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31章 第 31 章
    “不是。”时懿帮她系好围裙,不以为意地答,“鹿和来过几次。”

    傅斯恬问出口就直觉不好了,后悔得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为什么要问这么愚蠢的问题,真的以为时懿对自己有多特别吗?

    锅里的水还在沸腾着泡泡,她心里的粉红泡泡却一点都没有了。

    “怎么了?”时懿从橱柜里拿碗筷。

    傅斯恬掩住失落,装作自然地答:“没有,我随便问问。”

    “不过,留宿的话,你是第一个。”时懿关上柜门,随口又说。

    傅斯恬下面条的动作一顿,整颗心又跟着水开始沸腾了。咕噜咕噜的泡泡声也不知道是从锅里出来的,还是从她心里出来的。

    “我睡觉很规矩的,不打呼噜也不磨牙。”傅斯恬细声细气地说。

    时懿不在意道:“没关系,房子隔音挺好的。”

    傅斯恬听出了她话里的意味,眼眸又暗了点,“以后我们住一个宿舍就有关系了。”时懿果然没有打算和她一起睡。

    “是哦。”时懿愣了一下,“那我是不是应该趁今晚先检验一下?”

    傅斯恬喉咙发紧,“啊”了一声,口吻寻常道:“那你来呀。”放在锅盖柄上的都忘记收回了。

    她竖着耳朵等待时懿的回答,时懿显然没有当真,而是问,“客房一直有收拾的,你一个人睡会害怕吗?”

    她这么大的人了,当然不会害怕的。但是,如果会害怕的话,时懿要怎么样?

    傅斯恬觉得自己太犯规了,可她还是听见自己羞耻地问出了口:“我可以和你一起睡吗?”

    女生……一起睡也很正常吧?她会非常规矩的。

    她不敢看时懿的表情,心悬得高高,全身的温度都升了起来,燥得不行。有一种又解脱又后悔的感觉。

    时懿为难,但看傅斯恬明显紧张的模样,又有点心软。她看得出傅斯恬是很害怕拒绝别人,也一样很害怕被别人拒绝的人。

    其实她不喜欢和别人同睡,太亲密了。

    “可以。”时懿垂眸,把碗筷放到傅斯恬的锅边。

    傅斯恬眼睛亮起,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欢喜。

    时懿疑惑,有这么高兴吗?

    “我睡相没有你好。”时懿事先声明。

    “没事没事,我睡觉很沉的。”傅斯恬话音里都是笑意。

    “那我去把被子抱到卧室。”时懿转身出去。

    傅斯恬整颗心都飞到了天上,可她没办法像往常一样抱住她的小兔子滚上几滚,只能趁着时懿看不到,捂住脸放肆地傻乐。

    开始有点后悔刚刚摸黑拿的睡衣太草率了。

    面条熟得刚刚好,傅斯恬捞出,盛汤,端到餐桌上准备去叫时懿。

    忽然震动了一下。这个时间点,傅斯恬以为只会是响一声挂断的骚扰电话,没想到居然是陈熙竹的消息。

    陈熙竹发了一张照片给她——一张黑漆漆的天空。她说:“今晚居然一颗星星都没有。”

    傅斯恬认出,照片里与天空相连的建筑,是学校最高的那栋教务办公楼。这个角度,应该是从笃行体育场拍的。

    她脚步停了下来,拧眉问陈熙竹:“你怎么还没睡?你在体育场吗?”

    陈熙竹惊讶:“你怎么也还没睡?”

    “我晚上有事熬夜了。”

    “那忙完了吗?忙完了快睡。”陈熙竹叮嘱她。

    傅斯恬不放心,又问了一次:“你在体育场吗?”

    陈熙竹没回应了。傅斯恬盯着屏幕,连发了好几个抖动窗口。

    时懿出来看到她站在半道上,“怎么站在这?”

