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6、第 6 章
    雨在两人之外滴滴答答地下着,沉默却在伞下的两人之间流淌着。

    傅斯恬肩膀和时懿保持着拳的距离,跟随着她的步伐,小心又紧张地走着。

    这样都不说话可以吗?时懿会不会觉得太尴尬吗?我是不是应该主动找点话题和她聊?那我应该和她说点什么?

    傅斯恬正搜肠刮肚,时懿却先开口了:“你刚刚自我介绍说,你是柠城人对吗?”

    傅斯恬下意识地肯定:“对,我是。”

    “那你是第次来申城吗?”

    时懿仿佛问得漫不经心,傅斯恬神经却下子绷了起来。

    “唔……不是第次。”傅斯恬不擅长说谎。

    见她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时懿顺势问她:“那是以前来玩过?”申城也算是旅游城市。

    “嗯。”傅斯恬指甲陷入掌心,回答得很轻,很含糊:“挺喜欢这里的。”

    她有些慌乱,如果时懿继续追问,她该不该坦白?

    所幸,时懿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了。

    两人间的气氛又沉默了下来。

    “你是特意出来拿快递的吗?”傅斯恬鼓起勇气,没话找话。

    “嗯,明天要用。”时懿言简意赅,也没有就着话题说下去的意思。

    傅斯恬担心追问快递里是什么东西不礼貌,话题又终结了。她用余光偷觑时懿,时懿直视着前方,薄唇紧抿,好像很认真地在看路,又好像在走神。

    似乎并不想聊天的样子。

    傅斯恬鼓起的气又“咻”得泄光了。

    雨水打落在伞面上的声音仿佛变清晰了起来,声声交叠着两人默契的脚步声,像是被用扩音器放大慢放在傅斯恬的耳边。不长的段路,傅斯恬珍惜……又煎熬。时懿的缄默,让她忍不住在心底里不断复盘刚刚时懿主动问她的句话。她是不是太谨慎了?时懿本来想就这个话题与她说些什么的?是不是她回答得太冷淡太失礼了,让时懿失去了与她再说话的兴致?

    宿舍楼到了,两人躲进了建筑阳台下,时懿拿着快递,利落地收起了伞,傅斯恬见势连忙快走两步刷了校园卡,拉开宿舍楼的门,站在旁等着时懿先进。

    时懿和她说了声谢谢,两人前后脚进去。

    朝电梯口走去的路途,经过自习室,坐在窗边的程佳珞眼尖,叫住了傅斯恬:“诶?!斯恬。”

    傅斯恬听到了,时懿也听到了。傅斯恬朝声音的来向看去,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时懿就出声告别道:“那我先走了。”

    傅斯恬转回头,看见的便又是她的背影了——仿佛是迫不及待的离开。

    傅斯恬注视着,渐渐沮丧了起来。

    她果然搞砸了什么吧?

    程佳珞见她发呆,奇怪地又喊了她声。傅斯恬收拾起情绪,走近了自习室窗户。

    程佳珞探出头来,让她先去给宿舍充个电费。她说罗茜给她发消息说宿舍停电了,黑灯瞎火的找不到校园卡,她刚准备上去拿校园卡,就正好就看到她了,总算可以不用再特意上去趟了。

    程佳珞提议:“反正都要交,不然你直接帮大家都交了吧,人五十,等会儿我在舍群里通知,让大家回来了直接把钱给你。”

    个人五十,六个人就是百。

    傅斯恬为难道:“我卡里钱不够。”

    程佳珞语气轻松:“没事,充电费旁边的就是校园卡的自助充值,注册的时候学校已经帮我们把校园卡直接绑定银行卡了,我上次用过次,操作很方便的。你试下吧,拜托你了斯恬。”她是舍长,电费水费大家陆续地交,她还要特意记谁交了谁没交,太麻烦了。

    傅斯恬真诚解释:“我银行卡里的钱也不够。”

    程佳珞愣住,看着傅斯恬的眼神微妙了起来。

    那样的眼神,傅斯恬从小到大见过无数次了。她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依旧微微笑地站着,与程佳珞对视着。

    程佳珞很快藏起了眼神,大大咧咧道:“噢,了解了解,毕竟快月末了耶。那……那你就先交你自己的吧,我明早下来的时候顺便帮大家起交好了。”其实才刚刚月。

    “嗯,好。”傅斯恬轻声应。

    她转过身自若地朝水电费充值走去,步两步步……走过了电梯口,走进了拐角无人处,个后面是墙壁,前面没有人的地方。

    她的脚步突兀地停了下来。

    她微仰着头看斜上方简陋的天花板,停顿大概有两秒,鼻间发出声极轻的叹息,又过了两秒,她闭上眼,弯起点笑意,睁开眼再次抬脚往前走去。

    回到十楼,已经是分钟以后的事了。从电梯里出来,她照例先扭头朝看看115的动静。正值酷夏,115的空调可能整日都开着,所以傅斯恬每天下电梯都会看眼,差不多十次里面有九次都只能看到那扇紧闭的白色房门。

    然而意外的,这次115的房门不仅是开着,而且,傅斯恬还眼就望见了那个她盼望着的身影。

    时懿正拿着ndle靠坐在最外边的椅子上。椅子应该是放得离书桌有点远,没被卫生间的墙壁挡住,所以时懿整个人的侧面,刚好可以完整地落进傅斯恬的眼。

    傅斯恬唇角的笑瞬间染上了真切的欢喜,紧接着,她想起了刚刚路的尴尬,欢喜又沉了下去。她强迫自己移开视线,打算和往常样安静地路过。

    “诶?你等下。”时懿的声音倏然响起。

    傅斯恬身体比脑子反应更快地停下了脚步,正正好,杵在115房门的正间。随即,她脑袋轰地炸了,万像刚刚体育场样,不是叫自己呢?!

