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3章 第 13 章
    广场舞的音乐响彻天地,打断了傅斯恬的回忆。()穿着统一服装的阿姨们拖着音响,陆续在前方的空地上集合,活动筋骨,准备跳舞。傅斯恬在嘈杂声站起身子,最后看一眼那正头对头一起吹泡泡的两个女孩,背对着她们,跨过堤岸,越走越远。

    明天太刻意了,后天吧,和叔叔婶婶说临时有事,回学校吧。傅斯恬看着自己的影子想。

    10月2号,傅斯恬把整套房子仔细地打扫了一遍,晚上,她找了个借口,和叔叔说必须要提前回学校。叔叔趁婶婶不注意,想偷偷给她零花钱,她推托钱还够,没有收。

    10月号早上,她做好了早饭,给傅建涛他们留了便签,背着回来时背着的那两套衣服,轻轻脚地出门了。

    清晨的小鸟啾啾地叫着,阳光温暖得刚好,傅斯恬在公交站旁的早餐摊上买了两个馒头,放进书包里。公交到了,傅斯恬投币上车。

    柠城动车站只是个小站,来往申城的动车班次并不多。傅斯恬到了窗口改签才知道,她错了最早班的那辆车,能买到的有票的最近一班车,就是傍晚四点十一分的了。

    要等的时间有点长,傅斯恬没有犹豫,也没有先折回傅建涛家。两个馒头饱腹,她在候车室里一直等到了检票。

    落日时分,傅斯恬回到了申大。公交一路堵车,她有点晕车,又热又想吐。可宿舍没有人,她一个人享受所有人公摊电费的空调,她怕其他舍友不高兴。

    她打开吊扇缓了会,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洗衣服时感受到阳台有流动的风送来一丝清凉,决定去操场上走走、透透气。

    操场上人比平时少了些,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慢跑者的身影。傅斯恬放空了思绪,戴着耳,绕着跑道,迎着风,慢悠悠地走着。

    走了半圈,不经意的一转头,侧方靠近升旗台的石阶看台上,一个站立着打电话的身影让她心头一跳。

    看台高墙外投进来的路灯光线太微弱了,照得人面目模糊,可傅斯恬在脑海里描绘过太多次时懿了,她确信,那个人是时懿。

    她的理智让她装作什么都没发现地收回视线,心思却完全不听指挥。时懿又没有回家吗?可是按道理说,她作为本地人,应该最方便回家才对的呀。

    她不自觉加快脚步,走到了跑道的后半圈,升旗台的正对面。隔着一个足球场,太远了,她只能依稀看到时懿还站在那里。她脚下步子又快了些,再一次回到了刚刚路过的那个升旗台地段。脚步放慢一些,微微偏头,看向前方,自然地就能把时懿的身影纳入视线之。

    时懿坐了下来,正对着操场,还在打电话。察觉到时懿好像有偏头的迹象,傅斯恬赶忙收回视线,低着头,快速路过。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忍不住就这么做了。

    第二圈、第圈依旧如此。她看到时懿已经打完了电话,走到了石阶最下面一阶,单倚着栏杆,眺望着操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四圈,傅斯恬走到了那个位置,习惯性地再次偏头看去。只是这一次,石阶上空荡荡的,时懿不在那里了。

    傅斯恬的心忽然就跟着空落落的了。她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侧转身子,环顾四下,茫然若失。

    她不知道,时懿就坐在她斜后方不远处的足球场内,把她驻足找寻的动作,尽收眼底。

    傅斯恬刚刚真的有特意偷看她,时懿确定了,那不是错觉。她有些疑惑,傅斯恬是不是对自己太过关注了?但她目视着傅斯恬缓慢移动,透着一股失落的背影,心弦像被什么拨动了一下,突然的,心情更不好了。

    她想起了两人最后一次交谈时,傅斯恬怯怯的道歉和自己态度不算好的回应。那时候傅斯恬仓皇跑走,时懿看得出她难堪极了。

    可那又怎么样。时懿当时想,我也没说什么难听的话,难道所有的道歉就都要得到对方微笑的没关系吗?她当时也很不高兴,这个不高兴是因为听到了别人对她背后的议论,还是因为这个议论的参与者里有傅斯恬——她差点误以为是“她”的那个人,时懿到现在也说不清。

    时过境迁,时懿心底里涌起了负罪感。其实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况傅斯恬还特意来道歉了。

    自那次以后,傅斯恬好像一直有意和她保持距离了。反正她也不是“她”,时懿本来不在意的,但现在,她看着傅斯恬那单薄落寞的身影,无法说服自己不在意了。

    她站起身,遥望着远处傅斯恬的位置,揉了揉眉心。她走到足球场最外沿的、灯光最明亮的跑道边上,佯装玩。计算着时间,在傅斯恬即将路过的时候,她收起,不经意地抬头,撞见了迎面走来的傅斯恬。

    一个完美的偶遇。

    傅斯恬微微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了起来。她看到时懿了,时懿百分百也看见她了。那现在是怎么样?她……她要不要和时懿打招呼啊?