    傅斯恬回神,“噢,面好了,我想叫你出来吃,怕放久了会坨。”

    “我稍微整理了下房间。”时懿若无其事地在餐桌前坐下。

    傅斯恬煮的面,也不过是红色的汤,绿色的菜,黄色的蛋,平平无奇的卖相,入口居然有想象不到的好吃。汤汁清香却不寡淡,明显有别于外面充满调料味的面食,家常却不平常。时懿咬一小口的面,喝一小勺的汤,刚想夸奖傅斯恬的厨艺,却发现对面的傅斯恬有点心神不宁。

    “怎么了?”

    傅斯恬勉强笑了一下,问她:“好吃吗?”

    时懿点头,却没放过那个问题,“你怎么了?”

    傅斯恬坦白:“我有个朋友刚刚给我发消息,大晚上的好像还在操场晃荡。我回了她消息后,她回了两条突然不回我了。我有点担心。”

    “女生?”

    “嗯,我们学校法学院的。”

    时懿吃面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打个电话看看?”

    “打了,关了。”虽然很大可能只是没电了。但她就是越想越不安。

    时懿看她脸色不好,美味的面条在嘴里也失去了味道。她放下筷子,“走吧,我送你过去。”

    点半了,再折腾一下今晚算是不要睡了。傅斯恬连忙推辞:“不用啦。时懿你睡吧,我走过去就好了,我兼职来过这附近,认得路的。”

    她站起身子,“锅我洗了,碗要麻烦你一起洗了。”

    时懿沉下脸,“你是准备让我明天发寻人启事吗?”

    傅斯恬看她肃了的表情,有些无措,“时懿……”

    时懿走到茶几旁抓起车钥匙,“还吃吗?不吃就走吧。”

    傅斯恬犹豫,还想再劝,时懿淡淡提醒:“早结束早睡觉。”

    傅斯恬不好再犟了。

    这次同样五分钟的路程却变得漫长了起来,去时觉得宁静的街道也变得萧瑟了起来,傅斯恬如坐针毡,总想和时懿道歉。

    可时懿却总能在她即将要开口前,一个眼神横过来,让傅斯恬自动消音。

    车子再次回到海外教育学院宿舍楼外的停车场。一熄火,傅斯恬解开安全带就催促时懿:“好了时懿,你快回宿舍休息吧,真的很不好意思,浪费了你一整晚的时间。”

    时懿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

    傅斯恬以为她答应了,结果走到了通往笃行体育场和宿舍楼的分岔口,时懿依旧慢悠悠地跟着她。

    傅斯恬回头:“时懿?”表情内疚得像要哭起来了。

    时懿脸色和缓了些,问她:“你放心我一个人走回宿舍?”

    傅斯恬被她问愣了。她本来没多想,但现在一看,这半夜更,四下一个鬼影都看不到,时懿这样容色秀丽,柔弱可欺……她确实不放心。

    她咬唇,表情越发无措了。

    时懿眼底泛过柔软,“走快点吧。”

    傅斯恬连忙压下了内疚的情绪,加快脚步。

    笃行体育场的小铁门开着,一眼望进去,整个操场上空无一人。傅斯恬还在搜寻,时懿问:“那个是不是你朋友?”

    傅斯恬顺着时懿的视线看去,斜对面石阶看台上仰头看着天空的身影,不是陈熙竹又是谁。

    傅斯恬心落了地,小跑起来,“我过去叫她。”

    脚步落地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空间里无足轻重,但她书包里激烈的钥匙碰撞声却十分刺耳,惊醒了出神的陈熙竹。

    “恬恬?你怎么过来了?”她站起了身往下跳。

    傅斯恬气喘吁吁地在栏杆外站着:“你……怎么关了?”

    她一脸焦急的模样让陈熙竹有种做错事的慌张感:“我回了你消息,突然就跳电关了。”

    “……”虚惊一场,傅斯恬又好气又庆幸。

    “你不放心我是不是?”陈熙竹从栏杆下钻出来。

    傅斯恬放柔声音,“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熙竹鼻子一酸,突然抱住她的肩膀呜咽了起来:“恬恬你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

    傅斯恬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怎么了,别哭了,我在呢。”

    陈熙竹哭了两声,很快就止住了,眼圈泛红地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自行车被偷了。”

