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20章 第 20 章
    晕车的人都知道早上车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可以随意挑选前排的位置,少受点罪。所以每次坐大巴车出游,容易晕车的人都总抢着先上车。

    虽说她当时确实也是站在最前面、最靠近车门的那个人,第一个点她,也是正常。但只是巧合吗?

    傅斯恬坐在第二排靠窗的位置,注视着车外还在一个一个勾选上车人名单的时懿,有欢喜后知后觉地蔓延开来。

    是“巧合”。

    巧合的是时懿的那一句“你也过去”吧?

    身旁忽然有上车的同学问:“斯恬,你旁边有人吗?”

    傅斯恬微愣,鬼使神差地竟点了点头。同学认命地往后排走,后面跟着进车厢的同学看到了,也直接跟着朝后面走去了。

    傅斯恬心跳快了起来,咬着唇,看着陆续上了车直接往后走的同学,有种做了坏事的负罪感。

    她旁边哪里有人?她视线飘在车门口的时懿身上。可是,时懿……需要她给她留座位吗?

    她回头找时懿她们宿舍的人,在第四排、第五排找到了她们。尹繁露一个人坐着,留了一个靠窗的空位。

    果然……

    傅斯恬耳朵烧了起来,坐立难安。她紧盯着车门口,祈祷着下一个上车的人再问问她吧,这次她一定摇头让她坐下。

    可事与愿违,下一个上车的是姗姗来迟的张潞潞和程佳珞。程佳珞拉着张潞潞的,带着她径直往后排的空位走,张潞潞朝傅斯恬笑笑,并没有停留的意思。

    她们走过去了。班上女生好像都齐了,后面再上来的个都是男生。

    时懿也上车了,提醒大家:“每个小组的组长看看,自己负责的人有没有都上车了。”

    后排陆续传来汇报的声音:“第一组都到了。”

    “第组也都到了。”

    傅斯恬对了一遍,报告:“第四组也都到了。”

    她声音是从很近的距离传来的,时懿循声,一低头,就在第二排的车窗旁看见了她。

    后排又传来两声报告人齐的声音,时懿确认了,今天参加的人确实都上车了。她收了名单,在和司说发车前,举起示意:“拍张照吧。”

    大家一边嘲笑“这就开始拍呀”,一边配合地看向镜头摆pse。

    时懿连拍了几张,放大了扫一眼,大家笑嘻嘻的,表情都还可以。她返回了桌面准备和司说发车,突然想到了什么,抬头朝傅斯恬那里看去。

    傅斯恬一直在看她,猝不及防,愣愣地挤出一个笑,若无其事地转开看车窗外。

    时懿回过头和司说:“师傅,好了,可以走了。”

    车门咔哒一声关上了,司启动了车子。

    傅斯恬拉长耳朵,准备好了听时懿的脚步声路过她的座位,渐行渐远的声音。

    可意外的,时懿的脚步声只响了两下,随之响起的就是她身旁脱包、座椅塌陷下去的声音。

    傅斯恬猛转头,眼里闪着惊讶。

    时懿问:“这里没人吧?”她知道这里没人的。全车人都是俩俩挨着笑,只有傅斯恬这里空了缺,一个人孤伶伶对着镜头。

    傅斯恬紧抿的唇角逐渐翘高,眼睛水亮亮的,“没人。”

    时懿“嗯”了一声,把包放在大腿上。刚刚坐稳,一颗巧克力呈抛物线准确无误地落进时懿怀里。

    时懿回过头,第四排的过道,尹繁露哀怨地瞅着她:“时懿,我等你等得好苦啊。”

    噢,还有繁露也是一个人的。时懿脸不红心不跳地说:“抱歉,我没有注意到。”

    傅斯恬听着却莫名脸红心跳了。特别是尹繁露还在不依不饶的,“我受伤了,我是真的受伤了。”

    时懿利落地拉开包,取出一大包零食,举起来晃晃。

    尹繁露瞬间投降:“好的,我原谅你了。”

    同排的祝墨和雷伊琳恨铁不成钢:“露姐,你的骨气呢!”说完,她们画风一转,“好歹要两包啊!”

