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15、第 15 章
    周日晚上,傅斯恬有图书馆例行的勤工俭学工作。21点0分,图书馆闭馆,傅斯恬和值班的同学起把所负责的楼层的桌椅、书籍、书架都规整完毕后,赶在十点前回到了宿舍。

    宿舍里大家都在,张潞潞、宋楚原、周娜在床上玩,程佳珞和罗茜在书桌前用电脑。傅斯恬问过没有人排着洗澡后,抱着盆和衣物进浴室了。二十分钟后,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发现罗茜和程佳珞都上床了,宿舍靠程佳珞床那个方向的灯管也熄掉了。

    程佳珞床帘里没有光透出来,像是睡了。

    傅斯恬放轻了动作,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到了阳台,回到书桌前,握着电吹风犹豫。

    还是不要吵到她了吧。傅斯恬放下电吹风,爬上床拔下了床上用的电插板,去到了最靠近走廊的卫生间插上,而后拿着插座板,拉着线,开了宿舍门往斜对面的楼梯间走。

    她刚刚把电插板在楼梯间的地面上放好,准备回宿舍拿电吹风,站起身,时懿正好拿着几张表格纸,从14楼的楼梯上走下来。

    她穿着烟灰色的宽松毛衣,黑色的长裙,乌发垂顺,整个人冷艳干净,已经丝毫找不到周五那日照片上亲切狼狈的痕迹了。

    看到对方,两人都是愣。

    “你回来了啊。”傅斯恬下意识地说出了口。出口后她就惊觉不妥,可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果然,时懿问:“你找我?”

    傅斯恬连忙补救说:“没有,我……我就是听舍友说你们宿舍周末都出去玩了。”

    “嗯。”时懿没有否认,她的注意力集在地面上明显是傅斯恬刚放下的电插板上,奇怪道:“你在做什么?”

    傅斯恬不自觉攥自己的发尾,刚要回答,感受到湿湿的触感,突然反应到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不整齐。她脸下子热了起来,局促道:“我想吹头发,但宿舍有舍友睡了,我怕吵到她,就想把电接出来,在楼梯间里吹。”

    时懿抬扫了眼腕表,眉头蹙了起来。

    傅斯恬不安道:“是很奇怪吗?在这里吹。”

    时懿看着她泛红的耳朵,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是很奇怪。”

    傅斯恬眼睫耷拉,还没来得及说话,时懿就拢裙摆,蹲下|身子,把地面上的电插板捡起递给她说:“去我宿舍吹吧。”

    傅斯恬微怔,咬着下唇克制自己的惊喜。她接过电插板,懂事问:“会不会吵到你舍友?”

    时懿否认:“不会,她们睡得都晚。”

    十月的晚上已经有点凉了,傅斯恬只穿着件单薄的睡衣站在窗户进风口旁。时懿拉开楼梯间的门,带得傅斯恬跟着往走廊里走。

    “披件衣服再过来吧。”路过11门口时,时懿淡淡地说了句。

    傅斯恬颊边的梨涡再也藏不住了。她用轻压心脏处,告诫自己那颗又开始花枝乱颤的心安份点。

    她进宿舍放下电插板,特意梳了个头,才听话地披了件外套,拿着电吹风去到了115宿舍。

    115的门虚掩着,傅斯恬敲了敲门,听到时懿应她句“进来”才推门进去。

    室内灯光明亮,入目第眼的是间过道上正在做卷腹运动的尹繁露。看见傅斯恬进来,尹繁露动作不停,却依旧不忘和她打招呼:“哟……恬恬……晚上……好啊……”像是要断气了,说完她就瘫在瑜伽垫上动不动了。

    傅斯恬目露惊叹,呆呆地看了两秒才回:“晚上好。”

    下铺有张床的床帘还没拉上,雷伊琳在敷面膜,听到尹繁露的声音,看到傅斯恬的表情,被戳笑点,两只压着两颊的肌肉,艰难吐字道:”要死,你们别逗我笑啊,我现在不能笑。”话音刚落,她的面膜就笑歪了。

    “啊,你们打个大坏蛋!逗我笑,陪我面膜。”

    傅斯恬本来不想笑的,看她面膜歪得不成样子,忍不住就被她逗得嘴角上扬。但雷伊琳说不准笑,她就很努力地想憋住。

    时懿正坐在书桌前整理材料,瞄了傅斯恬眼,“不用在意伊琳,是她自己笑点低。”她把旁边桌子的椅子朝傅斯恬方向拉开半,示意傅斯恬过来坐。

    “时懿,你这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吗?”雷伊琳哀怨。

    时懿无动于衷,“面膜要干了。”她对着空气说了声:“祝墨,借你座位和插座用下。”

    上铺传来满不在意的声音:“你用呗。”

    傅斯恬小心地绕着尹繁露的瑜伽垫走,尹繁露缓过来了,又是平时在外温柔大姐姐的模样了:“没关系,随便踩吧,我等会儿也要擦的。”

    傅斯恬哪里好意思,还是踮着脚绕到了时懿的身旁坐下。

    时懿朝着桌上插座抬了抬下巴,“你吹吧。”

    傅斯恬“嗯”了声,连接了插座,拘谨地坐下身子开始吹头发。

    电吹风响起隆隆隆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显得十分突兀,傅斯恬秒关上,不好意思地再次和尹繁露、雷伊琳确认:“会不会吵到你们呀?”