    正准备抬脚装作无事发生地溜走,时懿看着她,微微扬唇,又重复了遍:“你等我下。”

    真的,是在和自己说话。而且,她刚刚是不是,笑了?!

    傅斯恬僵在门口,看着她转身到书桌前取什么的样子,心开始像小鹿样撒欢地跳了起来。

    “吃月饼了吗?”时懿拿着个精致的小铁盒来到了门前。

    若有若无的清香传入鼻间。

    太近了,她现在就站在距离她不过臂的地方,她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时懿耳垂下的颗小痣。傅斯恬不动声色地用大拇指掐自己的指腹,怀疑心里的那只小鹿可能是疯了。

    她强作镇定地回答时懿:“没有呢。”

    时懿“嗯”了声,把铁盒递给傅斯恬,语气寻常:“那刚好,我家里人给我捎了好多盒,分你盒。”

    傅斯恬受宠若惊,连忙客气道:“啊,不用啦,你留着自己吃呀。”

    “太多了,吃不完。”

    “那给你舍友起呀。”

    “很多,够的。”时懿像是不太喜欢这种无意义的推拉,直截了当道:“你要是愿意吃的话就不用和我客气,要是真不想吃,那也不用勉强。”

    傅斯恬盯着她微蹙的眉头秒,选择了听话。她伸接过了盒子,绵软道:“那……那谢谢你了。”

    时懿眉头松开,极轻地笑了声:“不客气。”

    傅斯恬看着她转瞬即逝的笑,想再说些什么,又没什么好说的了。最后只好讷讷道:“那……那我先回宿舍了?”

    “嗯。”时懿很干脆,后退步,顺合上了门。

    傅斯恬呆站了两秒,转过身平静地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猛地把铁盒搂进了怀里,双臂交叉紧抱着,脸上的笑止也止不住。

    她不好意思尖叫,可她心里仿佛有个小人在快乐地尖叫——时懿不仅没有不高兴,还给她送月饼了!

    乐完,她把月饼盒放进了装台灯的纸袋子里,之后,若无其事地进了宿舍,和罗茜打了声招呼,迅速地爬上床,放下床帘,把月饼盒取出来,轻轻脚地打开。

    她不是小气的人,可时懿送她的月饼,她太珍惜了。

    月饼的内包装纸盒与铁盒样有质感,打开纸盒,可以看见里面的月饼和寻常千篇律的月饼不同,与其说是月饼,倒不如说是精美别致的糕点。

    “斯恬……”罗茜突然出声叫她。

    傅斯恬慌张地拉过空调被往月饼上盖,整个人像受惊的兔子般。

    “珞珞让我问你洗头吗?如果洗的话,让你早点去洗澡,不然她会儿上来了也要洗,要撞起了。”床没有晃动感,罗茜没有要过来掀她床帘的意思。

    傅斯恬松了口气,生起些负罪感:“要洗,我马上就去。”

    可是……真的舍不得。她偷偷摸摸地把月饼装回纸盒再装回铁盒,而后盖上盖子,藏进床头衣柜的小储物箱里。

    她取出换洗的衣物,脑袋里还在回味这整个夜晚与时懿互动的快乐。有丝贪念在她心头绕了又绕——

    起用伞、给我月饼,都是时懿主动的,这能算是她对我友好的证明吗?如果她也想和我交朋友,那我进入她的生活,是不是就不能算是打扰?

    她情难自禁,捡起,飞快地在qq添加好友的界面输入串数字,点下回车。

    这串号码,她早已背得烂熟。就像变态样,自从在班群里找到了时懿的qq后,她每天都偷偷地搜索时懿的qq。怕有访客记录,不敢进空间,便只能看看她的主页面板有没有更新签名。

    但时懿着实不是个喜欢分享心情的人,主页上的签名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最终,傅斯恬看着签名那行熟悉的空白,看着最下方的那个“加好友”,迟迟又点不下去了。

    自己现在是不是兴奋过头,过度揣测了时懿的想法?

    傅斯恬深吸口气,锁了屏幕,抱着衣服下床。

    先洗澡,洗完澡再说吧。她告诫自己。

    等她下到梯子的最后阶,在地面上寻找她的拖鞋时,不经意的眼扫见了自己被雨打湿了大半的开胶帆布鞋,她的脑子,骤然冷静下来了。

    她没找拖鞋,直接踩在了瓷砖上,凉意从脚心直抵天灵盖。她闭上眼,眼前浮现出刚刚与她并肩同行时,时懿脚下的那双崭新的匡威。

    想什么呢。傅斯恬暗笑自己声。

    她强迫自己不要再有不该有的想法,心神不宁地洗了澡洗了衣服,吹了头发上床睡觉。

    辗转反侧,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忽然震动了两下。

    傅斯恬惊醒,睡意溜走了大半。她怕有什么要紧的消息,摸过点开查看。

    等看清消息是什么,她几乎是跳着坐了起来,睡意全消——

    时懿申请加她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