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7、第 7 章
    添加的备注框里明明白白地写着“时懿”两个字,她真的没有看错!

    傅斯恬喜出望外,又怕自己空欢喜场,忍不住抬狠掐了下脸颊——疼的。她立马颤抖着指尖,郑重地点下那个“通过”选项。

    使用太久了,内存又小,延迟严重,傅斯恬急切地点了好几下,通过页面才跳转成功。

    过了几秒,又震动了。傅斯恬大喜,以为是时懿马上给她发什么了。

    结果定睛看去,是系统提醒她已和时懿成为好友了,对话框里,是片的空白。

    傅斯恬眨不眨地盯着那片空白,期待着或许下秒,或许再下秒,时懿的消息就过来了。

    可是很多秒过去了,对话框依旧是安静的空白。

    傅斯恬晶亮的眼眸暗了下去。她指点在输入框上,键盘跳出屏幕。或许,她应该主动和时懿打个招呼,说点什么?

    可是,能说什么?做交往的主动者这方面,她几乎是个白痴。先是闲话家常般的“还没睡吗?”,然后是“月饼我吃了,很好吃。”,再然后,如果时懿有兴致聊天,也许她们能接着聊上几句?

    可理智分析,如果时懿加她是有聊天的兴致的话,是不是应该会主动先说话的,没有先说话,是不是说明可能只是今晚活动过后的礼貌加?况且,现在已经十点了,时懿会不会发了申请就睡下了?又或者,即将要睡了?

    如果时懿急着睡觉,她拖她聊天是不是太不识了?可不多聊两句,这次把关于月饼的事说掉了,下次她们再聊天又该是什么时候?

    最重要的是……她盯着屏幕边角陈旧的裂痕想,她究竟是不是应该理智点,不要总想着靠近时懿,不要靠时懿太近。

    屏幕因为太长时间没有操作暗了下去。黑暗,傅斯恬长长地呼了口气,算了。好像怎么想,都不好。

    明明是件很简单的事,可因为对象是时懿,她平白生出了许多的顾虑。

    今天的快乐已经足够多了,就这样收尾,应该要满足了。不要贪心,就不会有不被满足的失望。

    她闭上眼睛催眠自己睡觉,可却紧紧攥着不肯放开。只要有丝丝的响动,她定能马上察觉。

    但就这样再没有动静过了。

    傅斯恬翻来覆去,难以成眠。脑海里会儿是幼时童稚的时懿,会儿是高时冷静发言的时懿,会儿是,晚上对着她微微笑的时懿。

    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她啊。不知道过了多久,程佳珞的鼾声小下又大起,校园外路过的醉汉的喧闹声出现又消失,傅斯恬终于得到了解脱,迷糊地陷入了沉睡。

    天光大白,傅斯恬在远方广场如常传来的六点半的音乐声醒来。设的闹钟时间还没到,傅斯恬抬起,解锁屏幕,准备取消闹钟,却鬼使神差地先点开qq查看消息。

    除了每日的系统推送,什么消息也没有。

    果然。傅斯恬也说不上失落。她定定地看着时懿的头像,眼神很软,在心里和她说了声“早安”,翻身起床。

    早上她和陈熙竹要起去小时车程外的商业广场做兼职,约好了点半在公交车站见。

    怕吵到程佳珞和罗茜,傅斯恬拿了洗漱用品,特意去到1楼间的公共卫生间洗脸刷牙,而后拿着保温杯背着包就出门了。

    保温杯里水是昨晚就接好的热水。她去到食堂,在点心窗口买了个馒头,扫见旁陈列着的月饼。略微踌躇,她挑了块最贵的那款月饼、罐优酸乳,和馒头起结账了。

    到餐位上,她戴上耳,从书包里取出书来,就着热水,边练听力边吃馒头。等时间差不多了,她收好东西,把耳里的听力换成音乐,踏着晨光,出了校门,朝公交车站走去。

    陈熙竹已经到了,大老远地看见她就开始招。

    傅斯恬快步到了她身边,摘了边耳,边拉书包拉链边问她:“吃早饭了吗?”

    陈熙竹颓丧摇头:“我把闹钟关了,想着就再睡五分钟……”

    不用猜也知道结果是什么了。和陈熙竹认识这么久,傅斯恬早摸透了,陈熙竹什么都好,就点不好,早上太爱赖床。

    “你啊。”傅斯恬无奈。她把优酸乳和月饼递给陈熙竹,“正好,我给你带了。”

    “哇!恬恬,你也太好了吧!”陈熙竹双接过,恨不得把头埋在傅斯恬肩上嘤嘤嘤。

    傅斯恬好笑地后退步,止住了她撒娇的动作。

    陈熙竹站直身子,叹气:“哎,无情。”她插上优酸乳的吸管,喝了两口先缓了点饥饿感:“多少钱,会儿我给你。”

    “不用啦。”

    “不行,恬恬,这才刚上几天大学,你是不是变坏了?”陈熙竹微眯眼睛打量着傅斯恬。

    傅斯恬莫名:“嗯?”

    陈熙竹煞有其事道:“不收我钱,我下次就不好意思让你帮我带饭了。你是不是盘算着这个?!”

    傅斯恬漾出笑,妥协道:“说不过你。那你给我块五吧。”

    陈熙竹露出疑惑的表情,傅斯恬解释:“优酸乳的钱。月饼是同学给我的,我和你分享。”

    陈熙竹爽快道:“行,成交。”

    公交到了,两人上车。因为是无饮食车厢,陈熙竹把优酸乳收起,直等到了商场工作地点的后台休息室才再拿出。

    傅斯恬看她在吃月饼,忍不住关心她:“好吃吗?”

