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第12章 第 12 章
    进了客厅,傅斯恬发现茶几上添了新物件,是件一套的彩色陶瓷杯,沙发也换了新套,还添了个可爱的小抱枕,一切都充满了口之家的温馨感。@无限好:尽在

    傅斯愉从卧室内走出,瞧见她,不咸不淡地打了声招呼:“哟,我们名牌大学生回来了。”

    傅斯恬笑了笑,没有在意她的挤兑,脱了书包,从里面取出糕点,跟在傅斯愉的后面进了饭厅:“婶婶,小鱼,我带了申城特产回来,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们等会可以试试。”她把礼盒放在桌上。

    王梅芬推了饭和筷子过来给她,随口道:“你看你浪费这钱做什么,留着自己买水果吃。”

    傅斯愉吃着菜,瞄了一眼,嫌弃道:“看着就不好吃。我们这里不是也有卖的吗?换了个地方套个牌就成当地特长了,也就你信。”

    傅斯恬尴尬地笑笑,没有辩解,转而关心道:“叔叔午不回来吃饭吗?”

    王梅芬给自己盛了一碗西红柿蛋汤,“不回来,他最近工地远,在镇上呢。哎,天气热,人缺水分,你和小鱼都多喝点汤啊。”说着,她给傅斯愉盛了旁边的鸡汤,舀了鸡腿和鸡翅:“你也是,特意给你炖的,没见你动一筷子,成天囔囔着要减肥,减什么减,再减我看你就成猴了。”

    傅斯愉不满:“妈你这什么形容词呀,有你这么形容自己女儿的吗?”

    母女俩你一句我一句地斗起嘴来。

    傅斯恬插不上话,安静地听着王梅芬对傅斯愉的唠叨,吃完白饭,拿汤勺盛了小半碗西红柿蛋汤。

    西红柿蛋汤味道有点淡。傅斯恬突然发现,其实学校食堂的蛋汤挺好喝的。假期里学校人少,食堂也不挤。

    她心底里隐隐后悔,也许不该回来的。

    这份后悔,到了傍晚傅建涛回来,为了她和傅斯愉大吵一架时达到了顶峰。

    午傅斯恬吃完饭自觉地帮忙收拾碗筷,傅斯愉回房前,知会了她一句:“我房间里书和资料太多了没处放,看着就心烦,我看你房间空着也是空着,就先借用了,暂时还没收。你这几天将就一下,没事吧?”

    她难得这么客气地与自己说话,傅斯恬当然说没关系。但等她洗完碗筷回房间,她才明白傅斯愉说的借用具体是什么样子——她房间本来就小,空着的落脚处不多,现在这些地方几乎都放满了东西。有成箱的旧书、堆满旧衣服的行李箱、断了琴枕的吉他……零零碎碎,连她的床上都放了东西,俨然是半个杂物间的模样了。

    傅斯恬靠着门板站了一会儿,决定只收拾下床,有个能躺的位置就好了。她把床上的东西搬下去,怕傅斯愉不好找,还特意分门别类了。

    结果傍晚傅建涛回来,本是语带笑意地问着“恬恬呢?回来了吗”的好心情,走到傅斯恬房门外几步之远,就瞬间变了脸色,气不打一出来。

    “小鱼!你怎么回事!”他脚下转了方向,直冲进傅斯愉的房间。

    “爸!你进来怎么也不敲个门!”傅斯愉也很生气。

    傅斯恬和王梅芬不明所以,被吓到了,都跟着跑到了傅斯愉的房门口。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王梅芬上还拿着铲子。

    傅建涛指着傅斯愉,怒气冲冲:“你问问你的好女儿怎么了!我和她说了几次了,让她把东西从恬恬的房间里拿出来,多少次了!多少天了!”他瞪向傅斯愉:“你就没当一回事是吧?”

    傅斯愉跟着囔囔:“你冲我喊什么啊,我刚问她了啊,她说没关系啊,收什么收啊。”

    “你姐那是不好意思直说。你给我收起来!”

    “她就回来几天,先给我放一下会怎么样啊。我现在学习都没时间了,你就行行好,别折腾我了好吗?”

    傅斯恬见势不对,急忙发声缓和:“叔叔,我真没事,我也用不到书桌什么的了。没关系的,就放着吧。”

    王梅芬也跟着劝:“哎呀,老傅,她们姐妹俩自己说得和的事你就别跟着掺和了行不行啊。”

    傅建涛却根本没听进去一样,冲着傅斯愉又吼了一声:“我再问一次,你到底收不收!”