    陈熙竹不是这么脆弱的人,傅斯恬直觉不止如此。

    果然,陈熙竹垂下脑袋,过了两秒又说:“学姐谈恋爱了。”

    “她居然觉得我经常出现在她身边,是因为我想勾搭她男朋友。换届候选人卡我就算了,背地里还和别人婊我。”哽咽里的委屈让傅斯恬心疼。

    她摸着陈熙竹的肩膀给她无声支持,想陪她坐会儿好好地安慰她,可又记挂着时懿。

    时懿没有近前,安静地等在小铁门旁,给她们留出了充足的空间。明明是那样清冷的气场,却又是那样让人心暖的存在。

    陈熙竹也注意到了远处长身玉立的女孩,“那边是和你一起过来的同学吗?”

    “嗯。”

    “啊?那……那我们快回去吧。”陈熙竹理智回笼,抱歉道:“不好意思让你们大半夜跑一趟,我没事的,我就是失眠,以为出来透透气会好点。”宿舍没有适合她哭泣的地方。

    傅斯恬温吞说:“熙竹,是她。”

    陈熙竹微愣,没反应过来。

    傅斯恬神情里透露出羞涩,陈熙竹忽然福至心灵,恍然大悟,连忙又瞅了那个身影好几眼。

    “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回宿舍,我们先送她回去再过来好吗?”

    陈熙竹恢复往常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刚刚哭过的痕迹了,“不过来了,走啦走啦,我们都回去睡觉。”她拉起傅斯恬的胳膊往时懿那边跑,在时懿身前站定,大大方方地对时懿笑:“同学,大晚上的麻烦你了。”

    时懿摇了摇头,微微笑。

    “我是法学院的陈熙竹,斯恬的好朋友。”

    “工商管理学院,时懿,斯恬的同学。”

    陈熙竹一挑眉:“只是同学?”

    傅斯恬脸红,连忙扯陈熙竹的袖子。

    时懿勾唇,改口:“好朋友。”

    陈熙竹揶揄地看傅斯恬,傅斯恬耳根发热,软声招呼:“走吧,我们回去吧。”

    陈熙竹健谈,一路上不时和时懿聊两句,进宿舍前,连时懿微|信都加走了。

    只剩下傅斯恬和时懿两人从法学院宿舍往回走了,时懿淡淡说:“你朋友很有。”

    傅斯恬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吃醋。踌躇好一会儿,她小声说:“我也没有你微信。”

    时懿若有似无地笑,“你用吗?”

    傅斯恬愣了愣,没吭声了。她确实是不常用。

    凌晨四点钟,两人终于再次回到了宿舍,互道了晚安,各自进门。

    失去了一次同床的会,傅斯恬望着时懿闭上的宿舍门,偷偷遗憾。

    她蹑蹑脚地爬上床,拿出,发现陈熙竹给她发了一串消息:“啊啊啊啊,她好漂亮啊!这次我承认她比学姐漂亮了!”

    “她对你也太好了吧!斯恬,我不相信她对什么朋友都这么好!”

    “大晚上的,陪你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不是真爱是什么!”

    傅斯恬眼波荡漾,无声地笑。再说她都要当真了。

    她平复心绪关心陈熙竹,“下次不要让人这么担心了。”

    陈熙竹果然还没睡。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的学姐问题,陈熙竹决定翻页,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直女。不值得,还是八卦时懿和傅斯恬比较有。

    她言之凿凿地表示:“时懿真的对你绝对不一样!恬恬,你要不要真的追一下试试啊。”

    傅斯恬推脱:“熙竹,你别怂恿我了。”

    时懿也是直女啊。

    “我不想连朋友都做不成。”她想着这大半年来和时懿的点点滴滴,心里又软又涩。

    该满足了的。妄图高楼摘星的人,会连仰望星光的资格都失去。

    跌落悬崖,粉身碎骨。

    天光熹微之时,傅斯恬结束了和陈熙竹的夜聊。检查了闹钟,将将入睡,她脑海突然闪过什么。

    鬼使神差地,她解锁,登录了久未用过的微|信。

    新的朋友那里,一个小红点安静地躺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时懿早就添加她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