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14、第 14 章
    但凡有些社交意识的人都知道,多数情况下,诸如“下次起吧”、“下次再聊”这样的话,都只是当时情境下的种客套。

    傅斯恬也样没敢把时懿的那句“下节课我教你”当真。

    周五下午又是两节体育课。傅斯恬恢复了和时懿的正常社交,在上课前见到时懿和简鹿和并肩走来时,她装作自然地朝时懿笑了笑,时懿也朝她笑了笑。

    这样就够了。傅斯恬告诫自己。

    两圈慢跑后,大家进室内跑道自由练习,值日生去器材室借排球。两人组,排球的数量完全足够,但大家为了拿颗好打点的球,都争先恐后地涌过去了。傅斯恬站在人群外,耐心地等大家都挑完了才拿。

    她的搭档张清雨高学过排球,对这学期要考的自垫完全不担心,体育老师走,她也跟着脚下抹油。“好热啊,我受不了了,只有空调能救我了。我先回去了,老师要是突击点名,你给我发个消息。”

    傅斯恬点点头,个人在跑道内练习自垫。

    自垫到底乏味,有搭档的同学们练习小半节课的自垫后,都渐渐改成对垫了。她们拉开距离,你来我往地打起了球。开始,傅斯恬左边跑道两个人对打起来了,傅斯恬往右边动了动,接着,右边跑道也来了两个人,打着打着朝傅斯恬靠近了,傅斯恬自觉妨碍人家,就退到了跑道外的楼梯下,没想到,没会儿,楼梯下也来了两个人拉开了阵仗。

    傅斯恬退到角落,抱着球,往右边正在上健美操课的方向看,试图找下个落脚的地方。

    个阴影落了下来,随即,她上轻,排球被拿走了。傅斯恬诧异,回头看向来人。

    时懿正站在她步之遥的地方,捏着她的球,本正经地问:“怎么躲在这里?”

    傅斯恬眨巴眼睛:“啊?”

    “不是说,这节课教你垫球吗?”

    傅斯恬错愕,那不是客套话吗?“还……还没来得及过去找你。”她睁眼说瞎话。

    时懿上下打量她眼,不置可否。

    傅斯恬有种被看穿了的局促感,嗫嚅道:“正准备过去呢。”

    时懿微微勾唇,跳过这个话题了。她把软排球还给傅斯恬:“这个球不好打,用它练习,事倍功半。”

    傅斯恬也知道这个球不好,可能是使用寿命快到了,整个球软软的,外面的皮皱巴巴的,像随时要破了样。“那我下次拿个好点的。”

    “总是最后个,是拿不到好球的。”时懿不轻不重地说了句。

    傅斯恬下子耳朵发烫,有种没做作业被班主任抓现行的感觉。

    “你在这里等我下。”时懿说着转身走了。

    傅斯恬目送着她离开,看见她到了跑道的入口处找简鹿和,她们说了两句话,简鹿和把在垫的排球交给了时懿,自己坐到边休息去了。

    时懿抱着崭新的球回来,再次把球递给傅斯恬。

    这个排球蓝白黄相间,明显长得和器材室里借出来的橙色排球不样。

    “你自己带过来的吗?”傅斯恬问。

    “嗯,我和鹿和,就是我搭档起买的。”

    “那……那你把球拿过来了,她没事吗?”傅斯恬双触摸着结实的球面,心里有点酸,又有点甜。

    “没事。”时懿漫不经心地回答。她抬了抬下巴,示意傅斯恬:“你垫个球给我看看。”

    傅斯恬听话地照做。她把球抛高,双向上交握,探出身子努力地去接球,勉强接了个,第四个就掉地上了。

    时懿微微蹙眉,点破道:“你球抛得太高了,接球的姿势也不对。”她伸出覆在傅斯恬交握着的双上,认真地帮傅斯恬调整动作。

    指腹柔软微热,傅斯恬心跳漏了拍。

    “臂要伸直,接球的时候,不要那么僵硬,身子也不要乱动,用腕的这个部分来接。”她在傅斯恬掌和腕的交接处画圈圈。

    痒痒的,傅斯恬呼吸不自觉变缓。还来不及多感受,时懿放开了她的,提醒道:“你看我演示遍,注意我臂动作和腕动作的感觉。”

    傅斯恬收回心思,乖巧点头。

    时懿抛起球,上半身几乎都没动,臂轻轻抬,球就像被线牵着样落回了她的腕上,下下,轻轻松松,球要落回她上,仿佛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

    傅斯恬的视线,从时懿的臂上,不由自主地滑向了时懿仰起的脸庞上。有颗小汗珠从时懿的下巴滑落,路湿润过时懿瓷白细腻的天鹅颈。

    傅斯恬喉咙动了动,呼吸不由地变得更缓了。

    时懿示范完,把球递给傅斯恬,让傅斯恬练习给她看。傅斯恬边练习,时懿边帮她调整,往复循环。

    等能连续垫个球的时候,傅斯恬捡完球跑回来准备和时懿分享喜悦,目视着时懿所站的位置,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她好像又站回了她最开始让出的位置了。

