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28章 第 28 章
    花被时懿的五指拢住,傅斯恬心一轻,梨涡荡漾了起来。她隔着半个人的距离,在时懿身边坐下。

    “哪里来的花?”时懿问得随意。

    傅斯恬理智回笼,极力自然道:“啊,我……我参加的社团统一分的。”女生特意送女生花还是太突兀了吧?

    时懿挑眉:“那你转送给我?”

    傅斯恬猝不及防,紧张了起来:“我,我就是顺一拿,想着你看到也许能开心点。”

    时懿语气淡了很多:“那你觉得我有开心到吗?”

    刚刚有?现在好像没有?傅斯恬无措,梨涡散去,眼眸湿漉漉的,放置在膝盖上的双不自觉地攥起了裤腿。

    像极了被欺负的小兔子。很可爱。

    时懿满足了,发出很轻的笑音,“花没有,你的表情有。”

    傅斯恬错愕。

    时懿垂眸,倾了点身子,伸出,指尖落在她外套的扣子上,“下来得很急吗?扣子扣错了。”

    傅斯恬听见自己刚安定下来的心又开始乱跳了。她看着时懿近在咫尺的睫毛,看着她抓在自己扣子上纤白如葱的长指,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时懿收回了,傅斯恬伸压在刚刚时懿摸过的扣子上。

    “吓唬我会很开心吗?”她语气温软,像纵容,又像撒娇。

    时懿勾唇默认了。

    傅斯恬发现时懿对着自己情绪似乎外放了些。是她们已经亲近了一点吗?

    她暗自欢喜,就着时懿指出来的位置要对正扣子。忽然,她想起了什么,稍稍背过了身子。夜色朦胧,四下没有别人,傅斯恬还是红了脸。幸亏外套厚,时懿看不出来——她忘记穿内衣了。

    时懿把她的小动作收进眼里,唇角弧度加深。她凝视着的满天星,忽然说:“鹿和说,她听见你和舍友吵架了。”

    傅斯恬扣扣子的动作停住,关切道:“时懿,你不要在意别人说什么。”

    时懿摇头,神情坦荡,甚至透着一点凉薄,“我没有在意,我不是会为无关紧要的人委屈自己的人。”顿了顿,她笃定道:“但你是这种人。”

    傅斯恬笑容微滞,时懿又问:“吵架了不害怕吗?”

    她语调放轻,傅斯恬听出了关心。“害怕。”傅斯恬坦白。

    她知道自己的性格——过分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如果可以,她希望所有人都能觉得她是个好人,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可是,她不能说你。”傅斯恬声音很软却很坚定。

    “说我又怎么了?”时懿饶有兴致。

    傅斯恬垂下头掩饰自己的脸红,嗫嚅半天才说:“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轻轻的一句话,像是从遥远的过去传来,穿过漫长的时光隧道,再次回到时懿的耳。

    很多年前,她问那个在她面前脱掉上衣,露出一身青紫的小女孩:“为什么要挡在我身上?”那个小女孩垂下头,声音软软糯糯,也是这样和她说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名字不是那个名字了,傻瓜却还是那个傻瓜。

    “下次你不用这样。”时懿淡声道。

    傅斯恬嘴唇翕动,注视着她,有点困惑,又有点局促。

    时懿解释:“我今天情绪不好,主要原因不是他们。”

    和主因是什么有关系吗?傅斯恬不明白,时懿的意思是她多此一举了吗?

    天空飘起了小雨,时懿取出伞,站起身,自然地为傅斯恬挡住了微凉的风雨。“走吧,回去吧。”

    傅斯恬跟着站起身,走在时懿的身边。

    两人都没有说话,时懿用余光觑傅斯恬,傅斯恬垂着头看路,好像有点过于沉默。

    时懿摩挲着伞柄,路过有男生的花坛旁,不动声色地挡住了傅斯恬。

    进了电梯,两人一左一右站着,时懿没头没尾地说:“我不会不开心。”

    “吵架了,你会不开心。”

    傅斯恬扭头看时懿,时懿目不斜视,像什么都没有说过一样。傅斯恬睫毛颤了颤,唇角慢慢翘起,看着电梯镜面倒影里的时懿说,“我也不会不开心的。”

    能保护想保护的人,是一件开心的事。

    你最好是这样。时懿扫见她的笑脸,眼底也被带起了涟漪。

    *

    和程佳珞、罗茜摆明面上吵架后,傅斯恬做好了宿舍关系会比之前更难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罗茜和程佳珞对她还是老样子,张潞潞与她的关系反而好像又亲近了起来。

    这学期她和张潞潞选的是同一门公选课,每周二晚上都有课。先前上的那两周,张潞潞从来没有表示过要与她一起去上课。第周晚上上课,她还在换鞋,罕见的,张潞潞居然问她:“要去上课了吗?”

