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9、第 9 章
    等反应过来自己打了什么,傅斯恬轻吸了口气,又急急忙忙地连戳“x”键删掉了。她踌躇着,改成了:“我最想投给你。”

    因为最喜欢你,所以最想投给你。明知道这样的表达不算出格,可这样的表白,还是让傅斯恬脸颊发烫。

    时懿很客气地再次表达了感谢:“那先谢谢你了。”

    两人之间又出现了冷场,时懿没有主动再说什么,傅斯恬等了分钟,适可而止了。

    如果时懿对她、或者对聊天有兴,只要顺着话题追问句“那你呢”话题就能继续下去的。

    傅斯恬笑了笑,放下了,躺平盯着天花板放空。许久后,她解锁看了眼,又锁了屏,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秋节后的周,六班下午第节没课。男生负责人高培提前申请了五六节上课的教室,上完课,全班同学全部留下,等班主任到场了,直接进行班干部竞选活动。

    竞选是按照职位个个进行的,竞争同个职位的统先演讲,然后投票,同票的话,同票的候选人加选轮,确定个后再进行下个。

    最先竞选的职位是班长。这个职位果然是大热门项目,候选人共五个,男生负责人高培凭借军训期间的负责表现,直接毫无悬念的,高票数拿下了这个职位。

    第二个竞选的职位就是团支书了。这个职位和程佳珞预计的样竞争激烈,候选人甚至比班长还多了个。

    程佳珞因为觉得当第个演讲的人比较有优势,所以班主任宣布开始竞选团支书,她就第个上去了。她按照惯例说完了自我介绍,说了自己高时期作为学生干部的光辉履历,而后阐述自己为什么想竞选这个职位时,她说团支书是距离党团很近的个职位,说自己的家人都是d员,说她在家庭的影响下,对这方面很向往,很追求进步,很想有会能够锻炼自己,当然也更希望能够在这个职位上为大家提供服务,带领大家起打造个有爱团结、进步优秀的工管六班。

    言语流畅,条理清楚,台下反应也挺热烈的。下台后,罗茜和张璐璐都给她比大拇指,表示对她信心十足。

    接下来几个竞选人的发言,也都规矩的,并没有什么很出彩的地方,程佳珞自我感觉就算凭军训期间的刷脸,她也是十拿九稳了。

    直到最后个,时懿上场了。

    “她居然会对这种职位感兴。”傅斯恬听见后排的同学小声惊讶。“看起来点都不像。”

    “那她看起来像什么?”有别的同学搭话。

    “嗯,像艺委员什么的,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你是觉得艺委员听起来就像长得漂亮的吧。”张潞潞忍不住回头参加热聊。

    “哈哈哈哈哈……”大家压低声音笑了起来。

    傅斯恬听着她们的玩笑,觉得有些不舒服。夸时懿漂亮她赞同,但时懿远远不止有漂亮这件事值得大家关注和肯定。她看着时懿从容地上台,看着她单搭在演讲台上环视台下的淡定,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点都不为她紧张。

    她相信时懿。

    时懿等台下的窃窃私语静下来了,才自若地开口和大家打招呼。她吐字清晰明了,语调张弛有度,台风直接碾压了前面上场的所有人。发言稿,更是独份的。

    所有竞选者在现实地表达着个意思,他们希望大家给他们个会锻炼下自己,他们想要在这个职位上得到什么,与此同时,他们愿意付出什么。只有时懿说,她想给大家带来点什么。她说大家来自五湖四海,难得有缘分相聚在这青春的尾巴,她希望能够有会,为自己,也为大家的这段青春回忆增添些色彩,以便很多年以后大家回想起大这年在六班度过的时光,会觉得是值得留念的。学要学得开心,玩要玩得更开心,这是她为六班人努力的目标。

    她说话时,语气和神情并不如前面几个同学有亲和力,眉眼间的气质其实还是清冷端肃的,并不因为说着这样理想主义的浪漫话语而变得多柔和,可却给人种别样的信服感。

    她很自信,也很诚恳,侃侃而谈,有条不紊地列举了如果她能当选,她对接下来班级可能有的活动的初步计划,用充分的准备告诉大家,她不是说说而已的。

    她像发光体样,牢牢吸引住了台下所有人的目光。也许她给人的感觉不是最讨喜的,但傅斯恬确信,时懿定是让人觉得最有魅力的。

    甚至时懿演讲完毕后,班主任都点评,时懿是目前上场的所有人,发言最得体、台风最沉稳、有大将风度的人。

    傅斯恬和所有人样仰望着她,像仰望着自己寂寥天空唯的星辰。

    这轮不记名投票开始了,规则和前面样,每个人在发下来的纸上写下六个候选人的名字,而在自己支持的人名字后面打勾,最多选两个,最少选个,票多的人当选。

    傅斯恬的座位夹在罗茜和张潞潞的间,张潞潞心无旁骛的抄写着候选人的名字,傅斯恬抄写完名字后,不动声色地朝张潞潞那边靠了点,快速地在时懿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勾,把票纸对折了两次,捏在心。

