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9章 第 19 章
    学长走开以后,傅斯恬想扶着时懿往石阶看台边上走,时懿拧眉,艰难开口:“我想去……卫生间。”她想吐。

    傅斯恬瞬间了然时懿的意思。她怕时懿忍得难受,心一急,直接旋开了一直握在上的保温杯,递到时懿眼前:“难受的话可以先吐在这里面,没关系的。”

    保温杯里还有热水,明显是傅斯恬常用的。时懿哪里好意思,摇了摇头,坚持要去卫生间。

    傅斯恬没办法,只好扶她过去。好在缓了一会儿,时懿似乎好点了,有力气让傅斯恬放开她,直起了腰,自己慢慢地移动。

    到了卫生间,傅斯恬怕时懿觉得尴尬,把纸巾递给时懿后,没有跟进去。她在外面站了两秒,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快速朝体育场入口处的自动售货跑去。

    等她攥着一瓶矿泉水跑回来时,时懿已经出来了一小会儿,正准备从卫生间旁边的出口去到室外。

    “时懿。”傅斯恬跑得更急了。

    时懿停住脚步,侧头看见她时,脸上有明显的惊讶:“我以为你先走了。”

    傅斯恬拧开瓶盖,把水递给时懿,微张着唇喘息:“我去给你买水了。”她看时懿眼角染着一点红,应该是吐得难受的,沉了眉眼关心:“好点了吗?”

    时懿怔怔地看了两秒水,伸接过,应傅斯恬:“没事,好多了。”声音低哑,却仿佛比平日轻柔了许多,“一会儿我把钱转给你。”

    傅斯恬舒展眉眼:“不用啦。”顿了顿,她小小声说:“我还欠你一顿饭呢。”

    时懿勾唇,低头抿了一口,也没坚持。“走吧,我们出去。”她担心要轮到傅斯恬了。

    出去后,第二组果然已经快结束了。操场上人少了许多,第一组体测完的人都已经先回去了。

    简鹿和一直没走,看见时懿和傅斯恬出来,从石阶上站起,小跑到她们面前:“到处找不到你们。”她关心时懿:“好点了吗?”

    时懿点头,简鹿和松了口气,埋汰她:“让你不听话,现在舒服了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时懿懒洋洋地应她:“知道了,简奶奶。”

    “去你的。”简鹿和嗔笑。

    傅斯恬目不转睛地看着时懿,感觉又看到了那日照片上被朋友们涂满了奶油的女孩了。

    简鹿和嘲笑完时懿,转头提醒傅斯恬:“刚刚张清雨好像在找你,就剩两组了,你快去准备一下吧,时懿这里有我呢。”

    傅斯恬下意识地看时懿。

    时懿朝她颔首:“我没事了,你快去吧。刚刚谢谢你了。”

    再正常不过的语气,很客气,也很礼貌,傅斯恬却隐隐地失落。她“嗯”了一声,轻声道:“好,那我先过去了。”

    她转过身,若无其事地要朝前走去,时懿忽然叫住她:“等等。”

    傅斯恬回头,时懿朝着她走来,把水杯从她取走,“我帮你拿着吧。”

    傅斯恬睫毛快速颤动两下,笑意自眼底漫出,整颗心都要飞起来了。时懿这是要等她的意思吗?

    “会不会太麻烦了?”

    时懿露出极浅的笑,目光投向起跑线那边,示意她:“你再不过去排队,会比较麻烦。”

    吓唬人!但傅斯恬抿着唇笑,根本没有反驳的想法。她说了声“那谢谢你了”,开开心心地跑走了。

    简鹿和站到时懿身旁,打量着时懿印有卡通兔子的水杯,感慨道:“你同学这杯子还挺可爱的。”

    时懿用大拇指摩挲兔子的耳朵,想到傅斯恬刚刚要献祭它的“壮举”,低声道:“嗯。”

    人也挺可爱的。

    “你真的还好吗?我看你脸色还是不太对啊。”简鹿和不放心。

    时懿妥协了:“下课了,我去医院看看。”

    简鹿和舒坦:“这才对嘛。”她看向跑道上才刚刚开始跑的第组同学,提议说:“她跑完还要一会儿,我们去旁边坐会儿吧?”

    时懿摇头,“你去吧。”

    “啊?”

    “我去接她。”时懿握着水杯,朝终点走去。

    *

    当天傍晚,傅斯恬在食堂吃饭,心神不宁。下午下课后,她第一次和时懿、简鹿和一起回宿舍。路上简鹿和提到了一会儿时懿要去医院,傅斯恬试探性地问“一个人吗?”,时懿还没说话,简鹿和就表示,“我陪她去。”

    傅斯恬把同样的话咽回肚子里了。比起自己,时懿一定更愿意选择简鹿和的。

    她心里是有数的。

    但她心里又好像不是很有数。她知道隔久一点,至少等到晚上再问时懿“看过医生后怎么样了”更合适。既不显得突兀,又能显得挺有心。

    道理她都懂。只是,天还没黑,她刚走出食堂门口,“突兀的”消息还是发出去了:“时懿,你看过医生了吗?”

