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29章 第 29 章
    傅斯恬从停车里推出自行车,快速骑行到时懿的面前,稳稳地刹住车。  21她含笑看时懿,想招呼时懿可以坐上来了,但视线触及时懿端秀的面容,出口的话却变成了迟疑:“时懿……”

    时懿看起来太不像坐自行车后座的人了。

    时懿确实也没有坐过自行车。她“嗯?”了一声,低头打量窄窄的车后座。身旁不时有下课骑行回宿舍的同学路过,间或会有后座带着人的,跨坐和侧坐都有。

    时懿问:“侧坐你会比较难骑吗?”

    傅斯恬连忙说:“不会不会,你怎么坐舒服就怎么坐。”

    “那我就侧坐了。”

    “好。”傅斯恬声音扬了起来。

    时懿便单抓着她的车座,脚尖点地,小心地侧坐了上去。后座陷下的重量,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如在梦。傅斯恬用力地撑住双腿,生怕车子有什么不稳让时懿不安。

    握着车把的心发热,时懿出声:“我坐好了。”

    傅斯恬背对着时懿,看着地上两人融成一团的影子,眸的爱恋没有遮掩地荡漾开了。她一边应“好”一边双脚离地开始骑行。

    太久没有带过人了,身体需要重新寻找后座有人的平衡感。自行车脚踏板被踩下,车把头惯性摇摆。

    傅斯恬游刃有余,丝毫不慌,一条温热的臂却在摇摆慌乱地圈住了她的腰。

    傅斯恬呼吸一滞,脊背都僵住了,说不清是颤栗感还是满足感,她的心一下满得像是有什么要溢出来了。

    时懿却很快地收回了臂,几乎是下一秒就改抱为抓,只虚虚揪着她腰间的衬衫。

    被环抱过的地方,突然变得轻飘飘的,像缺失了什么。傅斯恬生出一阵失落,随即又有一点心软。

    “别怕,不会摔着你的。”她嗓音轻柔,稳住车子,灵活地超过了两个“横行霸道”的同学。

    “我没怕。”时懿语气平淡。

    傅斯恬咬唇忍笑。

    四月的夜风穿过她们的头发,送来舒爽的凉意。道路两边的路灯散发着柔和的光,沿途白鹭湖旁的木栈道上,稀稀疏疏地坐着一对对小情侣,偶尔会传来隐约的温柔低语。

    “你知道吗?白鹭湖有一个别名。”傅斯恬按了一点刹车,尽量平稳地碾过减速带。

    时懿不自觉地荡了一下双脚,“什么?”

    “鸳鸯湖。”

    “你很向往?”

    傅斯恬狡辩,“我没有。”

    时懿若有似无地笑,明显不是很相信的样子。

    傅斯恬脸红,转开话题,“鹿和今天没来上课吗?”

    “嗯,她有事回家了。”

    自行车转弯,路过体育馆,体育馆前音乐声缠绵婉转,交谊舞协会的成员们在场馆前的空地上有说有笑地练着舞。

    傅斯恬想起学生会五月底的内部舞会,问时懿:“你是内部舞会策划组的吗?”

    时懿答:“不是。你是吗?”

    傅斯恬说:“我也不是。”她好奇:“那你……不准备参加竞选吗?”据说这次舞会策划组的干事,都是各部门有意想要竞选下一任部长的人。

    “不参加。”时懿淡淡地说,“我对这些事务没什么兴。”

    这个答案其实倒也不算意外。傅斯恬犹豫着问:“时懿,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你问。”

    “我觉得,你看起来也不像对班级事务有兴的人?”虽然时懿一直都做得很好,把六班带得很好,上学期还拿了五星团支部的称号。但她总觉得以时懿的性格,会愿意做团支书这么麻烦的职务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

    时懿听懂了,“竞选前,辅导员找我谈过话,因为我是预备d员。”

    “所以你答应了?”

    “没有。”她也不是会为无关紧要的人勉强自己的人。“是我妈知道后,让我试一试的。”

    当时她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崩坏,方若桦不放心,怕她一个人胡思乱想,鼓励她多参与学生生活的。

    想到那段时间的混乱,时懿心绪又起了波澜,拂面而过的舒爽仿佛都消散了几分。

    空气沉默了两秒,时懿发现,不是错觉,风真的小了很多,因为傅斯恬骑行的速度慢了下来——这是一段上坡路。

    “我下来吧。”时懿要求。

    傅斯恬喘气:“没事,我上得去的。”

    时懿揪她衣摆:“你停车。”作势要跳车。

    傅斯恬连忙慌张地停了车。

    时懿脚落在地上,借着昏黄的路灯,看见傅斯恬小脸一片绯红,额头上依稀泛着薄汗。明明就是在逞能。

    傅斯恬推着车,时懿走在她身边,上坡路过去了,傅斯恬期待地看时懿。

    时懿却改变主意了:“不远了,我们走回去吧。”

    傅斯恬失落:“是坐得不舒服吗?”自行车坐久了是容易不舒服。

    时懿蹙眉,心血来潮:“你试试就知道了。”

    “啊?”

