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4、第 4 章
    比起过去遥遥念想着的年,现在能够这样与时懿站在同片蓝天下,顶着同片灿阳,傅斯恬已经很满足了。她不敢有不该有的妄想,甚至没有想要进入时懿的生活,所以两周的军训里,尽管时懿就站在她的后排,她也没有像普通同学那样借着近水楼台,和她打个招呼、混个眼熟。

    她告诫自己,能在现在这个地方关注着时懿就好了,当作给自己灰蒙蒙的人生偷偷画上的点色彩。

    可老天爷却像是要考验她的决心般,非要把无法属于她的糖果,明晃晃地放到她的边,诱惑她。

    军训后的第个小长假——秋节,傅斯恬参加的学生会办公室主任发短信通知小干事们,没回家过节的可以出来聚聚,非正式的,算是提前认识下,大家起过个不样的秋节。

    刚来半个多月,为了节省路费,也为了给傅建涛他们腾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小家时间,傅斯恬没有回柠城。

    于是秋节当天晚上六点半,她提早出门,拎着个纸袋子,里面装着主任要借用的无线小台灯前去赴约,结果意外地在行笃露天体育场门口,遇见了同样装备的时懿。

    时懿隔着扇铁门的距离,就站在她的正对面。她扎着清爽好看的丸子头,拎着纸袋子,握着环在臂上,仰头望着还未完全暗下来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斯恬怔:她也不回家的吗?

    她顺着时懿的视线抬头看天空,今天整天都是阴天,直到现在,月亮都没有露面。

    她不是本地人吗?秋这种团圆的节日,她怎么会不回家?傅斯恬联想到些不好的猜测,带着些担心,目光又回到了时懿身上。

    但她还没来得及从时懿的神态里琢磨出什么,时懿忽然从天空收回了视线,再次准确无误地朝着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

    这是第几次被她这样捉到了。傅斯恬心慌,下意识地就扭开了头,假装看向别处。

    动作完了,傅斯恬就后悔了。都已经被发现了,这样不是太欲盖弥彰了。她指绞着纸袋的带子,暗骂自己,太不礼貌了,好歹是同学,应该上去打个招呼才对的吧?

    她转回头重新看向时懿,意外地发现,时懿居然还在看她。傅斯恬喉咙滑动了下,正犹豫着是不是要对时懿笑笑,当作刚刚才发现的样子,时懿忽然勾了勾唇,转开了眼。

    距离不是很远,傅斯恬可以确定,自己是真的看见了她脸上闪而过的笑意。但是什么意思的笑……傅斯恬分辨不明。

    傅斯恬两颊开始发烫。所以,她还要不要凑上去搭讪?

    她还没动,时懿先动了。

    时懿朝着她走了过来!

    傅斯恬盯着她,心跳声随着她的脚步下下,噗通噗通,大得像是要跳出胸膛。她再也压不住喜悦和羞涩,弯唇露出了抹笑,双唇嗫嚅,个“好巧”就在嘴边了。

    “时懿!你来这么早啊。其他人都还没有到吗?”道清脆的女声比她更快秒响起。

    傅斯恬的话噎在了喉咙里。

    时懿像是不认识傅斯恬样,越过了她,在距离她不过米的地方站定,回那个女声道:“嗯,我没看到,有可能她们在里面了。”

    傅斯恬站在原地,尴尬得脚发僵,连耳朵都红了。

    “旁边这位是办公室主任兼我舍友的元凝学姐。”女声还在介绍着,另道甜美的女声忽然插了进来:“哎,我好像看到我小干事了。”

    傅斯恬听到“元凝”的名字就意识到了什么,避无可避,不得已转过身与时懿个朝向,对着正向自己走来的元凝温和笑:“元凝学姐。”

    元凝高兴道:“我就说像你嘛。”她指着旁边的女生,给傅斯恬介绍道:“外联部副部长隋梦学姐,今晚我们部门和外联部来的人都不多,所以就把两部门时间排起了。反正都是家人的,人多热闹点。”

    “学姐好。”傅斯恬乖巧叫人。

    元凝像是展示宝贝样,对着隋梦抬了抬下巴:“和你说过的,我们办公室的室花,傅斯恬同学!”

    隋梦笑了起来,比了个大拇指表示:“元主任好眼光。不过,我们外联部也不差啊。”说着她把摆向时懿,得意道:“我刚还没介绍完呢,这,我外联部部花,时懿同学。”

    元凝点头,视线在傅斯恬和时懿身上徘徊,满意道:“哈哈哈,可以可以。”她和傅斯恬、时懿分享:“我跟你们说,别的部门部长们都可嫉妒我们俩部门了,说我俩这次是不是看脸选的人,全是高颜值的。”

    “哈哈哈哈,这是诽谤,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吧。看看我们斯恬和时懿,就不许我们有才又有颜吗?”隋梦嚣张。

    傅斯恬不知道时懿有没有跟着她们起打量自己,但她已经不好意思再直接看时懿了。

    元凝和隋梦乐完,两人挽着,十分自来熟地,人挎着个,领着傅斯恬和时懿起往体育场内走去。

    “时懿你是工管几班的?”隋梦找话题。

    “6班的。”

    “诶?斯恬你是不是也6班来着的?”元凝扭头问傅斯恬。

    傅斯恬点头。

    元凝惊讶:“那你们是同班同学呀,所以刚刚起来的吗?”

