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3、第 3 章
    时懿的正脸清晰地露了出来,黛眉乌眸,连略显凉薄的唇,都是让傅斯恬心动的模样。

    可做贼心虚般,在时懿视线投来的瞬间,傅斯恬下意识地转开了眼,往后退了步。仿佛是想把自己无礼的打量藏起来。

    几乎是同瞬间,“哗啦声”响起,个角状型的硬物用力地戳了下傅斯恬的背,疼得傅斯恬往前个踉跄。

    “你干什么啊?”女人的呵斥声在背后响起。

    傅斯恬“嘶”了声,连忙转身去看,这才发现自己身后正站着个年女人和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女人拽着小男孩,提着购物篮,正呈现出副保护的姿态。

    “你会不会走路啊,差点踩到人了知不知道?”女人气犹未消,声音有些大。

    傅斯恬反应过来,她刚刚退的那步,应该是差点撞到他们了。她脸皮薄,被大声呵斥了两声,尴尬得耳朵都红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没事吧?”她连声道歉。

    女人还没说话,小男孩稚嫩的指遥遥指,奶声奶气道,“姐姐,我的球……”

    傅斯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不远处颗小皮球,正跳啊跳,滚啊滚地,停在了双骨白色休闲鞋下。

    傅斯恬朝着球快走去,看见休闲鞋的主人弯下腰,五指轻轻张,捡起了球。她本能地跟着球上移视线,猝不及防,撞进了时懿的眼底。

    时懿抿着唇,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傅斯恬的脚步不由自主慢了下来,心怦怦直跳。想到时懿可能目睹了全程,她瞬间脸红到了脖子。

    不仅偷看被抓现行,还闹了笑话。尴尬,想找个洞钻下去。

    她挪到了时懿面前,接过时懿递来的皮球,甚至不敢再看眼时懿的表情,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就转身小跑回去了。

    “这女孩怎么冒冒失失的?不过长得倒是挺漂亮。”时懿母亲方若桦看着傅斯恬的背影好笑。

    时懿勾了勾唇,不置可否,转身提了桶不伤的洗衣液放购物车里:“像不像兔子?”

    “嗯?”方若桦和她起推着购物车往前走:“长得吗?你说,是有点,挺乖巧的样子。”

    时懿漫不经心地吐出几个字:“我是说,跑得。”

    方若桦微愣,被戳笑点,突然笑得停不下来。

    傅斯恬无所知,她抱着球回到那对母子身边,又认真地道了次歉,在那个区域假装挑了会儿东西,终是没忍住再朝时懿刚刚所在的地方望去——

    哪里还有时懿的影子。

    她真的没有认出自己。傅斯恬确认了这件事。

    甚至……她应该都不记得自己的存在了吧。

    对自己来说,时懿是特别的,是她的怦然心动,她的心心念念。

    可是对时懿来说,自己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童年旧识。

    其实这很正常,甚至,这应该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控制不住的,傅斯恬还是失落了。

    这份失落直持续到晚上她们开大学第次班会。

    班会是早上注册的时候就通知了的。下午的时候整个宿舍六个人都到齐了,两个5班的,4个6班的,6班的4个都是省内的,2个宣城的程佳珞和罗茜还是老乡。刚开学,大家谁都怕落单、怕融不进宿舍,所以晚饭是六个人起在食堂吃的,吃完后,大家亲热地挽着,排成字去的学院。

    她们到的时候,分配给她们班的晚自习教室已经稀稀落落地坐了小半人。

    匆匆地扫眼,傅斯恬没有看到时懿。张潞潞拉着她在前排空着的座位上坐下了。傅斯恬不好意思频频后转寻人,只心不在焉地和周围的新同学们寒暄着,眼神直注意着门口进出的同学。

    可直到戴着眼镜、有些秃顶的班主任都进班了,傅斯恬也没看到时懿。

    班主任开始讲话了,场面话说完后,是例行的自我介绍。傅斯恬她们宿舍是学号最靠前的,前面程佳珞和罗茜讲完,就要轮到傅斯恬了。傅斯恬不得不收回心神,在脑海预演腹稿。

    她是容易害羞,但初高时没少做为优秀学生代表上台讲话过,所以并不怯场。只是当她站上讲台,忽然在后排角落里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那里的时懿,看见她发现自己时,仿佛有讶异闪而过,傅斯恬口顺畅的话语,卡壳了……