    雷伊琳下床扔面膜,好笑道:“多大事啊,你这么客气干什么?”

    尹繁露又开始运动了,再次用着她那要断气的声音说话:“是啊……吹个……头发……而已,又不是……蹦迪,而且,现在时间……还……”

    上半身怎么抬都抬不起来了,口气上不来,尹繁露的声音逐渐变形。

    时懿听不下去了,“做你运动吧,别说话了。”

    尹繁露不死心强撑,发出被命运扼住喉咙的声音,比电吹风噪音百倍。傅斯恬再次打开电吹风,终于不遮不藏地笑了出来。

    软软的,很让人怜爱。

    时懿整理资料的指顿了顿,复又动了起来,用回形针把资料固定好,“斯恬。”

    傅斯恬撩头发的动作停住,下意识地又把电吹风关了。

    印象,这还是时懿第次叫她名字。淡淡地,泠泠如清泉。幻想成了真,傅斯恬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名字,真的可以被叫得这么让人心动。

    时懿说:“斯恬,有时候适度范围内,不必太迁就别人。”

    声音不是很大声,听不出什么情绪,却个字个字重重地落在傅斯恬的心上。她看着时懿,觉得眼前的这张清冷的脸,恍惚又和小时候时懿那张稚嫩的脸重合了起来。

    时懿说完话,像无事发生过样,把资料放进件夹,去阳台洗了。

    傅斯恬再次打开电吹风,心绪在隆隆声起起伏伏。

    五分钟后,傅斯恬头发吹得半干了。她看时间也不早了,有分寸地关了电吹风,起身告辞道:“我吹好啦,回去了,谢谢你们啊。”

    时懿在用电脑,略颔首。尹繁露在收瑜伽垫,热情邀请:“有时间欢迎常来串门呀。”

    傅斯恬最后偷偷看眼时懿,笑着应下了。

    回到宿舍,还没断电,宿舍的灯还是亮着那盏,往常都是最后傅斯恬在断电前问问“那我关灯啦?”,得到肯定回复后关了灯再爬上床的。但今天刷完牙要张口问时,她脑海里浮过懿刚刚说的那句话。

    不用太迁就别人。

    踌躇两秒,算了,举之劳而已。不关灯的话,由着灯到断电时自动熄灭,明早六点来电时,灯自动亮起,大家都要被亮得难受。

    傅斯恬还是多走了几步路,关了那盏灯,摸黑上床。

    入睡前,她习惯性检查消息和闹钟,突然发现组织委员尹繁露在班委群发布了上次班会时提到的关于班级出游的安排。

    她说包车已经由团支书时懿联系好了,是她朋友介绍的,专业客运,友情半价,地点随意,时间也很自由。现在要分配的任务是以下几点:

    1、出游的吃食,班上同学投票的结果是烧烤,到时候需要几个班委提前去采购食材。

    2、地点大家属意的有两个,个是山上,个是海边,需要有两个人踩点,确定下是否适合,是否安全。

    、踩完点确定了地点,需要有两个班委连同踩点的人起策划整个出游的流程和注意事项。

    4、需要有个同学负责出游时的拍摄和出游后的记录……

    条条,尹繁露安排的井井有序。

    所有任务,大家自由选择。

    显而易见,踩点是个比较辛苦的活儿。不仅两个地点离学校远,来回麻烦,而且踩完点还要做策划,出完力还要出脑。时懿作为团支书,很配合尹繁露的工作,第个回应尹繁露,并且主动揽下了踩点这个的活儿。

    时懿回复完,班长高培就马上跟着回复“那我和时懿起去踩点吧?”

    傅斯恬心闷了下。

    后面其他班委的回复跟了上来,大家都自觉地选择了其他项目。

    时懿在高培回复后没有再发言过了。

    傅斯恬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不在意这件事。她想到时懿当初对自己和张潞潞谈论高培和她绯闻时的态度,心横,@了时懿:“时懿,我和你起去踩点吧。”

    紧接着,她又发:“啊,我没看到上面的记录,班长已经选了啊。”但却没有表示要选什么新的任务。

    发完傅斯恬就把覆在被子上,又想看时懿有没有回应又不敢看。脸颊烫得不行。

    震动了下。

    傅斯恬的心跟着起发颤。她火速翻起,屏幕还亮着,停留在群聊的界面。聊天记录里,最新条是时懿发的:“好,那踩点就由我和斯恬起去吧。”

    傅斯恬心花怒放,退出窗口查看刚刚那条震动的消息。

    是时懿私聊她:“这周六可以吗?”

    “可以。”傅斯恬连忙回。

    时懿说:“好,那具体的我们周内再说。”

    “好。”傅斯恬发完,心情还在激荡。咬了咬唇,鼓作气,她把多余的关心说出了口:“那你忙完了早点睡吧,晚安。”

    时懿回她:“嗯,晚安。”

    傅斯恬盯着那个“晚安”看了遍又遍,加入收藏,转身搂过兔子,埋头蹭蹭,乐不可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