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17、第 17 章
    浦顺大道在西达区,离她父亲家很远,时懿自上了小学后,几乎不再涉足过这片区域了。印象第次也是最后次来浦顺东路,就是当年江存曦受伤后,请假多天,她向母亲要了地址,让司送她过去探望。可她去迟了,老旧的筒子楼里已经人去楼空了。声招呼没打,那个小女孩就在护着她,挨了顿打后,消失在了人海里。

    很多年里,时懿偶尔在路上遇见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时,都会想起她。不知道她唇上的破口会留疤吗?有没有不再受欺负,很好地长大了。

    傅斯恬注视着车窗外的张侧脸,也有很漂亮的唇形和唇珠。时懿明显觉得,傅斯恬的情绪沉了下去。

    也是巧合吗?时懿心念微动。

    “这里变化很大,很多老房子都拆了。”时懿开口。

    傅斯恬心不在焉,闷闷地应了声:“是啊。”

    时懿心跳,压着情绪,尽量平常地问:“你知道?你以前来过?”

    傅斯恬刚刚想回答,绿灯亮了,后面的车着急地按了喇叭催促。时懿回神开车,傅斯恬也抽离出了情绪。

    “是不是快到了?”傅斯恬升上车窗,盯着导航上弯弯曲曲的线条问。

    “嗯,再过十分钟。”

    傅斯恬拿起,像是在记录的样子:“我们大概点出发的,现在点二十分,那车程差不多是十分钟。”

    “嗯。”时懿大拇指摩挲着方向盘,不动声色地用余光打量傅斯恬。

    傅斯恬注视着前方的道路,又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了。

    时懿眉头蹙起。她不姓江,她妈妈也不姓江。理智告诉时懿,不可能的。

    算了。她加了点油门,专心开车。

    比预计的提早两分钟,时懿的车驶进了周虎山景区的停车场。因为来得早,停车场没什么车,时懿很轻松地就把车停好了。下了车,收费的工作人员悠哉地朝她们走来。

    时懿边走边打开包,刚从取出钱夹,傅斯恬就快她步递了张五块钱给收费员,“我有零钱。”

    时懿愣住。收费员没说话,收了钱把票撕给傅斯恬,掉头走回去了。

    “我也有零钱。”时懿从钱夹里取出五块钱,递给傅斯恬。

    傅斯恬笑了笑没接,转移话题道:“突然想起来,你带水了吗?”

    时懿明了了她的意思,把钱放回了钱夹。“带了,你带了吗?”

    “我也带了。”

    两人朝着景区入口走去,有搭没搭地说着话。

    周虎上并不是申城的热门景区,现在也不是旅游的旺季,路走来,路上都没什么人。正式进了景区,就看见条水泥大道绕着山体盘旋向上,入口处,块大路标醒目地立着,是整个景区的地图。

    时懿用拍了照,准备顺着地图上指示的路线,把重要的景点都走遍,以便到时候规划上山路线。

    她们决定上去的时候先把西边的景点走遍,回头下来的时候,再走东边的景点。

    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平面图到底和实际走起来不样,特别是上行段路后,水泥大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碎石铺成的石板小路,弯弯绕绕,曲曲折折,没走多久,时懿被绕晕了。

    有的景点要特意走小路才能进去。经常朝着西边的某个景点走去,走到了半,突然发现,她们不只走漏了,而且还走歪了,直窜到了东边的景点。

    几次过后,时懿对自己的方向感失去了信心。

    傅斯恬倒是不在意,边在上拍照做记,边安慰时懿:“没关系,都要走的,现在走过的,等下不走就好了,没走的,等下可以补走。”

    时懿应她“嗯”,眉头却没舒展,心里还是有些纠结。

    傅斯恬看出来了。下次,时懿调出地图看路线时,她便也收了记,凑上去和时懿起看,默默把图上的路线和脚下的路对应起来。

    之后,再有路过拐进景点的山道小路,傅斯恬总能及时地提醒时懿。几次下来,时懿对傅斯恬的方向感有数了,默契地和她调换了工作内容——她做记,傅斯恬带路。

    路停停看看,她们终于在十点走到了周虎山山顶。山顶最高处是寺庙,下点,是块很大的休闲娱乐区。娱乐区内,左边是几家饭店在葱郁的树木间犹抱琵琶半遮面,右边是个广阔的大型草场,场内可以自由出入,但不可烧烤,如果要滑草、射箭、攀岩、蹦极等,需要另外收费。

    傅斯恬站在草场外的高处看着草场内正在滑行的人们,神色间带着新奇。

    时懿想说“进去体验下吧”,傅斯恬先转过了头,问她道:“我们问问几个项目的价格吧,到时候如果大家有兴,也可以过来体验下?”

    时懿同意,转身朝售票口处找去,傅斯恬跟在她的后面。售票窗掩在不远处的棵大树下,树前立着个立牌,上面写着各个项目的具体收费。

    时懿想走近点拍照,刚刚在立牌前站定,立牌后面的树丛突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只有着绿色眼眸的黑猫从树丛里冒了出来,朝时懿龇牙咧嘴叫了声:“喵”

    时懿大惊失色,连退了好几步,差点踩到傅斯恬。

    傅斯恬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扶住时懿,本能地往前跨了步挡在时懿身前,如临大敌。

    黑猫看着她们俩人,又叫了声:“喵”

    傅斯恬:“……”

    黑猫像打了个哈欠,甩尾巴,又窜回树丛里了。

    傅斯恬放松了下来,回过头问时懿:“你怕猫呀?”语气里闪烁着惊奇。

    “不是。”时懿声音平静得僵硬,强调道:“是怕黑猫。”