    傅斯恬小声道:“不是,刚好站得近。”

    “这样啊。”隋梦看看傅斯恬,又瞅瞅沉默的时懿,笑道:“感觉你们俩不是很熟的样子呀,那刚好,今晚你们俩坐起,大家玩玩游戏培养培养感情啊。下次有什么活动就能起上下了。百年修得同船渡,多少年才能修得同班又同组织呢?”

    傅斯恬咬唇应好,听见时懿叠着她的声音,也淡淡地应了声:“好。”

    傅斯恬没当真,以为时懿只是随口应的场面话。

    结果到了体育场内,等到了其他的新干事,大家进到跑道内的足球场上找位置坐成个圈,傅斯恬随意盘腿坐下,侧头,看见时懿还真在她的旁边坐下了。

    可时懿目光投放在圈间正在找角度摆台灯的人身上,好像并没有特别关注到自己的样子。傅斯恬偷偷深呼吸,让自己清醒点,不过是巧合罢了。

    台灯放好了,元凝拍了拍,两部门的非正式联合见面会算是开始了。

    照例先是自我介绍,自我介绍完之后,是要让大家快速熟悉起来的各个小游戏。

    第个游戏是每个人再次介绍自己,但这次的介绍是有格式的——爱xx的xxx。比如,元凝是“爱睡觉的元凝”,隋梦是“爱闹的隋梦”这样,其他人要自己别人介绍的这个爱好和名字,随抽查。抽到了说不出来的,要接受惩罚。

    傅斯恬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她边从始至终地告诫着自己,不要过于接近时懿,边又忍不住隐隐地期盼着,元凝能抽到她指认时懿,或者,时懿指认她。

    她太想要光明正大地叫次时懿,让她看见自己,目光只有自己;也太想听到自己这个字的名字,能被时懿从那柔软漂亮的薄唇念出,证明她也曾被她用心地记下过,哪怕只有几秒。

    只是个小游戏而已,这不算贪心吧?她说服自己。

    可是,直到这轮游戏结束,傅斯恬也没有等到这个会。

    她有点失落,又有点释然。

    接下来是萝卜蹲和翻金翻银的游戏,绝大部分的人都招了,时懿也不例外。惩罚结算的时候,时懿选了真心话。

    元凝看了看场上眼放景光盯着时懿的男生们,调侃道:“我给男生们争取点有用的小福利吧。”

    男生们发出喝彩,挤眉弄眼。

    元凝问:“时懿,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啊?”

    全场男生都屏住了呼吸,傅斯恬低头,余光落在时懿搭在膝盖上的右上,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时懿语气认真。

    元凝不依,“这个回答不行哦,没考虑过现在考虑也不迟呀,大家说是不是?”

    大家起哄:“是啊是啊,现在考虑下呗。”

    傅斯恬抿唇数着时懿指关节上的纹路,数到食指的时候,时懿还在沉默。

    隋梦等不及了,决定换个问题:“这么难总结啊,那我换个简单点的吧。只看脸的话,在座哪个男生比较符合你的审美呀?这个总能回答了吧。”

    时懿笑了声,这次很快就回答了:“mei个。”她的“mei”咬得很轻,像是二声,又像是声,听不分明。

    隋梦疑问:“你这是‘没个’还是‘每个’啊?”

    时懿挑眉,狡黠道:“部长,你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场上大家嬉笑出声,隋梦笑骂道:“好啊时懿,你这长副正经人模样,这么狡猾啊。”

    大家又闹了几句,算是放过时懿了。

    傅斯恬把目光从时懿的指上挪开,跟着松了口气。松完又觉得自己可笑,其实听听时懿喜欢什么类型的男生,也没什么不好的……不是吗?

    迟早的。

    最后轮游戏是经典的块五毛游戏,男生代表块,女生代表五毛,由隋梦喊数值,男女生快速组成相应的数值,落单和无法组成的人则被淘汰,游戏结束后要接受惩罚。

    傅斯恬是慢热内敛的人,格外不擅长这类活泼的游戏。隋梦第个五块五喊出来的时候,所有人就喊着叫着开始找团抱着了。

    四周乱成片,呼喊嬉笑声四起,傅斯恬时间反应不过来,杵在原地,不知道往哪片人群跑,也不好意思贸然地就跑到哪个人的身边抱成团。

    “这里多少?五块?还差五毛?”不知道哪里传来的统计声,有男生喊她:“这里,傅斯恬这里,差五毛,你快过来。”

    傅斯恬张望着往前走了两步找寻声源,只微凉的扣住了她的腕,拉着她往反方向踉跄了两步,跌进了个柔软的怀里。

    “这里。”时懿清冷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