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32章 第 32 章
    仿佛上一秒刚闭上眼,下一秒就震动了起来。  21傅斯恬难受地摸过,凭着本能关掉了闹钟。她难得生出想赖床的情绪,但是不行,今天是周五,一二节就有课,她必须起床了。

    和往常一样,她轻轻脚地换好衣服、洗漱完,背着书包第一个出门了。路过115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宿舍门还紧闭着,似乎里面的人依旧在沉睡。

    时懿今早起床一定也很难受。傅斯恬生出内疚。

    她在食堂吃过早饭,第一个到教室,在时懿往常喜欢坐的第五排帮时懿和简鹿和她们占了座,自己坐到了第六排等待。

    点四十分,尹繁露和雷伊琳她们陆陆续续地来了,教室人头攒动,已经坐满了大半的人。她们正琢磨着是一起到前排接受老师目光的拷打,还是打散了插到间的各个空位上。傅斯恬朝着她们招,指着第五排的最佳位置:“这里……”

    简直是喜从天降,雷伊琳脸上笑出一朵花,连忙又蹦又跳地移动了过去,“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认斯恬为我最棒的朋友了。”她一只脱书包,一只握着傅斯恬的深表感谢。

    傅斯恬又好笑又不好意思。

    后面的人也跟着过来了。祝墨站在椅子旁催雷伊琳:“你给我进去,别堵着。快点,我还要抄作业呢。”她扭头拆台:“斯恬你别信她,她每天到处给人说,哎呀,你真是我最棒的朋友了。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好棒棒呢。”

    尹繁露跟着走进桌椅之间,一脸看透的表情问傅斯恬:“剩下的两个位置是不是要留给时懿和鹿和的?”

    傅斯恬垂下长睫,“嗯。”

    “鹿和估计过会儿到,时懿说她早上第一节课不来上了。”

    傅斯恬猛地抬头。

    尹繁露猜测:“估计是太困了吧,她昨晚好像出门了,半夜才回来的。”

    傅斯恬顿时觉得一颗心像是被人扔进了沸糖水里,又甜又难过,坐立难安。都怪她。

    点五十分,简鹿和也到教室了,时懿果真没有来。窗外西方经济学的老师和别的老师有说有笑地往前门走了,傅斯恬忽然再也坐不住了,把书往包里一塞,提起书包就往后门跑。

    身旁同学在叫她:“斯恬,你去哪呀?快上课了。”她也不作答,只挥挥,赶在老师进门前从后门溜出去了。

    她抱着书包站在教室外,像做了坏事一样心砰砰跳个不停,脸颊在发烫,眼睛却在发笑。她背上书包,逆着来上课的人流出学院大门,骑上自行车回宿舍。

    路过食堂时,她停了车,要了一杯块钱的连锁品牌豆浆和一份五块钱的小蛋糕。回到宿舍,她接了热水温着豆浆,拖了一张椅子到楼梯间,对着115的宿舍门方向坐着看书。

    早晨的宿舍静悄悄的,偶尔才会有一两个同学穿着睡衣提着早餐路过,傅斯恬耐心地等候着。

    八点半,115的宿舍门终于有动静了。

    傅斯恬连忙从书抬起头,看见时懿背着身子在关门。

    “时懿。”她尾音上扬。

    时懿锁门的动作一顿,偏过头看见是她,微蹙眉头,“你没去上课?”

    傅斯恬这才慢半拍地反应到自己在做什么。“我……我忘记带东西了,就先回来一趟了。正好听繁露说你第二节才去,就想等你一起过去。”

    漏洞百出的借口,也不知道时懿信没信。

    幸好时懿只是盯着她两秒,淡淡道:“那走吧。”

    傅斯恬说“好”,又说:“你等我一下,我把椅子搬进去。”

    时懿颔首,按了下去的电梯等她。

    傅斯恬动作很快,电梯“叮咚”一声开时,她正正好蹦到了时懿的身边。

    “给你带的。”她把豆浆和小蛋糕递给时懿。

    时懿看她微微泛红的小脸,心有点暖。

    “谢谢,起晚了,本想到学院再买早餐奶的。”

    傅斯恬梨涡漾了起来,“学院自助里面的都是冰的,空着胃喝不好。”顿了顿,她笑又敛了些,耷拉着脑袋再一次道歉:“对不起啊,要不是我,你也不会起晚了。”

    时懿几不可觉地轻叹,“你要是再道歉,我耳朵就不太好了。”

    傅斯恬愣了愣,抬头看见时懿温和的眼,心情终是放松了下来。时懿没吃蛋糕,只快速地把豆浆喝完,取出纸巾擦嘴。

    电梯到一楼了,傅斯恬细声地问:“我们走过去吗?”

    时懿把蛋糕递还给傅斯恬,反问,“你不骑车吗?”

    “你要坐吗?”傅斯恬语气雀跃。

    时懿把空纸杯和纸巾都扔进电梯外的垃圾桶,“那你要带吗?”

