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5、第 5 章
    鼻尖传来若有若无的香气,傅斯恬被拉着的臂在发僵,心却在狂跳。

    她刚刚动了下脚准备回头看时懿,时懿就往后退开,松开了扣着她腕的。

    “这边也缺个女生。”时懿淡淡说了句,转过身朝几步之外正挥着的男男女女们走去。

    傅斯恬来不及应声“哦”,就只能捕捉到她的背影了。

    她平复着心跳,不自觉地把左覆在右腕上,沉默着,听话地跟着时懿站到了他们五块五的团体里。

    接下来的两次数值变化,傅斯恬大着胆子,时懿往哪里跑,她也就跟着往哪里跑。

    她感觉,时懿应该并不……讨厌自己跟着她吧?因为第次战况激烈,她们这边少了块钱,隔壁队伍少了五毛钱,个男生趁着大家没防备,跑过来拉起她的就想带回去。

    是时懿把攥住了她的另只拉了回来,还提醒她:“你鞋带开了。”

    傅斯恬借着游戏的场时间,蹲下|身子系鞋带。

    刚刚用两只食指拉起鞋带,忽然感觉有人在拉她后背的领子。

    傅斯恬莫名其妙,扭头看向的主人,时懿沉静的双眸地与她对视着,薄唇吐出四个字:“领有点大。”

    傅斯恬愣了秒,意识到了什么,立刻以捂住胸口,两颊发烫。

    “我拉着,你系吧。”时懿低头看傅斯恬的眼神里多了点探究。刚刚不小心看到,傅斯恬胸上面点的地方,有块很特别的胎记。

    傅斯恬没有察觉到,松开,快速地系了个蝴蝶结站起身,小声地和时懿道谢。

    时懿动了动唇,欲言又止,最后只回了个“嗯”。

    只剩下个人了,就要决出最后的胜利者了,傅斯恬注意到足球场内的人群好像都在收东西往外走了。

    “是不是下雨了呀?”元凝摸着鼻尖上的水痕,后知后觉地问。

    隋梦回答:“好像是哦。”

    话音刚落,雨势好像刹那间大了不少,密密麻麻砸了下来。

    “啊,这么突然……”、“怎么回事……”、“啊,你带伞了吗?我忘记带了”,大家正抱怨着,傅斯恬却赶忙边跑向几步之外放着台灯的地方边提醒大家:“快把台灯收起来吧,别淋坏了。”

    带了台灯来的人跟着她小跑了过去。

    傅斯恬把将时懿的台灯装进放在旁边的纸袋子里护好,而后才捡起其他的台灯和袋子股脑先装进去。她直起腰,发现时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旁。

    傅斯恬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她咬了咬唇,露出点笑,装作自然地把袋子递给时懿:“这是你的吗?”

    时懿看了她足有两秒,才伸接过,“谢谢。”

    傅斯恬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奇怪,心底生出点莫名的不安。

    时懿却从纸袋子里拿出伞,撑开,自然地分了半给她:“走吧,学姐说先到那边躲会儿。”

    “好。”傅斯恬想,可能是自己的错觉?

    两人跟着大部队起转移到了跑道旁的看台区。雨越下越大了,看起来不像是马上会停的样子。伞不够,大家走不了,等着又无聊,元凝和隋梦便极力调动气氛,找着话题和大家不住说笑着。

    聊着聊着,元凝忽然好奇:“今晚有没有人都没有接受过惩罚呀?”

    “有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傅斯恬默不作声地往后藏了小步,希望没有人能够记得她。

    可她话虽不多,在男生那里的存在感却点都不低。

    有好事的男生马上出卖了她:“部长,傅斯恬是不是都没有被惩罚过呀?”

    “是吗?”隋梦瞬间目露喜色。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了过来,傅斯恬直觉不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果然,隋梦兴奋了起来,坏笑道:“这怎么能行呢。我们所有人都被惩罚过,笑话都被你看了,你怎么也得给我们留下点什么呀,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看热闹不嫌事大,顿时都嘻嘻哈哈地附和了起来。

    傅斯恬本就是不擅长拒绝的人,弱气推辞两次,都被大家你言我语地绕了回来。

    “也不太为难你好不好?”元凝笑眯眯的,副好商量的语气:“老规矩,真心话和大冒险选个?”

    实在逃不过了。傅斯恬想到他们提的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和要求,只好投降道:“学姐,不然……我给大家唱首歌好不好?”