    那不还是怕猫吗?傅斯恬看着现在面无表情的时懿,回想到刚刚那个面对着只小猫咪被吓到惊慌失措的小可怜,忽然就被戳萌点,笑意怎么都藏不住了。

    太明显了!时懿眯起眼睛,用眼神静静地锁定傅斯恬。

    傅斯恬接受到了信号,努力地控制住嘴角的肌肉,眼神却完全藏不住。时懿恼羞成怒的样子是这样的啊。

    太可爱了吧。

    时懿眼底浮过羞赧,错开眼,刻意忽略这个插曲,再次抬脚往前,要去拍价目表。

    傅斯恬拉住她的臂,柔声道:“我去拍吧。”她怕猫忽然又窜出来。

    时懿想到那绿莹莹的眸子,汗毛竖起,身体比思想更快步地停住了。

    傅斯恬笑又要压不住了,怕时懿发觉,她连忙低头,快步朝前。拍完价目表,她还特意去窗口问有没有团购票,几人起,具体优惠多少。

    之后去左边饭店家家问是否提供烧烤场地和器具、是否提供食材,提供食材是什么价位,不提供食材是什么什么价位,食材能不能让她们先看看等等,都是傅斯恬在前头探路,并且主动把和店家沟通的事都接下了。

    又家饭店探询完毕,傅斯恬和时懿站在山道旁,盯着上的信息货比家。

    “第家的价格最贵,但环境是最好,能俯瞰全市;第二家价格适,卫生还行,但是不提供自带食材。第家价格比第二家贵点,卫生环境差不多,但可以单独提供场地和器具,食材自带。第四家价格最便宜,可以自带食材,而且还附送个自助厨房,但是整个就餐都在室内,卫生环境比较简陋。”傅斯恬作出总结。

    “你觉得哪个更适合?”时懿问。

    傅斯恬略思索,回答说:“第家吧。我们带这么多人出来,卫生安全还是很重要的。第二家虽然价格好点,但我看了他的食材,觉得不是很新鲜。还是我们自己带过去放心。你觉得呢?”

    时懿点头:“我也这么认为。”她看着傅斯恬,眼里闪过不自知的欣赏。

    她发现傅斯恬在认真做起事时,是个很细致、很可靠的人,而且意外的,很大方、不怕生,与她平时极易害羞的模样大不相同。

    “那如果来天虎山,我们就定这家了?我留了他们电话,等确定了就打电话过来预定?”

    时懿说:“好。”

    时近午,两人连续走了快两小时的上坡路,虽不至于疲惫,但到底也有些脚酸了。时懿看见,傅斯恬鬓边的细发,已经湿濡了。

    “要不要就在这里吃个午饭?”时懿忽然问。“第家除了烧烤,也有提供普通的套餐和面食。”最重要的是,可以休息会儿。

    傅斯恬微怔,随即答应道:“可以呀。”她以为时懿是饿了。她懊悔,她早上都忘了问时懿吃早餐了吗。

    “那走吧。”时懿在前头带路。

    再次走进温度适宜的室内,解放了双脚,两人都舒服地在心底叹息了声。等翻阅了菜单价目表,傅斯恬更是长舒了口气。还好,还算在她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时懿招来服务生,要了份简单的叉烧饭和份汤,傅斯恬只要了套餐,没有要汤。

    店内客流量不大,只有两桌有客。不用赶时间,时懿便半是进食,半是休息,吃得慢悠悠的。傅斯恬见状,也自觉放慢了速度。

    快吃完时,时懿借口去洗间,拐到前台,把账单结了。收银台和她们的座位只隔着个玻璃的装饰屏风,等收银员找零时,时懿不经意地扭头,看见傅斯恬弯下腰,捏了捏右脚的鞋后跟。

    时懿若有所思,收银员提醒:“您好,您的零钱,十五块。”时懿收下钱,去往洗间。

    回到座位的时候,傅斯恬已经在擦嘴了。时懿问:“吃好了?”

    傅斯恬点头,时懿便推了椅子进去,“那我们走吧?”

    “好。”傅斯恬起身,自然地要往收银台走去。

    时懿叫住她:“我已经付过了。”

    傅斯恬微愣,随即很快反应道:“那我回去转给你。”

    时懿秀眉轻挑,不容置疑道:“我挑的地方,当然要我请客了。”她拉开餐厅的玻璃门,站着等傅斯恬先出去。

    傅斯恬蹙了蹙眉,张口要推辞,时懿波澜不惊地补充:“下次,你可以请回来。”

    下次!这是个太美好的词了。明明这预示着她有可能荷包大出血,傅斯恬却还是欢喜得不得了。她被说服了,唇扬了起来,和时懿商量:“那这算我欠你顿饭,好不好?”

    时懿极浅地勾了下唇,算是默许了。傅斯恬不纠结这事了,乖巧地顺着她拉开的门往餐厅外走。

    时懿刻意落后了傅斯恬几步,跟在傅斯恬的身后。走出小段路,时懿忽然拉住傅斯恬背后的挎包链带,问:“你鞋子是不是有点磨脚?”

    “啊?”傅斯恬惊讶的表情和不自觉动右脚的动作出卖了她的答案。

    时懿松开,叮嘱:“你在这等我下。”说着,她背过身往回走,大步流星地朝着刚刚离开的餐厅方向去了。

    “时懿……”傅斯恬有些反应不过来。

    很快,时懿回来了。她步子大,走过小道,仿佛带过了阵风。沿途的枝叶发出细微的摆动声,像被放大在了这静谧的午后,放大在了傅斯恬的耳。

    分不清是风动,还是心动。

    傅斯恬心里升起隐隐的预感,心砰砰直跳。

    终于,时懿在她身前站定,眉目清冷,略有些喘,却很温和地发声:“给你。”

    她摊开,几片窄长的创可贴静静地躺在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