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8、第 8 章
    几乎是在下秒,时懿就回复了她:“好吃就好。”

    傅斯恬惊喜,整个人仿佛瞬间被点亮了。

    时懿在她的惊喜,又追问了句:“喜欢吃吗?”

    傅斯恬生怕回复慢了:“喜欢。”

    时懿便回她:“那我宿舍还有些,晚点让我舍友给你送过去。”

    傅斯恬本还陷在和时懿聊上天了的开心,看到这句话,急忙推辞道:“不用不用,你自己留着就好了。”

    “我够了,你昨天送我的我都还没有吃完呢。”

    可时懿突然不回复她了。

    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傅斯恬不时解锁屏幕查看,揣摩着这几句对话,心里上下的。明知道时懿应该只是头有事没看消息了,却怎么都放不下这件事。

    整整个小时过去了,午休结束了,时懿还是没有回她。整个下午,傅斯恬脑子闲下来,想到时懿,就百爪挠心,迫切地想知道时懿理她了没有。可穿着玩偶服看不了,本算短暂的工作时间,变成了漫长的折磨。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傅斯恬在休息室里脱下玩偶服,都来不及整理下头发擦擦汗,立刻拿出看消息。

    陈熙竹动作比她慢点,刚刚脱完玩偶服,看傅斯恬的急切劲,忍不住好奇道:“我午就想问你了,你在等什么吗?午也不睡觉,个劲地锁屏、解锁、锁屏、解锁,查看了有百回吧。”

    她打:“是哪个拖欠工资的老板要给你打钱吗?”

    开qq又卡顿了。傅斯恬轻蹙眉头,等待回了陈熙竹句调侃:“那你午也不睡觉嘛,干嘛偷偷关注我?”

    “切,我那是光明正大好吗?”陈熙竹理直气壮。她掏了包纸巾出来,取了两张,递张给傅斯恬:“先擦擦汗,你衣服都湿了,有带换的t恤吗?”

    傅斯恬置若罔闻。qq登上了,时懿的消息,跳入了她的眼帘。

    先是两点十五分回复的:“刚刚电影开始了。”

    “没关系,可以慢慢吃。”

    “我有很多。”

    这条是连在起的,然后,是隔了快十分钟,两点二十分,她又发了条:

    “你不用客气,是我想给你吃。”

    傅斯恬凝视着这行最后的几个字,突然间笑逐颜开,如月枝头初绽的桃花,羞怯又明媚,惊到了旁的陈熙竹。

    “怎么了?你突然笑成这样。真有人给你打钱呀?”

    傅斯恬咬着下唇,笑而不语。

    这最后句,她可以理解成时懿特意补上的吗?那在这间隔的分钟里,时懿想了什么,才特意补上的这句?

    好像越想越过分,越想越自作多情了,可就是欢喜得不得了。

    震动了下,跳出了条未读短信。傅斯恬关了□□,戳开未读短信。

    现在不适合回复时懿。马上就要回学校了,坐公交路上回不了消息,她不希望万时懿想和自己多说两句,自己却没有办法及时回应。

    陈熙竹得不到傅斯恬的回应,收回,凑上来看屏幕:“什么呀,你魂都被勾走了。”

    傅斯恬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和她起看屏幕。

    屏幕上是程佳珞问她,傍晚在食堂吃饭吗?路过活动心的话,帮她拿个快递。

    “同学让你帮忙拿快递?”陈熙竹难以置信。

    “嗯。”

    “男生吗?你暗恋他吗?”

    傅斯恬奇怪地看她:“不是呀,我舍友。”

    陈熙竹用更奇怪的眼神回应她:“那你表现得这么开心?!让你跑腿你还这么开心?!”

    傅斯恬收了,整理头发,眉眼弯弯地笑着,转移话题:“我想换个衣服,这里有没有员工更衣室?”

    陈熙竹被成功带跑:“好像没看到,去楼下服装店借用下吧。”

    两人下楼换好衣服,稍作收拾后出门等车。等车时,陈熙竹想起来提醒傅斯恬:“我看东西速度快,所以看得多了点。”

    “嗯?”

    “所以刚刚上面几条消息我不小心也看到了。你那个舍友,经常让你帮忙拿快递呀。”

    “也……还好吧?因为她们好像不怎么去食堂吃饭,我比较顺路,所以有时候就帮忙带回来了。”

    “她们?!”陈熙竹抓字眼。

    傅斯恬笑:“你重点好偏啊。就有时候顺便起啦。”公交车驶进站了,傅斯恬提醒:“走啦,车来啦。”

    陈熙竹抓紧时间叮嘱道:“互相帮助可以,不过要大家有来有往,把握分寸才行。”她怕有的人欺负傅斯恬好说话,把帮忙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使唤。

    “嗯,我知道啦。”傅斯恬乖巧点头。下班高峰期,人有点多,她站在车门旁,护着陈熙竹上了车,才跟着挤了上去。陈熙竹走在她的前边,路攥着她的腕,特意为她留了小块好抓栏杆的位置。

    回到学校后,陈熙竹陪着傅斯恬吃了晚饭、拿了快递,因为不顺路,两人才分开,各自回宿舍。

    下了电梯,傅斯恬习惯性地又先看了眼115,这次,115的门又是关着的了。路过115,回到11,宿舍门也是关着的。

    傅斯恬推门进去,股凉气扑面而来,让人舒服地毛孔都舒展开了。

    “你回来啦?”程佳珞坐在床下的书桌前写东西。“快递帮我拿了吗?”