    正犹豫间,时懿注视着她,薄唇轻启:“好巧啊,你也来散步。”

    宛如天籁。傅斯恬心跳如同脱缰的野马,“对……对啊,好巧啊。”她停下了脚步,站在跑道边上。

    夜风拂过两人的衣衫,撩动她们的长发。都不说话,有点尴尬。

    时懿挽了一下耳边的秀发,问:“我正要回去,你呢?”

    傅斯恬理智又开始不够用了。无论她曾在心底下了怎样的决心,好像只要时懿一个眼神,她就又无条件投降了。

    “我也要回去了。”她听见自己声音有点干。

    “宿舍?”时懿问。

    “嗯。”

    “那一起走吧?”时懿发出邀请。

    “好。”傅斯恬努力地压下喉咙里的紧张。

    两人隔着一肩的距离,并排往体育场外走着。“国庆没有回家吗?”傅斯恬捏着裤缝,状若自然地闲话家常。

    时懿淡声回她:“回去了两天。你呢?”

    傅斯恬说:“我也是。”

    “坐动车吗?”

    “对。”

    “怎么不多玩两天?”时懿问得很随意。

    傅斯恬沉默两秒,声音有点轻地坦白:“家里人吵架了,气氛不太好。”

    时懿脚步微顿,稍稍侧身看着她。路灯把她的面容照得很温柔,傅斯恬心脏又开始乱了节奏。以为她要说什么话安慰自己了,结果时懿问:“要不要再回去走走?”

    “啊?”傅斯恬摸不着头脑。

    “吹吹风,心情会好点。”时懿语气认真。

    这么笨拙的安慰吗?傅斯恬愣了愣,忽然抿着唇,笑意自颊边漾了开来。

    这次轮到时懿莫名其妙了。但她静静地看着傅斯恬笑,并没有追问她笑什么。傅斯恬笑起来很好看,眼睛水而亮,弯弯的,整个人软软的,干干净净。

    她又想到了那个人。

    傅斯恬摇了摇头,没有回操场的意思。“那你也是心情不好,出来吹吹风的吗?”她试探地伸出触角。

    时懿脚步继续向前,淡声应了个“嗯”,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

    傅斯恬不敢深问。眼见着气氛又要像上一次那样陷入尴尬了,傅斯恬找话题:“你高的时候学过排球吗?”

    “学过,怎么了?”

    “我体育课看到你打得很好。”

    时懿生出了点兴致逗傅斯恬:“你看到了?我以为你体育课都不敢看我呢。”

    如愿以偿的,她听见傅斯恬慌张地结巴了起来:“我……我没有,我只是……只是……”

    时懿忍不住极轻地笑了一声。为什么会有人真的这么容易害羞。

    傅斯恬浑身一酥,难以置信地侧目看时懿。她……她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时懿的笑颜转瞬即逝,就事论事道:“我知道。那天的事,不好意思,是我心情不好,迁怒你了。”声音还是往常清清冷冷的质感。

    但傅斯恬的心却因此热了起来,脑像是有烟花,一朵又一朵地绽放开来。

    那天的事,是哪件事,不言而喻。

    “没有没有。”傅斯恬连连否认:“本来就是我做的不对。”

    时懿与她对峙一秒,像是不想在这件事上纠结在谁更不对,再次转开了话题。“你垫球垫得很烂。”

    这是个肯定句。傅斯恬小嘴微张,内心闪过一个猜测,时懿体育课其实有注意到我吗?

    “我……我没学过,不太会。”

    “不难,下节课我教你。”时懿说得稀松平常。

    傅斯恬彻底被一波接一波的欢喜砸晕了。

    这次本比上次更长的一段路,傅斯恬却觉得很快就到了,意犹未尽。

    直到回到宿舍,傅斯恬躺在床上,四肢贴着床板,她还是觉得自己像踩在云朵上一样,充满了失真感。

    时懿的道歉对她来说,与其是两人心照不宣的和解,更不如说是时懿对她单方面的赦免。她已经不会借着时懿给予的一点温柔就自作多情、想入非非了。

    但至少,她可以不用再忍受“自己喜欢的人可能讨厌自己了”这样的煎熬了。

    这一晚,傅斯恬以为自己会快乐得失眠,结果她抱着兔子玩偶,却是久违地睡了一场好觉。,,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