    全场安静的两秒,短暂又漫长。

    时懿皱了下眉头,像是失了兴致地不再看她,低头玩。

    傅斯恬回过了神,挪开眼,强忍尴尬,接着前面的话,还算顺利地把自我介绍说下来了。

    回到座位上,傅斯恬沮丧得掩面,没有心情再听后面同学的自我介绍了。

    时懿定发现自己是超市里的那个人了。天在她面前出两次糗,也不知道留给她的印象第是什么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班主任点下个人:“好了,我来看看,接下来是228号,时懿。”

    傅斯恬精神振。

    椅子被推开的声音响起,跟着的,是四处窃窃私语的声音。张潞潞在傅斯恬耳边小声嘀咕:“啊,斯恬,这个女生漂亮得和你有得比呀,就是看起来好有气场啊……”

    傅斯恬低喃:“她更漂亮。”

    她是发自内心的。

    时懿换了身衣服,不再是午在超市时的t恤牛仔裤,换上了连衣裙、凉鞋,比午更冷艳,也更不好接近了……

    在傅斯恬的心跳声,时懿走到了讲台上,傅斯恬终于能装作自然地和大家起看向她。

    台上时懿的笑淡淡的,声音泠泠动听:“大家好,我叫时懿。”说着,她背过身,拿起粉在黑板上写下“时懿”这两个大字,字迹清隽,如她的人。

    写完“时懿”两个字,她又在下行写了“10e”这两个字。

    她转回身,落落大方道:“时间的时,林虑懿德,非礼不处的懿。”

    “嗯,听起来挺好的,写起来就不太好了。”她说得本正经,没有半点玩笑的意思:“所以大家以后如果觉得麻烦,可以直接简写10e。”

    台下的人却是莫名的阵笑。

    傅斯恬也跟着笑,哪里是大家觉得麻烦,分明是她自己觉得写得麻烦,所以先把这个简写广而告之吧?

    “我是申城人,很高兴和大家成为同学。至于我是什么样的人,我相信用接下来的年来了解,比现在我花几分钟来介绍更客观,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言简意赅,出人意料,台下又是阵小躁动。

    她微微颔首,在片掌声从容下台了。

    傅斯恬目送着她回到座位上,听见旁边的程佳珞语气不明地说了句:“本地人,蛮傲的嘛。”

    像是吐槽,又像是随口感慨,傅斯恬想反驳什么,张口又缄默了。

    其实也没什么,是自己太敏感了吧。

    自我介绍结束后,是班主任的总结讲话,定下了学号排第位的程佳珞和男生里排第位的高培作为共同临时负责人,负责班委未定期间班级的各项联络事务。

    散会后,程佳珞要去办公室找辅导员领取这两天的任务。她没说让大家先回去,大家谁也不好意思先说不等程佳珞,罗茜便主动说大家在楼道拐角的休息区等待,程佳珞说好,傅斯恬和张潞潞自然也没有意见。

    等待,个又个的班级散会了,学院还亮着灯的教室渐渐少了。

    好不容易,又个班级解散了,程佳珞出来了,大家能回去了。程佳珞和罗茜走在前头,张潞潞挽着傅斯恬的走在后头,四个人边走边聊接下来几天的安排。

    等走到靠近宿舍楼的北门时,不经意的瞥,傅斯恬扫见了校门口旁停下了辆白色保时捷。保时捷打开了车门,下车的先是个娇俏的女生,紧接着,又下来了个女生,挺拔纤秀,赫然是不久前还在讲台上做着自我介绍的时懿。

    女生上提着奶茶,时懿里是几个精致的纸袋子。她站在车窗旁和车内的人说话,傅斯恬隐约听见她好像喊了声“妈”。

    她强迫自己收回视线,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洗澡的时候,傅斯恬不争不抢,排到了最后个才洗。洗完澡,吹完头,宿舍里其他人都已经在床上了。

    “那我熄灯了?”傅斯恬问。

    没有人有异议。

    傅斯恬便关了灯,爬到了自己的上铺。

    昏暗,宿舍安静了几分钟,罗茜突然开口问:“哎,你们买防晒霜了?”

    “买了买了。”5班的宋楚原回答。

    “我也买了。”是程佳珞的声音:“你们买了什么牌子的呀?我买了p,不知道扛不扛得住。”

    你句我句,夜聊猝不及防地开启了。她们兴致勃勃地从防晒霜说到了护肤品,又从护肤品说到了免税店,于是又从免税店聊到了出国旅行,甚至以后的出国留学……

    傅斯恬只在最开始被叫到名字的时候回过几句话,而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不是她不想参与,而是,她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她们说的话题,谈的那些品牌、国度与未来,和她像是两个世界样。

    遥不可及。

    就好像,从保时捷车上下来的时懿。

    傅斯恬蜷起身子,搂紧怀仅有的兔子玩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