    想偷偷确认下罗茜没看到,却刚巧和罗茜的眼神碰了个正着。

    “你写得好快呀。”罗茜转开眼,继续写名字。

    傅斯恬“嗯”了声,心怦怦直跳。

    票都收齐了,唱票开始。大家都紧盯着黑板上的“正”字,期待着答案的揭晓。

    其他四个候选人有过零散的几票后,大部分的票,都集在了程佳珞和时懿的身上。两人的票越追越紧,会儿时懿多票,会儿程佳珞多票。肉眼可见,程佳珞的脸色越来越差。

    最终,时懿以票险胜了程佳珞。

    傅斯恬松了口气。

    大热门的两个职位过后,后面的竞争就轻松了许多。学习委员个人竞争,艺委员两个人,心理委员也只有两个人——傅斯恬和另个静的男生。

    竞选人公布后,男生先上台演讲。傅斯恬在台下悄悄地做深呼吸,抽屉里的震动了下。

    她低头草草扫,消息居然是时懿发来的。

    时懿什么都没说,只是发了个“”过来。

    傅斯恬不由地转头看向时懿所在的位置。

    时懿没有在关注台上的演讲,她正注视着她,在两人视线相触之时,朝着她,歪了歪头,极浅地笑了下。

    傅斯恬听见了自己心脏连着血液,急促鼓动的声音。

    她转回头,努力地克制,嘴角却怎么都压不住地翘了起来。耳朵在发烫,紧张感却扫而空了。有种时懿在和她并肩作战的感觉。

    最后,她以大比分的优势,当选了这个心理委员。

    这个竞选班会持续到了接近第节课的下课时间才结束。程佳珞路上脸色都很差,显而易见的心情不好。罗茜和张潞潞不时安慰她几句,傅斯恬跟在张潞潞的身边,直很安静。

    她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虽然别人不知道,但安慰的话由她来说,她自己心里会觉得自己虚伪。

    尽管有些抱歉,可她不后悔。

    路上都是下课的人,程佳珞觉得正值饭点,不想去食堂人挤人,问罗茜和张璐璐要不要回宿舍点外卖,罗茜和张璐璐都表示赞同,傅斯恬便自觉地说:“那我自己去食堂啦,你们有没有什么要我帮忙带的吗?”

    程佳珞拿出给傅斯恬转发短信:“帮我拿下快递可以吗?这次的可能会有点难拿。”

    傅斯恬没有犹豫地答应了:“没关系。”

    张潞潞说:“帮我带五块钱的水果,你知道我最喜欢吃什么。”

    傅斯恬答:“火龙果和西瓜。”

    “bingo!”

    罗茜欲言又止,傅斯恬疑惑,她又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傅斯恬没多想。她去食堂点了两个素菜,快速地解决了晚饭后,就去活动心楼的超市里帮张璐璐挑了五块多的水果,而后去到二楼的快递存放点取快递。

    等看到了快递,傅斯恬才知道程佳珞说的有点难拿是什么情况——她不知道买了什么,装了厚厚的大袋编织袋。很重,编织袋光溜溜又脏兮兮的,抱也不是,拎也不是。

    傅斯恬没有办法,把张潞潞的水果外面的塑料袋打了个结,整个放进了书包里,而后两只轮换着拎着个编织袋。

    路走走停停,出了满身的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个快递运送回宿舍。

    她进宿舍,看见程佳珞和罗茜都坐在座位像是在聊天的模样,就笑着招呼道:“佳珞,这个快递放哪里呀?”

    罗茜看了她眼,用方言不知道和程佳珞说了句什么。

    程佳珞便听不出情绪地也回了句方言。

    而后,她听上去挺客气地指挥傅斯恬:“放门口镜子下就好了,旁边点,不要放有水那边,折起来放。”

    傅斯恬照做了。她刚直起腰,就看见程佳珞拿着块钱的硬币,立在桌面上,用指尖轻弹了下。

    硬币在桌面上旋转了起来,程佳珞闲闲地问她:谢谢你呀,斯恬。这趟多少钱?有点重,块够吗?不够我可以再加五毛。”

    傅斯恬的笑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