    傅斯恬点头。

    张潞潞便连忙爬下了床说,“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过去吧。”

    傅斯恬心里奇怪,但没有表现出来,耐心地等待了。不管怎么样,就算是表面上的友好也总比表面上都没有要好。

    接下来的两周,张潞潞不仅公选课和她一起上下课,第六周的周二,傅斯恬临时兼职时间有变,不能去上公选课,张潞潞还特意在下课后去帮她补点名了。

    第周周下午,张潞潞翘了接下来两天的课去隔壁市看演唱会了。两天夜,晚归检查的事她拜托别的宿舍的人了,课堂点名的事,她分别拜托了几个舍友,如果有抽点,帮她应付一下。

    周晚上是傅斯恬负责帮忙的近代史。近代史这门课的老师不经常点名,但很喜欢在上课前抽查上一节课画的重点。

    每次上这门课,大家都是提心吊胆,课前五分钟就开始一边背诵上一节课的题一边在心祈祷,千万不要点我!

    上课铃响了,近代史老师熟悉的套路又来了:“好,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这节课,我们先来找几个同学给大家回顾一下上节课的内容。”

    教室里顿时全是大家紧张翻动书页的“哗哗”声。

    傅斯恬内心一样忐忑,她倒不是怕答不出来,她是怕老师点张潞潞的名字。

    但是,你越怕什么它就越来什么。

    老师瞅着点名单,随心所欲一念:“上节课我们叫的五班同学,那这节课,我们就叫六班的吧。21……6张潞潞同学。”

    傅斯恬倒吸一口气,硬着头皮站起来了。

    教室内同学们的目光聚焦了过来,发现货不对板,都一脸忍笑看戏的表情。

    老师一人上四个班的大课,完全发现不了,按照正常流程问:“好,张潞潞同学,你来回答一下,新化运动的标志是什么?”

    傅斯恬不假思索地回答了出来,老师又问了内容和性质,傅斯恬也都对答如流。老师满意地点点头,在点名册上打了个分,让她坐下了。

    才刚刚松一口气,老师又说,“我们再叫一个同学来回答一下,五四运动的历史特点是什么。刚刚是216哦,那现在就215,傅斯恬同学。”

    整个课堂静了两秒,随即是大家忍俊不禁的哄笑声。“这个老师有毒……”、“他是不是故意的?”、“看接下来是不是214就知道了。”

    程佳珞和罗茜一副看好戏的表情,宋楚原和周娜替傅斯恬捏一把汗,但也不敢帮她,谁知道这老师会不会突然杀个回马枪。

    傅斯恬整个脑袋一片空白,心如死灰。刚开学时这个老师说过,缺席一节课扣多少平时分来着?

    老师见没人应答,奇怪道:“没来吗?215傅……”他还没重复完,前排突然站起了一个纤秀的身影。

    “老师我刚走神了。”时懿清冷的声音响起。

    大教室内惊讶声此起彼伏,大家的视线在时懿和傅斯恬身上来回晃荡,傅斯恬视若无睹。她的心脏好像在发烫,又好像在发疯,整个眼里心里,只有前面那个女孩的身影了。

    时懿镇定自若,直视着老师怀疑的眼神,一如往常的沉稳,非常顺利地过关了。

    接下来,老师又点了罗茜,还真是倒着往回点的。

    罗茜都开始答题了,傅斯恬的心跳还没有平复下来。她给时懿发消息:“谢谢你。”后面跟着一个可爱的表情包。

    时懿明明有低头看了一眼,但是没回她。

    傅斯恬不安了起来。好不容易熬过了一节课,课间傅斯恬想过去找时懿,时懿和雷伊琳一起出去了。等她们回来,上课铃又响起了。

    望眼欲穿,八点十五分,近代史课结束的铃声终于再次响起。这次一下课,傅斯恬就立刻把书往书包里一塞,提着书包就挤过人群小跑到时懿的桌边。

    时懿坐在一排的间,正排着队要往外走,看见傅斯恬,她和尹繁露她们打招呼:“你们先走吧。”

    尹繁露她们便不等时懿了,挥了挥先走了。

    时懿下了台阶往教室外走,傅斯恬自然地和她并排走着。“刚刚谢谢你了。”她又道了一次谢。

    时懿淡淡地“嗯”了一声。

    气氛有些沉闷。傅斯恬跟着她走出了教室,走到了楼梯口,忍不住开口:“时懿,你……在不高兴吗?”带着点忐忑。

    时懿看她一眼,沉默了几秒才问:“为什么要帮她?”

    傅斯恬愣了愣,说:“她上周帮我点过一次名。”

    时懿脸色稍霁,但又问:“那如果她没帮过你,你刚刚会帮她吗?”

    傅斯恬认真思考了一下,老实道:“应该……会吧。”受人之托、忠人之事。除非她一开始就没有答应。

    时懿冷淡地看她一眼,又不说话了。

    她就知道傅斯恬会是这个答案。烂好人。之前出游的时候,张潞潞怎么对她的都忘了吗?

    时懿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完全是傅斯恬自己的事,但她就是不高兴了两节课。

    傅斯恬惴惴不安,好像有点懂时懿为什么不高兴,又有点不确定。两人走出了教学楼大门,傅斯恬下意识地要继续往路上走,时懿发声,“你不是骑车来了?”

    傅斯恬迟疑,“我和你一起走回去吧。”她以为时懿是要和她分开走。

    时懿挑眉:“你不是说你会带人吗?”

    傅斯恬愣了愣,反应到时懿话里的意思,眉眼瞬时间雀跃了起来。

    “啊,我会!你等我一下,我去推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