    傅斯愉被吼得委屈,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干脆不说话了。傅建涛气极了,大步迈进傅斯恬的房里,直接拎起傅斯愉的吉他、小桌子就往外扔。

    傅斯愉被吓到了,又气又委屈,眼泪直往下滚:“收收收,收也要我有位置放啊。房间挤死个人,我放哪啊!我要有书房我用得着这样吗?有本事你换个大房子啊,呜呜呜……”

    她一哭起来,王梅芬就心神大乱,声音也跟着拔高了八度,“傅建涛,你疯了是不是,你有气出去撒啊,回来拿老婆孩子撒什么气啊,你冲她吼什么啊,你有本事出去外面威风啊。”

    傅建涛回头瞪像母鸡护着小鸡的王梅芬,目光扫到惊惶的傅斯恬,忽然狠踹了一脚箱子,发出沉闷的“砰”声,“我没本事,可以了吧,行了吧!嫌我换不了大房子是吧,有本事你给她换个爹啊!”

    “傅建涛,你什么意思啊?!”王梅芬被激怒,彻底加入战场。

    吵骂声,哭声不绝于耳。傅斯恬站在他们一家人间,像个外人,更像个罪人。

    足无措。她真的不应该心血来潮回来的。太打扰他们了。

    大战最后以王梅芬摔门回房结束了。精心准备的国庆大餐,摆放在餐桌上渐渐冷了,谁也没心思吃。王梅芬和傅斯愉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傅建涛抽了筷子,赌气说:“不管她们了,我们自己吃。”

    傅斯恬不敢吃,热了饭菜,几次番去叫王梅芬和傅斯愉出来吃饭,两个人都不理她。傅斯恬没有办法,央求傅建涛,傅建涛到底心疼老婆和女儿,还是放下了脸进卧室去哄王梅芬了。

    最后王梅芬和傅斯愉都出来了,四个人还是一起在餐桌上吃了这顿饭,但大家都不说话,默默扒饭,食不知味。

    气氛太沉闷了,傅斯恬洗好锅碗灶盆,借口出去扔垃圾顺便消消食,逃离了这个让她要喘不过气了的房子。

    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车来车往,林立的高楼大厦里,一簇簇黄色的光亮,散发着温暖的味道。

    傅斯恬顺着人多的道路,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附近的公园边上。公园临水而建,有一条长长的河堤和一片葱郁的草坪,河堤上人影憧憧,走着许多散步遛狗的人。

    傅斯恬在堤岸上找了个干净的位置,随意坐下,双撑在身后,仰头望着深蓝的夜空和缺了一角的银月。

    没有由来的,她忽然想起了时懿。秋那天,时懿也用着这样的角度仰望过天空,那时候,她在想什么。

    她视线渐渐下移,落到了不远处草坪上正在追逐嬉闹的两个小朋友身上。小朋友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模样。

    傅斯恬恍惚,她和时懿刚认识的时候,也就这般大吧。

    那是她人生最黑暗的一段岁月。妈妈早前托了关系,让没有上户口的她进了一所私立幼儿园。可自从爸爸的事情发生后,所有的人都对她们指指点点,幼儿园里的所有小朋友也都欺负她,不和她一起玩。

    直到时懿转学进来。

    除了话很少,不太爱笑,她就像童话里走出的小公主一样,冰雪漂亮,家世一看就很好,出入有保姆专车接送,老师对她也很客气。一开始,小朋友们对她都很好奇,都很想亲近她,每次分组游戏,都抢着和她一起。但几次后的某一次,老师再次提出两人一组游戏时,时懿在被人抢着要时,却出人意料地指着角落里次次落单的傅斯恬说:“老师,我和她一组吧。”

    小朋友们不服气的劝阻声此起彼伏,时懿却都不在意。她牵着傅斯恬的,平常地和她做完了整个游戏。

    傅斯恬受宠若惊。

    完成游戏后的户外活动时间,傅斯恬一个人坐在石阶上看着大家玩闹,时懿从远处的人群走来,在她身边坐下,捧着水壶安静地喝水。

    “时懿。”她鼓起勇气,软软地叫她。

    时懿偏过头看她。

    “你下次不要选我了。”她糯糯地说。

    时懿问:“为什么?”

    傅斯恬抱着膝盖,垂着小脸说:“他们说的都是真的,我爸爸是坏人,和我一起玩不好。”

    时懿一点都不惊讶:“我知道,你爸爸是杀人犯。”

    “那又怎么样?”

    她居然说“那又怎么样”?这完全不是傅斯恬料想的反应,她错愕地抬头看时懿。

    时懿注视着她,明眸澄澈,一字一字很平淡地说:“做坏事的是你爸爸,又不是你,和你有什么关系?”

    “你爸爸是你爸爸,你是你。”

    “我觉得你挺好的。”

    像一道光,划破了囚禁了她已久的黑夜。傅斯恬在时懿的乌眸,看到了小小的自己,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整片星海。

    小小的傅斯恬呆住,眼泪忽然完全不受控制地涌出,怎么擦也擦不干。,,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