    “我来骑,你坐。”

    傅斯恬一脸震惊的表情。“你……你不是不会骑吗?”

    时懿淡定:“可以现学。”

    傅斯恬:“……”她犹豫两秒,折衷道:“那你先学,学会了我再坐?”

    时懿颔首,从傅斯恬接过了车把,煞有其事地跨坐了上去。她腿长,踩在地上的时候,整辆车都稳稳当当的。明明是一辆普通自行车,愣是被她的气场衬得都贵气了几分。

    傅斯恬两把着车后座,教时懿:“你先把左脚收上去,踩下脚踏板,轮胎滚动起来了,右脚也收上去,接着再踩脚踏板,整辆车就动起来了。”

    时懿顺利地把左脚搁在脚踏板上了。

    傅斯恬指挥:“踩下去。”

    时懿却保持着要踩的姿势不动了。

    “怎么了?”傅斯恬奇怪。

    时懿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很冷很严肃的模样,傅斯恬却从解读到了迟疑和害怕。她愣了愣,忽然一点都想不起时懿不坐她车的失落了。很想笑,并且,她也真的忍不住笑了。

    太可爱了吧。刚刚不是还很大胆的样子吗?

    “傅斯恬。”时懿压低了声音叫她全名。

    傅斯恬马上收敛。

    她回望着时懿,细声安抚她:“时懿,你别怕,我抓着你,没事的。”

    “你只管放心地往前骑,我会一直跟在你身后的。”

    “我不会放的。”

    高高的棕榈树下,傅斯恬犹带笑意的眼眸里仿佛有如水的温柔。时懿心好像被什么挠了一下,很奇怪的感觉,稍纵即逝。

    她转回头,顿了顿,安心地踩下了脚踏板。

    她信傅斯恬。

    傅斯恬也没有让她失望。最差点要稳不住的时候,她跳下了车,傅斯恬稳稳地抱住了她。车倒在地上,轮子还在转动,两个人却站在路边看着对方忍俊不禁。

    路过的同学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

    傅斯恬低头藏起脸,耳根红透了。时懿若无其事地弯腰扶车。这大概是她人生最狼狈的时候了。

    太蠢了。但是,还挺开心的。

    *

    过了两天的周四晚上,十一点熄灯后,时懿收到班团支书的消息,问她睡了吗,方便她下楼拿辅导员助理让她转交的材料吗?时懿在赶班级团日活动的策划书,还没睡,看到消息回了好,下床拿了材料去到了楼梯间。

    楼梯间里,傅斯恬正坐在通往14楼的台阶上。她面前放着一张小桌板,上面摆着几本账本、固体胶、尺子,还有一堆裁剪得乱八糟的纸张。

    听到推门的声响,她本能地抬头看向来人。“时懿?”

    时懿明显愣了一下,蹙眉问:“你不睡觉,在这里做什么?”

    傅斯恬软声说:“做工账啊。”

    时懿靠近了她,视线落在小桌板的帐套上,“这不是大四上的课程吗?”

    工账套是按照会计制度规定,模拟正常公司一年的业务情况,建立一整套账簿,并且做出财务报告分析表。所需知识融汇了四年所学的专业知识,工程量巨大,所以一般都是安排在大学最后一年进行的。

    “嗯,好像是上上届办公室主任的帐套,她去年这门课被老师当掉了,今年要补交。可她现在忙着实习,没时间做这个,下周又急着交。”

    时懿眉头蹙得越发紧了,“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她知不知道做这个有多麻烦,光张贴凭证就要够呛。

    “元凝学姐让我帮忙的。”傅斯恬交代。

    “你可以拒绝的。”

    “我不好意思……”

    时懿沉默了。

    班的团支书下来了,时懿隔着傅斯恬,直接把材料递给了对方。

    脚步声远了,时懿退开一步,看着傅斯恬。

    傅斯恬直觉时懿气压有点低,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时懿招呼不打一声,直接转身走了。

    傅斯恬话梗在喉咙里,心忽然悬在了半空。时懿是不是有点不高兴?可她刚刚有说错什么话吗?

    她没了心思剪凭证,失魂落魄地在脑海里反复重演刚刚的对话。

    毫无头绪。

    “吱呀”一声,楼梯门再次被推开。

    走廊明亮的光线透进来,一道细长的阴影投下。

    时懿带着光亮,去而复返。

    她换下了睡衣,声音冷淡地问:“做到几月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