    傅斯恬唇角瞬间高高地翘起:“那……那我骑车带你过去吧。”说着她加快了脚步,快时懿几步跑出了宿舍楼去停车棚推车了。

    时懿看着她的背影,唇角微微勾起。

    不是上下课的时间,通往学院的路上几乎没有人,傅斯恬骑得平稳,时懿侧坐着,依旧只揪着一点傅斯恬的衣摆。

    四月的朝阳和煦,透过大片的棕榈树叶投下光,暖烘烘却不灼人,舒服得人想搬上一把躺椅,闭上眼睛摇晃着,半睡不睡。

    “时懿,你要是困的话,可以靠着我再眯会儿。”傅斯恬紧着声线哄。

    时懿“嗯”了一声却没有动作。

    傅斯恬安静了一会儿,轻声道:“时懿,昨晚的面你都没吃几口,下次,我赔你一碗面吧。”

    “怎么赔?”

    傅斯恬试探:“我请你吃饭吧。”

    “外面吗?”

    “都可以。”傅斯恬压着心口的期待,“你要是想在家里吃也可以。”

    “那在家里吧。”

    傅斯恬雀跃了起来,“好,那就算我欠你一顿面。”

    时懿发出一声笑音,默认了。

    傅斯恬放慢速度过下坡,耳朵有点热,小声地问:“那……那昨晚你答应我一起睡的事,能不能也作数?”

    “嗯?”时懿疑惑。

    傅斯恬脸颊烫得不行,“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舞会后,我们俩部门不是要联合出游,两天一夜吗?我能不能申请和你一个房间?”

    这事啊。“可以。”

    傅斯恬脸上的笑顿时比路过的满园春光还要明媚。

    身后的时懿似乎真的有些困了,骑过了下坡路,傅斯恬感受到时懿的肩抵在了她的背上,似有似无地依靠着她。

    很轻的力道,很重的分量。有一种拥有了全世界的错觉。

    傅斯恬压着欢快的心跳,骑得更缓更平稳了。

    许是因为车速太慢了,两人前脚刚进教室,后脚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第五排尹繁露她们依旧给时懿留着一个空位,但傅斯恬刚刚坐过的第六排座位上已经有人了。

    老师盖上保温杯的盖子,抬头准备喊“继续上课”了,傅斯恬连忙硬着头皮小跑到第二排没有人的座位上坐下了。

    她准备回过头看第五排的时懿,时懿的声音却在她身旁响起,“往里面坐。”

    傅斯恬侧目,时懿微沉眉眼等着她,傅斯恬快速地往间挪了一个位置。

    这是她第一次和时懿做同桌。她已经习惯了注视时懿的背影,此刻用余光偷偷打量时懿专注看投影的侧脸、随意搁在记本上可媲美模纤纤五指,竟有种别样悸动的感觉。

    欢喜蔓延开来。

    老师随堂布置大家解一下课后练习的第小题,等会儿抽同学起来回答。时懿依旧放着记本不动。

    傅斯恬瞄了两眼,忽然反应到哪里不对——时懿的西经书呢?

    说起来,时懿今天根本没有背书包,只带了一本厚皮记本和一支。她的书包呢?傅斯恬呼吸滞了一秒——在时懿的家里!

    昨晚她们收了早上的书一起去的,走的时候太急,时懿好像只抓了车钥匙就出门了。

    西经老师从讲台上走下来,一副要巡视大家解题情况的模样。

    傅斯恬心一慌,连忙把自己摊开着的西经书拿起一挪,压到了时懿的记本上。

    时懿还没反应过来,老师路过了她身边,看了两眼傅斯恬夹在书页解了两行的作业纸,走开了。

    时懿偏头看傅斯恬,傅斯恬垂着头一副认真解题的模样。她的记本上,一行刚刚抄下的记被她反复描黑加粗。耳根红得厉害。

    “老师走了。”时懿压着声音提醒。

    傅斯恬显而易见地松了一口气。

    该说她胆大还是胆小?时懿把书推到间,“这门课,你分也多,不怕扣?”带着点笑意。

    傅斯恬软软地嗔她一眼,“你坐外面比较明显嘛。”

    时懿扬唇,不逗她了,上半身靠近了点傅斯恬,顺把题接着傅斯恬的迹解下去了。

    傅斯恬身子也装作自然地倾向时懿,看着间的西经书,嗅着鼻尖若有若无的清香,视线落在她们连接在一起的两种字体上,唇角怎么也下不去了。

    九点半下课铃响起,老师准时下课。后面还有两节大学英语的课,要换到下面两层楼的小教室。大家都成群结伴地往教室外走,简鹿和跑过来找时懿,傅斯恬慢吞吞地收拾书包,竖着耳朵听她们讲话。

    “刚刚第一节课老师抽点了,你被点到了,快去找老师看看能不能销记录吧。”简鹿和煞有其事的模样。

    时懿漠不关心,“点到就点到吧。”

    简鹿和挫败:“哎,你怎么一点都不紧张,不好玩。算了,走吧走吧。”

    她挽起时懿的胳膊就要走。

    时懿却回过头叫傅斯恬:“一起走吧?”

    傅斯恬眨巴眼睛。这门课,时懿一贯都是和简鹿和坐最靠右的两人座位。

    时懿颊畔露出一点清浅的笑:“我猜你这门课的分也多?”,,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