自一人杵在场内,格格不入。她背过身,自觉地退回角落的小食桌旁。

    又有一个男生羞怯地跑到她身边发出邀请,傅斯恬借口脚扭了,委婉拒绝。

    她在寻找时懿。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时懿在舞台右侧的台阶旁,远远地也向她投来了目光。

    傅斯恬确定她们的目光在空交汇了,因为时懿和身旁的男舞伴说了句什么,穿过了攒动的人头——走向了她。

    傅斯恬心跳加速,想一直盯着时懿看又怕太刻意。她侧过头,叉了一小块蛋糕在碟子里,拉长了耳朵听周围的动静。

    一哒哒二哒哒全是混乱的脚步声。

    为什么还没有过来?傅斯恬装不下去了,刚要回头,余光里扫见一双如瓷如玉的脚。随即,时懿好听的声音响起:“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不太会跳……”傅斯恬努力寻常自己的正常声线。

    时懿今晚好像很放松,微微笑了一下,“大家都不太会。”

    “跳得不是舞,是心情。”

    傅斯恬受教,听见时懿又问:“要我教你吗?”

    她朝傅斯恬伸出了。

    傅斯恬微微张大了眼睛,身体瞬间开始发热。犹存的一点理智让她关心:“你的舞伴没关系吗?”

    “没事,他也需要自由的会。”

    傅斯恬梨涡彻底藏不住地漾了起来,伸搭上了时懿温热的掌心。

    “另一只,放我肩膀上。”时懿指挥。

    傅斯恬望着时懿光洁的肩膀,心跳声大得像打雷,犹犹豫豫。

    时懿的已经不客气地握住了她的腰。“你腰好细。”她感慨。

    傅斯恬身子一僵,还没有开始跳,就觉得自己的腿已经软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