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26章 第 26 章
    高高架起的烤盆里,烤鱼已经只剩下骨架子了,大家都吃得八分饱了,不想吃,又不想走,便提议玩点游戏歇会儿再吃。

    雷伊琳火速开了个你画我猜的房间,让大家加平台号进来。单纯地玩似乎少点意思,于是大家商定,结束的时候,几轮下来谁分数最高,可以指定分数最低的那个同学帮她做一件事。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什么事都可以。

    傅斯恬对自己的画工很有自知之明,小声地问:“我……我不参加,当裁判好不好?”

    简鹿和坏笑揭穿:“系统会判定,不用裁判的。你是不是害怕了,想开溜?”

    傅斯恬捂脸,祝墨招呼她:“谁都别想跑哦。”她摩拳擦掌:“我已经想好,我赢了的话,我就让输的那个人下周帮我做宿舍卫生。哎,又轮到我洗卫生间了。”

    时懿凉凉地看她一眼,“这么不想洗吗?大家努力点,赢了让她洗两周吧。”

    “哈哈哈哈哈,时懿你太狠了吧,可以可以。”大家一边假装谴责,一边兴奋了起来。“两周太少了吧,让她包一个月吧。”

    “时懿,你给我等着。”祝墨悲愤,斩钉截铁:“你们先赢了我再说吧。输的人肯定不会是我!”

    傅斯恬心里惴惴:我觉得会是我啊。

    你画我猜的计分规则是,出题画图的人,画的图能让答对的人越多,她加的分越多;看图答题的人,答对加分,抢答得越快,她加的分越多。

    游戏按逆时针顺序,由祝墨开始,接着傅斯恬,最后结束在雷伊琳。

    第一轮开始,祝墨出题。

    祝墨显然是很有游戏经验的人,她画的图虽然说不上多好看,但都画得又快又明了,大家很轻松地都可以猜出来。她五道题画完,没有落下一个人答不出来,得了这一轮的最多分。

    “啧啧啧,我怎么这么厉害。”祝墨洋洋得意,觉得胜利已经在向自己招了。

    傅斯恬不好意思地给大家打预防针:“我不太会画画,可能会有点难猜……”

    时懿看她一眼,想到那两只兔子,唇角微微上扬。

    “没关系,不好猜,才有游戏味。”她淡淡道。

    祝墨:“我觉得有被内涵到。”

    大家“哈哈哈哈哈”笑了起来,傅斯恬也收了忐忑,噙着笑点开了第一道题。

    傅斯恬开始用指头认真画图了,系统提示这个词是【两个字】。

    大家都想抢答,所以都聚精会神地看傅斯恬的迹。她们看到傅斯恬挑选了黄色的画,先是画了两个尖尖的耳朵,一个扁扁的头。

    “狗?猫?动物?”大家心里疯狂猜测。

    傅斯恬又接着勾出了一个长长的身子,添上了四只脚,还在屁股后面安上一根粗粗的尾巴。最后,她用黄色的,很认真地给这只动物填上了颜色。

    “是狗吗?”雷伊琳迟疑。她相信傅斯恬一点都没谦虚了,傅斯恬这画工大概能够和她岁堂妹一较高低了。

    傅斯恬脸红,“不是。”她提醒,“是两个字的。”

    祝墨抢答:“黄狗!”

    “哔”一声,系统提示祝墨答错,禁答秒钟,祝墨发出悲鸣,大家狂笑。

    “土狗!”尹繁露欣喜若狂。

    系统无情地“哔”她。

    “狼狗!”简鹿和“哒哒哒”打字。

    傅斯恬赶忙打断大家领悟错的重点:“不是狗!”来不及了,简鹿和被“哔——”了。

    “河马?”、“小猫?”、“奶牛?”,大家猜疯了,时间快到了,傅斯恬脸颊泛红,又好笑又不好意思。

    “叮咚”一声,系统提示,时懿答对了!

    “!!!”众人皆惊,连忙看对话框里时懿答的是什么——色狼。答题时间结束。

    “……”

    “我靠,时懿你怎么猜出来?”祝墨咆哮。

    傅斯恬也用水亮的眼眸注视着时懿。时懿很平常地说:“斯恬不是画得很明白吗?黄色的狼——色狼。”

    傅斯恬得到鼓舞,笑出了声,重重点头:“是这样的!”

    “……”祝墨不服气:“行吧,是我们眼拙了,继续。”

    第二题出来了,提示还是两个字。

    傅斯恬在白板上先画了一根竖线,接着,在竖线上画了一个圆圈,圆圈上添上了一头狂乱的毛。

    很好,火柴人!大家都看出来了。

    傅斯恬换了个红色的画,绕着圆圈下的竖线又画了一个圆圈。

    “这是要上吊吗?”简鹿和问。

    傅斯恬惊:“???”

    大家笑疯了,都抢答“脖子”,雷伊琳一边抢答一边吐槽:“斯恬,你看看你的画,拿出去谁相信是这么一漂亮小姑娘画的。”

    “哔!”系统代傅斯恬对雷伊琳的攻击作出了惩罚。

    “哈哈哈哈哈,雷大头这句话我同意。”尹繁露说着,真把“上吊”打了上去。

    “哔!”显然更不是。

    傅斯恬偷偷看时懿一眼,耳朵有点烫。她的画真的这么糟糕吗?那她上次还画画给时懿。太尴尬了吧。时懿到底看懂了吗?