    尹繁露撕开包装,很满足的模样:“做人嘛,要知足常乐。来。”她抛了几个给她们。

    第五排瞬间传来时懿另外两个舍友异口同声的:“露姐,我也要吃!”

    傅斯恬乍舌,轻轻笑出了声。她拉开书包,把薯片也掏了出来:“这个也给繁露吧。”

    时懿疑惑,傅斯恬解释:“我不吃,你感冒也不能吃。”

    一派真诚,好像给了她会很开心的模样。时懿成全,接过薯片,一并传给了尹繁露她们。回过头,傅斯恬还侧着身子看尹繁露她们分零食,梨涡深深,睫毛翘翘,是真的很开心。

    挺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有时候傻乎乎的。

    时懿唇角也有了些弧度。她从包里又取了两个装零食的盒子,打开留了几个,盒子传到后排分给大家。是防晕车的话梅糖和清凉糖。

    “吃吗?”她问傅斯恬。

    傅斯恬接过,客气地说了:“谢谢。”指尖不自觉地折着糖纸,她温吞问:“你吃早饭了吗?”

    时懿轻“嗯”一声,傅斯恬又问:“那药吃了吗?”

    时懿差点忘了,“现在。”她从口袋里取出药,倒在心里。

    “带热水了吗?傅斯恬问。

    时懿摇头,“矿泉水就好了。”

    “我带了。”傅斯恬急急忙忙地拉包,从里面取出了保温杯,一次性纸杯,递给时懿:“温水吃药比较好吧。”

    时懿愣住。

    傅斯恬以为她是在犹豫别的,旋开保温杯,真诚解释:“我没有对着水杯喝过的。”

    时懿摇头,她是在惊讶,“你东西带得好齐全。”她接过傅斯恬上的一次性纸杯和保温杯,“那谢谢了。”

    傅斯恬耳朵发烫,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带了一次性杯子,索性就当作没听懂,只回说:“别客气。”

    时懿一口咽下所有的药,喝完水,把保温杯递还给傅斯恬,不经意道:“你换水杯了?”印着兔子的那个旧水杯比这个水杯可爱。

    傅斯恬放水杯的动作一顿,带两个水杯来就更奇怪了吧?她支吾了一声“嗯”,悄悄地用把书包开的那条缝拢小了,生怕旧水杯一不小心让时懿瞥见了。

    耳朵越来越烫。

    时懿吃过药以后,有点犯困,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一次性纸杯用过后还没扔,时懿拿在上,无意识地用大拇指摩擦。

    傅斯恬偏头看着车窗,一眨不眨,连头发丝儿都冒着快乐。她耳朵里是同学们正青春的嬉闹声与唱歌声,眼睛里,是阳光下环城路明媚的蓝天和大海。

    她抬用偷偷拍下,拍下路过的好风景。

    和玻璃上,心上人最美的倒影。

    有皎白的海鸥掠过海面,在阳光下自由地飞翔。傅斯恬透过玻璃上时懿的倒影看。申城的太阳和记忆里一样的,好温暖啊。

    *

    半个小时后,大巴停在周虎山景区外。大家叽叽喳喳地下车,时懿等确认了所有人都下车后才下车。傅斯恬被时懿堵在内侧,自然而然地和她一起呆到了最后。

    下车后,时懿刚走两步,被几个拎物料的男生围住了说话。长长的水泥路旁,分散着一簇簇人群。站位的远近,几乎是人际关系的照妖镜,谁与谁关系要好,一目了然。傅斯恬鼓着勇气不动,站在时懿的两步之外,等着时懿。

    她怕自己表现得太明显,又怕自己表现得不够明显。

    像是和男生们讨论完了,时懿快步走到人群前,提高了些音量询问:“天气有点热,食材放久了可能会不新鲜。所以我们上山的时候节省点时间,有些地方就不去了,早点吃午饭,下午下山时再多逛逛,大家有意见吗?”

