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25章 第 25 章
    把床被和带来的衣物都整理好后,傅斯恬一个人去食堂吃晚饭。打好饭坐下,拿出,傅斯恬才发现时懿几分钟前问她:“程佳珞经常这样吗?”

    傅斯恬连忙回:“什么样?”

    “不好相处的样子。”时懿言简意赅。

    傅斯恬微愣,唇角有了上扬的弧度。她发现,她总能被时懿明明很一本正经的措辞冷不丁地给逗到。随即,她想到自己上半个学期和程佳珞的相处,嘴角又耷拉了下来。“可能……要分人吧。”程佳珞和罗茜她们好像处得挺好的。

    “那是和你相处不好吗?”时懿打直球。

    “嗯。”

    “你们闹过矛盾?”

    “嗯。”

    “很严重?”

    傅斯恬平心而论:“对佳珞来说,应该挺严重的吧。”否则也不会耿耿于怀这么久。

    隔了快半分钟,傅斯恬都没有展开继续说。对话框停在了那句话。

    时懿换了方向问:“那其他舍友呢?”

    傅斯恬指尖顿了顿,余光扫到前面几个端着餐盘有说有笑走着女生们。一开始,她们宿舍也有过这样的时光的。

    “都挺好的。”傅斯恬低垂长睫,“只是可能我没有融入好。”

    她反省过很多次自己了,程佳珞是因为自己做了对不起她的事;罗茜是因为替程佳珞打抱不平;潞潞是因为自己后来经常兼职,没什么时间陪她;宋楚原和周娜是因为不同班,本来交集少,关系就很平淡。

    大家其实都没错。是她自己没有做好。

    “你都这么习惯先从自己身上找问题吗?”时懿的语气听着不太像赞赏。“不难受吗?”

    傅斯恬眼眸漾了漾,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撒娇:“还是有一点点的。”

    时懿好几秒都没有回话过来。

    傅斯恬耳朵发烫,连忙恢复一贯的懂事,自己接上:“不过,大二要重新分宿舍了。”

    “这学期才开学。”时懿提醒。

    “没事的,其实我在宿舍的时间也不多。”

    她说的这是真的。上学她顾虑着刚入学,要多留些时间融入宿舍、班级和社团,所以没有做多少兼职。这学期,她打算等奖学金发下来了,加上自己兼职的钱,买一个便宜点的记本。上学期很多用电脑的事情靠着图书馆电子阅览室和偶尔借用潞潞记本熬下来了,现在潞潞明显和她关系淡了,她也不好意思再腆着脸借了。但钱明显不够,她必须多接几个兼职。

    当事人都这么说了,时懿也没再多说什么了。

    *

    开学第二周,学校终于把上学期入学时申请的入学奖学金发放下来了。傅斯恬查了钱到账后,当天晚上兼职下班,下公交后,特意去两条街外的奶茶店打包了一份奶茶。

    她有几次遇见时懿和简鹿和从外面回来,上都拿着这家店的奶茶。

    她在宿舍楼下发消息问时懿:“你在宿舍吗?”

    时懿说:“我在。”

    傅斯恬便放心地进了电梯,上到1楼,敲115的门。

    刚敲两下,时懿就擦着头发来应门了。

    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时懿湿着头发刚洗完澡的样子。她趿着拖鞋、卷着袖子,长发凌乱地散着,整个人似乎褪去了几分平日里的清冷,多了几分让人脸红心跳的慵懒柔和。

    傅斯恬呆了一呆,差点连自己要说什么都忘了。

    “给你。”她找回自己的语言。

    时懿看着奶茶,用眼神询问她。

    傅斯恬露出笑,绵软道:“我入学奖学金到账了,请你的。”

    时懿勾出一个淡笑,伸接过:“这样啊。那我不客气了,谢谢。”

    傅斯恬梨涡加深,她喜欢时懿不和她客气的样子。“那我先回宿舍。”

    时懿点头。

    傅斯恬转身前,偷偷地又看了时懿一眼。

    第二天,她约陈熙竹去买二自行车,给陈熙竹也带去了一杯同样的奶茶。陈熙竹也一样没和她客气,还笑嘻嘻地期待:“是不是还有一个奖学金没发?”

    傅斯恬轻轻地笑,和她边走边聊。

    陈熙竹关心傅斯恬最近和舍友关系怎么样了,傅斯恬没有隐瞒,陈熙竹便表示傅斯恬可以买一辆无座的小山地车。一来是傅斯恬没有带人的需求,二来,也免得有时候上课着急,有同学想要蹭车,傅斯恬又不会拒绝人。

    傅斯恬不置可否,到了市场,却和陈熙竹一样挑了一辆半新不旧的有座山地车。

    “你为什么要买有座的呀?”陈熙竹不解。

    心里的那个答案,傅斯恬敢想又不敢想。她咬唇笑,狡黠反问陈熙竹:“那你为什么买有座的呀?”

    “当然是有想载的人啊。”陈熙竹理所当然。

    “你舍友?”

    “不是。”陈熙竹脱口否认。

    “那是?”