    陈熙竹赶时间,囫囵吃着:“还行吧,挺好吃的。”

    傅斯恬有点内疚,又有点释然,闷声道:“那就好……”

    等陈熙竹吃完,工作时间也到了。两人今天的工作是在商场内配合秋活动,四处游走。听起来挺轻松的,但因为要穿着厚重的玩偶服,所以即使商场是非露天的,九月的天,两人也热得够呛。

    更何况,时不时还有闹心的熊孩子。

    不知道第几次回到层游走,时间接近十点,商场的人流量明显多了起来。傅斯恬和陈熙竹穿着皮卡丘和叮当猫的玩偶服路过处游乐区,不知道怎么的就又招惹到个小男孩。

    小男孩岁大的样子,从休息的长椅上嬉闹着跑过来的,也没看见家长。开始傅斯恬以为他们只是好奇,拽拽她们玩偶服的尾巴,拍拍脑袋。

    只是走了几步路,傅斯恬就发现不是这样的。

    小男孩们嘻嘻哈哈地跟着她们走,时不时地就冲上来拍她们皮卡丘和叮当猫的脑袋,个上脚踹脚,另个就也有样学样跟着踹脚。他们跟了路,闹了路,傅斯恬和陈熙竹本就热得头晕,再被牵绊,几次都差点摔倒,不堪其扰。

    可是碍于工作准则,她们不能摘头套,不能说话,更不能表现出不开心,只能在心底祈祷着,家长快出现。

    又次被乱踹身子,还有个男孩拽着她的玩偶服往外扯,傅斯恬没办法闪躲,被扯得往前趔趄了两步。陈熙竹火气蹭蹭蹭往上冒,就想要摘头套骂人了。

    “你们干什么?”道清冽的呵斥声响起。

    男孩子们立刻缩了脚朝声源看去,傅斯恬心动,也跟着望去。

    高矮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孩在不远处的扶电梯旁站着,高的那个,撇下矮的那个似乎想要劝阻她的女孩,径直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步步,踩乱了傅斯恬的心跳节奏。

    是时懿。

    她今天好像吹了头发,披散着,发尾有点微卷,穿着裙子,漂亮得抢眼。完全是最受小孩子欢迎的那种仙女姐姐。可几个小男生却完全顾不上欣赏了,在看见她面若寒霜走近时,就吓得屏住了呼吸,再听她冷冷质问:“爸爸妈妈呢?谁教你们这样欺负人的?”时,更是吓得哄而散,怪声叫着跑得没影了。

    时懿看他们跑走了,回过头看皮卡丘和叮当猫,眉目凌冽未散。

    叮当猫小短挥了挥,弯了弯腰,像是在给时懿道谢。皮卡丘呆呆地站着不动,头套歪歪的,有点傻。

    时懿走近了皮卡丘步。

    傅斯恬喉咙发紧,愣愣地看着时懿身影在自己瞳孔里放大。

    时懿伸出,在傅斯恬的鼻间带过阵清新的香。

    她扶正了皮卡丘的头套。

    “吓唬小孩子,不怕人家家长冒出来吓唬你呀。”不远处站着的女孩走近了些,打时懿。来来往往注意到这边情况的人不只她们,可只有时懿真的站了出去。

    时懿笑了声,收回,没理会打,回过身朝着女孩走去,渐走渐远。她的长卷发在身后款款摇摆,像尾鱼,游弋在傅斯恬的心上。

    她太好了吧。

    她肯定想不到是我。

    叮当猫的圆滚滚的捅了捅傅斯恬的腰,叫回了傅斯恬的走神。傅斯恬动作了起来,心不在焉地跟着陈熙竹起继续向前行进。

    午午休的时候,两人和其他几个兼职工起闷在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的休息室里扒商家提供的免费盒饭。

    实在太热了,两人没什么胃口,灌了整瓶水,随便扒拉了几口饭就吃不下了。

    起出门扔盒饭,顺便透口气。路上陈熙竹忽然拉住傅斯恬,小声道:“恬恬,恬恬,你看那边。”

    傅斯恬顺着她的视线往二楼向上的扶电梯看去。

    陈熙竹眉梢眼角染着些不自知的仰慕:“看到那个挎着红色包的女生了吗?”

    “嗯。”

    “那个就是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部门学姐,女神级别的。好巧呀,她也到这边逛街。”

    傅斯恬点头,捧场道:“嗯,是挺漂亮的。”

    陈熙竹觉得她敷衍,不大满意地追问:“那……噢,刚刚那个帮了我们的女生也挺漂亮的,你说我学姐和她,谁更漂亮?”

    “她漂亮。”傅斯恬毫不迟疑。

    陈熙竹瘪了下嘴,感觉更不满意了。有点不服气,但仔细想想又没什么底气反驳。虽然在她眼里,学姐真的很好看,人还特别好,特别亲切。

    这么想,陈熙竹感慨:“刚那个女生人还挺好的,明明看上去好像挺冷的,不像是会多管闲事的人。”

    傅斯恬弯唇肯定:“嗯,是很好。”

    从以前就是。她直都是,这么好的人。

    所有人都说时懿冷,可她总觉得,她颗心是热的。

    路想着时懿,再次回到休息室,傅斯恬终于无法抗拒诱惑,给时懿发去了第条消息:“月饼我吃了,特别好吃[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