    傅斯恬站在原地,心生失落。她没有勇气再追过去。

    “都可以啦。”有人应。

    “对啊,走着呗。你们指哪儿我往哪走的。”一个叫侯从的男生爽朗道。

    “大山去不去呀?”不知道谁问了句,人群顿时都笑了。“侯从肯定最值钱。”

    是侯从的舍友。侯从笑骂了一声,追过去锁喉。大家笑疯了,开心地看起了戏。

    时懿眼底也有了几分笑。她静静地看他们闹完才发话:”好,那就这样,我们走吧。”说完,她走回傅斯恬身边:“走吧,你和我一起带路。”

    像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傅斯恬微微张唇,是半个惊喜的模样,但很快就压下了,也极其自然地应了声“好。”

    步伐四平八稳,心跳却跳出了六亲不认的波浪。傅斯恬走在时懿的身旁,和她偶尔对话两句,觉得连脚下踩的石板路都变的眉清目秀了起来。

    一路欢声笑语,吵吵闹闹,他们还是磨蹭到了十一点才到达山顶。餐厅是预定过的,傅斯恬进去报了号,服务员就领着他们一大队人马直奔室外烧烤区了。

    室外烧烤区是修出来的长条形栈道,前面视野空旷,正对着对面绿油油的草场。一阵风吹过,绿浪一波接一波地荡漾开来。

    “我靠,这地方挑得不错,享受。”有人惊叹。

    傅斯恬和时懿相视一笑。

    高一培他们开始给各个桌子分配食材了,大家都呼朋唤友占桌子了。

    “时懿,我们坐这一桌吧?”雷伊琳招呼着她们宿舍的人。

    时懿比了个”ok”过去,这次,傅斯恬没有犹豫,也自然地跟在她身后,坐到了她们同一桌。

    桌上除了时懿她们宿舍的人,还有别的宿舍的另外个人拼桌。服务员把炭火升起来,架子架好,大家就开始自助地放自己想吃的东西了。

    时懿因为感冒,不怎么吃烧烤,所以慢慢地,大家开吃了以后,她几乎是全面接了烧烤的工作。别桌不时就会响起“啊,焦了焦了,这个要焦了”的声音,时懿像很有经验,每个食材几乎都是烤到最恰好的模样就被送进了大家的餐盘。烤过轮后,傅斯恬大概看会了时懿翻动的频率,借口出去一下。

    十分钟,她回到烧烤区,还在栈道上走,就听见旁边桌的女生在搞怪地叫卖:“卖羊肉串啦,卖羊肉串啦,一串五块,串十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她走到时懿她们桌的前一桌,听见尹繁露开始逗时懿:“老板,你这卖羊肉串怎么不叫呀?”

    时懿横她一眼,不说话。傅斯恬弯唇,她发现她们宿舍的人都好喜欢逗时懿。

    雷伊琳帮腔:“老板,你也吆喝两声嘛。你说你羊肉串到底怎么卖的嘛。”

    时懿翻着的羊肉串,冷冷道:“你闭嘴。”

    雷伊琳和尹繁露委屈:“哎呀,你看,这卖羊肉串的还会凶人。”

    时懿突然提起一串羊肉串怼到雷伊琳面前。雷伊琳立刻喜笑颜开,百转千回地“哎呀,谢……”,“谢”字刚发出半个音节,时懿薄唇吐出几个字:“你看看,你像不像这羊肉串?”

    说完,她把羊肉串又放回了烤架上,用夹子重压一下,羊肉串发出一阵凄惨的“滋滋噼里啪啦”声。

    全桌愣了一秒,接着,发出一阵爆笑,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

    傅斯恬已经走到了时懿身旁,也被逗得忍俊不禁,都笑抖了。她怕汤洒了,把餐盘先靠了一点在桌上借力。

    最边上的尹繁露注意到了,笑得有点喘,但还是帮她把餐盘往里挪,问:“你拿的……什么呀?”

    时懿也抬头看了过来。

    傅斯恬撑着刚刚笑出的自然弧度,语气寻常地说:“给时懿的,咖喱盖饭。”,,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