    “嗯。”傅斯恬带上门,“只有你吗?吃饭了吗?茜茜呢?”

    “吃饭了,茜茜去找学院的高同学了。”顿了顿,她眼神落在傅斯恬的书桌上:“刚刚尹繁露拿了些月饼过来,说是时懿给你的。”

    傅斯恬唇角瞬时间扬了起来,快走两步到座位旁,果然看见书桌上放着盒明显与昨晚同系列的铁盒子,还有另外块散装的纸包装盒月饼。

    “你和她们宿舍有起玩的呀?”程佳珞打听。

    傅斯恬恨不得立马把月饼都抱上床藏起来,可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啊?没有,只是昨天发现和时懿都是学生会的,路上聊了几句。”

    挣扎着,她拿着两块散装月饼,连同着快递来到程佳珞身旁:“试下味道。”

    程佳珞随意收下:“谢啦。”

    傅斯恬忍着心痛,别开眼看的快递,“快递包装有点脏,放哪里比较好?”

    程佳珞挪了挪椅子,腾了点位置出来,指了指地上道:“放地上就好啦。谢谢你啊斯恬。”

    傅斯恬蹲下,小心地快递放在地面上,“没事,顺路而已。”她站起身,回到自己书桌前把包挂好,问程佳珞:“那我去洗澡啦?”

    “你去吧,我傍晚洗过了。”

    傅斯恬如蒙大赦,抱着月饼盒子快速地爬上了床,打开衣柜,把月饼放进去,埋在衣服堆里傻乐。

    “斯恬,周竞选班委,你选吗?”她听见程佳珞问她。

    傅斯恬坦白道:“我选的。”

    程佳珞有些紧张:“你选什么呀?之前都没听你说过。”

    “选心理委员吧。”傅斯恬拿了睡衣,边下床边说,“好像班干部加综合素质测评的分。”而奖学金的评选,是由绩点加综测的分综合评定的,她需要综测分。

    程佳珞轻松了起来,好姐妹的语气道:“心理委员好呀,活少又能加分。我到时候肯定给你投票。我们宿舍的肯定也都投你,自己人挺自己人嘛。羡幕你,你这肯定比我团支书的竞争好小很多。”

    傅斯恬抱着脸盆就要进浴室了,句“别担心,你有临时负责人的优势在的,而且,我们宿舍肯定也都会给你投票”的安慰在喉咙里绕了绕,最后说出口只剩下了前半句:“别担心,你有临时负责人的优势在的。”

    说完,她进了浴室,躲开了程佳珞可能继续下去的话题。舒服地洗了个澡,吹干头洗好脏衣物,有了充足的时间,傅斯恬再次爬回床上,打开了心心念念的对话框。

    她抱膝坐着,给时懿发消息。“不好意思,下午不在身边,所以没有及时回你。”

    这次时懿没有马上回复。

    傅斯恬不自觉地摩挲指节,犹豫着,自己是该接着把下句话也说了,还是等时懿回复了再说。是不是等时懿回复了再说,比较有可能开启聊天模式?

    还在小心地计算着,时懿的回复过来了:“没关系。”

    逮到啦!傅斯恬梨涡隐现,哒哒哒地快速打字:“我收到月饼了,繁露送过来的,我当时没在宿舍,是舍友帮忙收的。谢谢你。”

    “客气了。”时懿还是贯的简短。

    “我会都吃完的。”

    时懿又消失了。傅斯恬等了两分钟,渐渐黯然,时懿是不知道回她什么?还是觉得这个对话可以结束了?她往上拉了两下聊天记录,又看到了时懿的那句时隔分钟的“是我想给你吃的”,攥了攥指头,到底还是想再挣扎下。

    “周要竞选班委,你要……”后面参加两个字还没有打完,时懿回了她:“也不用太勉强。”

    傅斯恬的梨涡又荡漾了起来,她秒回时懿“不勉强”,而后再次打上“周班委竞选,你要参加吗?”试图开启闲聊模式。

    “参加吧。”

    “会试下团支书。”时懿没有遮掩。

    傅斯恬舒了口气,幸好,她刚刚没有承诺程佳珞。“我会给你投票的!”她发了个很可爱的“加油”的表情,信誓旦旦地许诺。

    时懿回她:“谢谢。”

    “不过也不用为难,我没有执念的。到时候看我和大家的表现,最喜欢谁,投给谁就好了。[笑脸]”

    这是时懿第次给她发表情,是个再寻常不过的笑脸,可却依旧带给了傅斯恬非同般的快乐。

    几乎是不经大脑,不受控制的,她指尖打下:

    “那我最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