    幸好,时懿回得挺快的,“刚看完。普通感冒,打了针,吃几天药就好。”

    还打针了啊,那是不是挺严重的。傅斯恬心情沉了下去,指头的动作动动停停,关心的情绪像满到要溢出,对话框里最后留下的却只有:“那你多喝水,好好休息。”她突然发现自己嘴巴好笨。

    时懿回她:“嗯。”

    傅斯恬又问:“那明天的班级出游你还去吗?”她们最后定在这周六九点出发去周虎山。

    “去。”

    傅斯恬大拇指摩挲着食指指节,到底把失了分寸的关心说了:“爬山挺累的,烧烤你吃药的话,也要忌口的吧。”弦外之音,她相信时懿听得懂。

    时懿坚持:“没事的。”停了几秒,她又说:“我不放心。”

    未尽之意,傅斯恬也听懂了。她是团支书,她带着大家出去玩,也意味着,她要对带出去的每一个人负责。

    她没有立场再劝了,只好干巴巴地说:“那你今晚,早点休息。”

    时懿答应:“好。”

    对话结束了,傅斯恬锁了屏幕,情绪却还沉在里面。本该往图书馆去的,走了几步,她却拐了方向,进了食堂隔壁的学生活动心。

    她不知道时懿需不需要,可她还是预支了两天的餐费,买了一个新的保温杯。路过零食区时,她想了想,又破例买了一包奢侈的薯片。

    第二天早上,宿舍除了周娜,都没睡懒觉。罗茜临时有事回家了,程佳珞和张潞潞还在洗脸刷牙时,傅斯恬就已经把出游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她先给新的保温杯接了一杯热水,然后才用旧的保温杯再接一杯,两杯都放进书包里。

    宋楚原要去上古筝课,正准备泡燕麦,看到傅斯恬的动作,奇怪道:“你不嫌重呀。”

    傅斯恬笑着摇了摇头,拉好拉链,坐在椅子上等张潞潞一起去吃早饭。

    张潞潞站在阳台挤洗面奶,突然支了一声:“恬恬,不然你先去吃早饭吧。我还不知道要有多久呢,就不去食堂了,一会儿和珞珞一起直接过去。”

    傅斯恬愣住,转头看张潞潞。张潞潞背对着她,洗面奶抹了满脸,看不见表情。傅斯恬咬了咬唇,露出笑,淡淡道:“好,那我先走了。”

    她背起书包,若无其事地出门了。

    薯片还在书包里装着,傅斯恬想,没事,除了潞潞爱吃,其他人也会喜欢的吧。

    吃过早饭后,她去到学院门口的集合点。集合点已经零零散散地站着一些人了,时懿已经到了,在和身边人的说话。她今天穿了学院风的牛角扣大衣,有点御又有点甜,看上去精神挺好的模样。

    傅斯恬放心了些,一个人在不远处的矮树旁站着,低头浏览chnadaly的新闻。时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身边,递给了她一张名单:“高一培、林旭、王广涛他们男生负责把食材拎到山上,我们剩下的五个班委每个人负责几个人,路上多留意点,不让任何一个人掉队。你负责这几个人,可以吗?”

    声音比起往常还是有些哑。傅斯恬捏着名单扫一眼,应她:“好。”

    时懿抬脚要走,傅斯恬忍不住关心:“你今天好点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声音低的问题,时懿的回话似乎柔和了些:“好多了。”

    大巴车从校门口开进来了,停在学院大门的斜对面。等待的人群躁动了起来,“是不是这辆车啊?”

    时懿扭头看,应了声“我过去看看”,和傅斯恬说:“我先过去了。”

    傅斯恬点头,时懿转身走两步,又侧身说:“你也过去吧。”

    傅斯恬以为时懿是让她过去等着一起点名,收了就乖巧跟上了。两人到了大巴前,司打开车门,时懿上车确认,傅斯恬在车下等。

    确认是这辆车,确认好了具体路线和事宜,时懿下车。她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朝对面挥了挥,示意大家过来。

    “到了的人,先上车吧。”时懿淡淡地说。

    傅斯恬问:“不先点名吗?”

    时懿说:“上车时点。”说完,她拿着在名单上勾了一下,薄唇轻启,念道:“215,傅斯恬。”

    傅斯恬反应不过来,看向时懿。

    时懿对着开启的车门,抬了抬下巴,勾出一个很淡的笑。,,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