    元凝和隋梦只是看傅斯恬脸皮薄,逗起来可爱,想多逗逗她,所以目的达成了,形式就也不重要了。她们相视眼,鼓掌道:“好啊好啊,来来来……”

    大家起哄,跟着鼓掌,有男生把台灯开,对着傅斯恬打响指:“灯光就位,ms,响起。”

    “哈哈哈哈哈,深井冰啊你……”周围人被逗笑了。

    傅斯恬本有些紧张,被这么打岔,紧张的情绪也散了许多。她垂下眼睑,双交握放在小腹之前,心横,轻声吟唱出了第句:“你眷恋的都已离去……”

    是张悬的《关于我爱你》。

    昏昏暗暗的光线下,淅淅沥沥的雨声,女孩的秀发随风轻飘,身影明明是那样单薄柔弱,透着股让人怜惜的楚楚动人,可选的歌,却是与她气质完全不样的洒脱帅气。

    她唱“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嗓音清脆干净,还带着丝丝低沉的情绪,让听的人,从开始的闹着玩,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凝神静听。

    时懿在心里合着吉他拍子,凝视着傅斯恬,觉得她此刻又不像兔子了。

    更像是株在风雨倔强开放的小雏菊。

    她唱了小半首,唱到“当你不遗忘也不想曾经我爱你”,戛然而止。大家愣了两秒,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意犹未尽,起哄着要让傅斯恬再来首。

    反响太热烈,傅斯恬被闹得脸红,只轻咬着下唇腼腆地笑。她知道时懿就在她的对面倚栏杆站着,唱的过程,直不好意思抬头看她。直到唱到最后的那句“我爱你”,她终是忍不住地抬起头想看时懿。

    时懿也在看她,表情里分明有欣赏的意味。

    傅斯恬心里泛起涟漪,丝丝的甜。

    又过了会儿,雨势小了许多,只蒙蒙地洒着,元凝和隋梦看时间也不早了,表示不然就这样回去吧。有伞的大家互相遮遮,没伞的,就……跑快点吧。

    大家都没有意见,互相道了个别,有无意结伴而行的男女生,用挡在额头上,就干脆地跑进了雨幕。

    傅斯恬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的视线落在对面时懿悬在小腿旁的伞上。

    她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又或者,她其实是知道的。

    伞被提了起来起来,时懿要把伞撑开了……

    道阴影投了下来,挡住了傅斯恬的视线。

    “起走吧?我带伞了。”男生带着点局促的笑问她。

    傅斯恬张口想婉拒,就听见不远处响起道女声:“时懿,起走呀?”

    “好,走吧。”时懿如是回答。

    傅斯恬心落了下去。也是,本来刚刚所有的亲近,就都不过是游戏而已。

    傅斯恬看了看留守在最后、连续打了两个喷嚏的元凝,推辞道:“不用啦,我没事的,你送学姐回去吧,学姐小心别感冒了。”

    男生还没答话,元凝就揉了揉鼻子,不以为意道:“放心,我没那么弱的啦。我和你隋梦姐起走就好了。远霖,斯恬,你们快走吧,别会儿雨又下大了。”

    元凝都这么说了,傅斯恬也不好再拒绝了,只好站进了男生的伞下,与他起渐渐融入了夜色。

    时懿送起回去的女生到了宿舍楼下,才想起自己忘记取明天聚会时要给朋友带去的小礼物了。

    她看了看表,距离晚归门禁时间还早,便没有跟着女生进宿舍楼,和她挥了挥,又撑着伞返回去取快递。

    自提柜位于食堂旁边的学生活动心二楼,在宿舍楼和体育场的两点之间。

    她取了快递下楼,发现外面的雨声好像又变大了。她向外打量,不经意的眼,在活动心的大门口扫到了个熟悉的身影。

    傅斯恬?

    她没和马远霖起走吗?

    她刚不是没有考虑过要和傅斯恬起走,但看她应该是不缺伞了的样子,便也就算了。怎么现在落单被困在这里?

    她揣着疑问下楼,走近了再看,还真是傅斯恬。傅斯恬上抱着几张a4纸,像是从打印店刚出来的。

    时懿猜测她应该是途去了趟打印店,让马远霖先回去了。

    “走吗?”她在傅斯恬身边打开了伞。

    傅斯恬正看着远处的落雨走神,听到声音转过头,眼神是明晃晃的惊愕。

    时懿莫名其妙:“……”有这么惊讶吗?

    “回去吗?”时懿看着她,耐心地又问了遍。

    傅斯恬忽然绽放出抹灿烂的笑,轻轻地“嗯”了声,又快速地低下头,把笑脸藏了起来。像是很开心,又有点……害羞。

    时懿觉得她的反应有点可爱。又变回兔子了啊。

    她想到了什么,看傅斯恬更顺眼了,唇角带起了些弧度,靠近傅斯恬,把她纳进了伞的范围区内,“那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