    她跑回时懿身边,雀跃地说:“我连续垫了个了!”像个讨夸的小朋友。

    她上可没有小红花。时懿好笑,只口头表扬道:“嗯,再接再厉。”

    第节下课铃响了,第二节上课铃也响了,傅斯恬休息间隙,看见了远处简鹿和玩的身影,升起了不好意思。

    “谢谢你陪我练了这么久。你要不要回去和你搭档练会儿?她没有球,会不会无聊呀。”

    时懿转过头看了眼简鹿和。

    傅斯恬把球递给时懿,时懿接过了,“你搭档呢?”

    “她排球挺好的,不需要练习,点了名就回去了。”

    “经常吗?”

    “嗯。”

    “你可以重新找个人搭档的。”

    傅斯恬脑海里闪过瞬的念头,那可以找你吗?但想到每节课都和时懿形影不离的简鹿和就知道是不可能的。她摇了摇头说:“大家都找好搭档了,重新找,就会拆散别人的组合,张清雨也要重新找搭档,对她们都挺不好的。”

    时懿愣了愣,想说什么,最后却没说出口,“那我先过去了。”

    她转过身,顿了顿,又回过头说:“下节课,也可以找我。”

    傅斯恬眼睛亮亮的,嘴角弯,带出个很甜软的笑。

    时懿收回视线,面无表情地走了段路,突然觉得自己心情好像挺好的。

    *

    有了时懿的再次许可,傅斯恬壮着胆子,拿捏着分寸,隔周向时懿请教次排球。时懿说到做到,每次都很认真地指导她,对垫的时候,就算满场跑地捡球,也没有露出过点不耐烦的神色。

    这样过了几周,时间到了十月旬,时懿的生日。

    傅斯恬忖度着,时懿教了自己好几次排球,就算是感谢,她守着零点说声生日快乐,第二天买个小蛋糕、送个小礼物过去,也不算过分突兀吧?

    她想了好久送什么礼物,最后被精品店里的羊毛毡掳获了。她挑了时懿的生肖,买了两套可可爱爱的小狗羊毛毡,熬了好几个通宵,扎破了好几根指,总算扎出了两个还算满意的成品。

    她给两只小狗穿上钥匙扣,精心包装好,摆在枕头旁,只待送出。

    时懿生日当天是周六,周五晚上,宿舍十点熄灯后,傅斯恬没有躺下,而是坐在床上,握着,度秒如年。

    她在等零点,想做第个给时懿送祝福的人。

    好不容易捱到二十点五十五分,班群里的忽然跳出个消息:“祝我们女神10ee同学生日快乐,[撒花][撒花]”。

    傅斯恬还没反应过来,这条消息就开始刷频了,个个夜猫子同学都开始复制祝福了。

    功亏篑,傅斯恬欲哭无泪。

    可是明明还没到十二点,大家着什么急啊。

    傅斯恬耷拉着脑袋,还是等到了跳过零点的第瞬间,准时准点地单独给时懿发去了:“生日快乐。”

    时懿没有回她,傅斯恬等待,打开了班群,这才发现班群里时懿的舍友尹繁露发了条消息:“10ee让我代她和大家说声谢谢,她现在被我们糊住了双眼,满身都是蛋糕,打不了字了。”

    消息下面是张照片。

    照片里,是115全宿舍人的合影。合影里,每个人脸上都沾着点奶油,洋溢着笑,时懿被她们围在间,秀发上,脸颊上全是奶油,眯着眼睛,倒是难得狼狈的模样。

    鲜少能有会看到这样的女神,男生们都乘乱要求尹繁露多发几张合照。傅斯恬也动了心思。

    可尹繁露扔下这张照片后就没动静了。

    傅斯恬退出窗口,戳进空间碰运气,想看看有没有时懿的舍友发动态了。

    运气不错,她刷新,出来第条就是时懿的另个舍友祝墨发的说说:感谢时大女神带我见世面。[偷笑]

    附图是大海、别墅、绿地、泳池、精美热闹的生日轰趴内场,有傅斯恬认识的时懿舍友们、简鹿和,也有傅斯恬不认识的男男女女们,还有用推车推出来的几层的大蛋糕、堆满茶几的礼物包装盒……

    傅斯恬指尖蜷起,过度活跃的情绪忽地沉了下来。她借着微弱的光,看自己枕边简陋的羊毛毡。屏幕自动熄屏了,她在黑暗坐着。

    时懿凌晨点多回了她客气的“谢谢。”傅斯恬冷静了情绪,把羊毛毡收进了衣柜的最深处。

    “生日快乐。”她在心里把预演了很多次的祝福又说了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