    陈熙竹张了张口像想继续说什么,又忍住了,转移话题:“老板,我们买两辆,能不能再便宜点呀?优惠点,我们回去再给你介绍几个同学过来呀。”

    傅斯恬眨巴眨巴眼睛,觉得陈熙竹反应怪怪的,但到底也没有追问。

    付了钱,两人一起骑车去学校的图书馆。整理归还的书籍时,傅斯恬收到时懿的消息,“周六晚上有时间吗?我和伊琳请宿舍大家吃饭,你一起来?”

    傅斯恬盯着屏幕,笑逐颜开。

    时懿……记着她了。

    只是,她迟疑,“你们宿舍聚餐,我去会不会不太好?”

    时懿说:“鹿和也去的,没关系。”

    傅斯恬还在犹豫,时懿又说:“伊琳也不介意,她本来要一个人请的。”

    时懿都这样说了,傅斯恬放下了负担,答应道:“好,那帮我先谢谢伊琳了。”

    周六傍晚,她和简鹿和去115宿舍等时懿她们,一行八个人,浩浩荡荡、热热闹闹地出了校门。

    傅斯恬本来还担心时懿和雷伊琳万一请大家吃的是西餐,怕自己闹笑话,偷偷地百度了一番西餐、牛排的相关礼仪。没想到,雷伊琳她们非常接地气地带着大家拐八绕,进了某条马路边的一家大排档……

    傅斯恬坐在红色的塑料椅子上,闻着熟悉的油烟味,紧张感顿消。她注目对面最靠马路边的时懿,时懿正在打量大排档的周遭,有些新奇,却很适应的模样。

    雷伊琳让大家点菜,大家点了几样主菜,雷伊琳自己又大方地补了几道、要了一堆烧烤,大家直叫着“够了够了,不够等会再点“,她才意犹未尽地打住,坐回时懿身旁。

    ”怎么样,今天姐姐带你见世面了吧?”雷伊琳冲时懿挑眉。“从小到大没来过吧?”

    时懿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唇,懒得理她。

    宿舍的老大孙涵把一次性筷子分给大家,嘲笑雷伊琳:“前两天还抱着人家大腿叫爸爸,今天钱还没捂热,就自称姐姐了?时懿,下次别带她了。”

    祝墨落井下石:“老大说的对,这种人就得治她。”

    “别啊。”雷伊琳讨饶,瞬间变脸,抱住时懿胳膊演了起来,“啊,爸爸我错了,爸爸,再爱我一次,爸爸……”矫揉造作,污人耳朵。

    “哈哈哈哈,雷伊琳你上辈子是个四川人吧。”简鹿和目瞪口呆。

    宿舍其他人都忍俊不禁,傅斯恬也是满眼笑。

    时懿蹙眉,一脸嫌弃地只想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老板围着围裙在远处朝着她们喊:“你们烤鱼要不要香菜呀?”

    简鹿和摇头,尹繁露便帮她回:“不要香菜。”

    时懿忽然不挣扎了,转过头问老板:“配料里放蘑菇吗?”

    傅斯恬心一荡,听见老板回:“没有,要加吗?”

    “不用,不要加。”时懿回过头,叮嘱傅斯恬:“下次忌口,自己要说。”

    傅斯恬看她一眼,眼眸水亮地“嗯”了一声,很快低下了头。她听见路旁有车疾驰而过,而她的心跳,好像比车还要快……

    菜和烧烤上来了,大家吃得热火朝天,聊天,傅斯恬才明白雷伊琳今天为什么要请客。

    雷伊琳考上大学,家里亲戚按照习俗,每个人都给她包了一包大红包,零零碎碎加总起来也有几万块。父母说她长大了,叫她自己管理。雷伊琳一直扔在卡里。开学后,她有一天无意看到时懿在看基金,就好奇地问了一嘴,让时懿给她推荐几支基金。没想到时懿很认真地帮她做了分析,带她入门。

    她实在太懒了,就偷懒直接跟着时懿的配置买卖基金。前两天大盘暴涨,她卖出基金后一整理,突然发现她这大半年的收益居然有千多了,顿时心情大好,非要酬谢她的财神爷。正好这学期刚开学,宿舍还没聚餐过,于是她就决定请大家吃饭,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时懿同意了,但提出分担一半的费用,理由是她基金也收益了不少。

    大家都是学经济管理类的,对理财储蓄方面都有兴,话题渐渐都往这上面打转。傅斯恬安静听着,觉得她们的世界好像离自己有点遥远。可下一秒,她们又会嘻嘻哈哈地笑开,咬着烧烤嘟嘟囔囔:“这个鱿鱼串好吃诶!”、“诶,你们尝尝这个,好辣啊。”、“斯恬,你也吃啊,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啊,啧,还要我帮你夹啊……”

    一瞬间,又变得好亲近。

    傅斯恬坐在她们之,和她们一起吃,一起笑,恍惚也会觉得自己和她们也没什么不一样。

    都一样只是寻常的十八|九岁大学生。

    一样可以在这样宁和的夜晚,与五好友一起放松心情、撸着烤串、就着说笑声,在散着热气的白织灯下感受夜风的舒爽。

    享受青春。

    最多,和时懿不一样。

    时懿也确实是不一样的。

    傅斯恬看着一样用抓着烧烤串串小口品尝着的时懿,低下头噙着笑想:

    不一样的迷人。,,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