    时懿正好也抬头看她,傅斯恬错开眼,补救道:“我给大家提示一下吧,可以当礼物的。”

    “围巾。”时懿低头,再次抢答成功。

    “为什么?!时懿,你怎么猜到的?”祝墨惊呼。

    “围在脖子上的不就是围巾吗?”时懿波澜不惊。

    傅斯恬欢喜了起来,之前生日,时懿送她的礼物就是一条围巾。时懿懂她的意思。

    下一题,个字。傅斯恬用黄色的画画了一个兔头。

    这一次时懿秒答:“流氓兔。”

    大家已经惊讶到不惊讶了,只倦倦地问:“这又是为什么?”

    时懿示意傅斯恬自己解释,傅斯恬乖巧回答:“黄色的兔头。”

    “黄色的兔头和流氓兔什么联系?”简鹿和不解。

    傅斯恬耳朵烫得厉害了,嗫嚅着没继续解释。

    “是说脑子里装的都是黄色的兔子吗?”尹繁露反应过来了。

    “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以可以。”大家爆笑,雷伊琳服了:“斯恬,哈哈哈哈,你看起来这么纯洁,哈哈哈哈,看不出来啊。”

    “斯恬你平时看小说吗?”、“你知道相对于表面的一种动漫叫什么吗?”大家都开始起哄逗傅斯恬。

    傅斯恬招架不住,耳朵红欲滴血,下意识地抬眼瞄时懿。

    时懿眼底闪过笑意,出声道:“继续下一题吧。”

    傅斯恬得救。

    接下来的两题,时懿也毫不意外的全都是第一个,甚至是唯一一个答对的人。游戏结束时清算,时懿因为傅斯恬主画时一骑绝尘的分数和其他轮四平八稳的表现,成为这场游戏最后的胜利者。

    傅·幼儿画工·斯恬,也毫无悬念的是最后一名。

    大家都期待着心狠辣的时懿出个狠一点的惩罚逗傅斯恬,时懿却意外的仁慈:“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说。”

    “走吧,大家不是说要去因池转转。”时懿起身往外走。

    游戏的惩罚做不得真,当场不用下次肯定也不会提了,谁都听得出时懿是要放傅斯恬一马了。

    大家都跟着往外走,雷伊琳叹气:“哎,要是我输了,你们猜时懿会让我做什么?”

    祝墨接:“刷马桶去吧你。”

    大家狂笑,雷伊琳又说了那句经典的:“同人不同命哟。”

    “你一羊肉串又来冒充人了。”不知道谁接了一句,整条马路上都是她们欢畅的笑声。

    因池离她们就餐的大排档距离不远,很快就到了。它是申大坐落的这个区里最大的湖,要绕着湖走一圈,还是要花费一点时间的。

    春日的夜风还带着点凉意,但不是冷,是沁人心脾的舒服。沿着因池湖畔漫步,一路途径许多红墙绿瓦、极富历史气息的建筑。尹繁露、祝墨、雷伊琳她们作为外地人,都还是第一次领略这一带的夜间风光。夜色怡人,西洋式建筑的尖顶在浮云与树影摇晃,竟是意外的惊艳。

    她们的步子慢了下来,不时拿出拍摄照片,简鹿和在她们身旁走着,自发地领了导游的角色,给她们科普这些建筑的历史。

    时懿落后几步跟着,傅斯恬走在时懿身边,也没有跟上去拍照。

    又到了一处教堂式建筑前,尹繁露她们轮流寻找着角度拍照,时懿转了个身,站在湖边看着湖面上倒影着的亭子和银月。

    傅斯恬踌躇一秒,隔着一个人的位置,在时懿的身边站定。

    湖畔的风撩动着时懿的长发和裙摆,把她的清冷吹散:“没想到玩到这么晚,会耽误你吗?”

    傅斯恬心跟着湖面倒影里时懿的长发荡漾,“不会,很开心。”

    “她们会太闹吗?”

    “不会。”傅斯恬声线轻柔:“是很热情的人。”

    时懿眼波微漾,问:“如果有会,你愿意和她们做舍友吗?”

    傅斯恬怔了怔,眼睛亮了起来,是她想的那样吗?

    时懿说:“大二会分四人间,如果到时候你没有更好的选择,可以考虑和我、鹿和,还有她们的其一个一起。”

    傅斯恬眼底的惊喜不加掩饰地绽放开来。有时懿,还会有什么比这更好的选择?!

    她连忙点头,时懿提醒:“还有时间,你不用急着答复。”

    傅斯恬被惊喜撞昏了头,眨巴着眼睛,有点呆萌。“我可以现在就答复吗?”

    时懿勾唇,刚想说话,不远处的雷伊琳她们拍完了照,冲着她们喊:“时懿、斯恬,走吧,我们拍完啦。”

    祝墨从教堂铁门小跑下来,喊:“时懿,我们下次组织来这里骑行吧,感觉这段路好适合啊。”

    时懿还转过身还没应话,简鹿和揭短:“哈哈哈哈,她不会骑自行车,你找她没用。”

    “哈哈哈哈,真的吗?那我们自己来,不带她玩。”大家煞有其事地计划了起来。

    时懿没有当她们的玩笑话一回事,回过头看傅斯恬。

    好像还在等傅斯恬的回答。

    傅斯恬心一热,说:“时懿,我愿意。”

    时懿微愣,随即笑意明显了些,点了点头。“那我们过去吧。”

    傅斯恬点头。

    时懿刚走两步,傅斯恬忽然叫她:“时懿……”

    时懿回过身看她。

    傅斯恬快步走到她身边,忽视脸颊的滚烫,努力地把邀请说出口了:“我会骑自行车,下次我可以带你。”

    路灯下,女孩望着自己的眼眸干净又明亮,好像满满的都是自己。

    时懿不自知地放轻了些声音答应:“好。”,,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