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怦然为你 > 1、第 1 章
    凌晨十二点十分,白日里人来人往的商业街已经进入了沉睡状态,整条街,空荡荡、静悄悄的,远远传来的几声动车喇叭声显得格外刺耳。

    步行街只剩下两家兼做夜宵的餐饮店还没关门。还亮着灯的cc奶茶店内走出个高瘦的男生,提着垃圾袋往步行街间的垃圾箱走去。店内站着两个不过十岁的女生,个明艳,个清秀,正低着头认真地清洗着洗水槽和奶茶操作台。

    等傅斯恬和陈熙竹把切都收拾干净了,杨宇已经扔好了垃圾往回走。于是两人脱了围裙,洗干净了站到店门外等待。

    杨宇是管钥匙的,他洗了个,关了灯就要落卷帘门。

    傅斯恬轻声提醒:“杨宇,玻璃门还没锁。”

    杨宇“噢”了声,嬉皮笑脸道:“我又给忘了,没事,监控都关了,老板也不知道我们没关门。”他忒不喜欢锁那个玻璃门了,锁头也不知道是他老姨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老古董,锈得不行,摸它把,刚刚那个白洗了。

    陈熙竹看出了他的不情愿。那是他姨,他当然没事了,反正被骂的又不会是他。她刚要怼他,傅斯恬便上前从角落拿起了锁头,回过身和气道:“我来吧,钥匙给我。”

    她站在路灯下,昏黄的光亮映照得她越发肤白若雪,眉目如画。

    杨宇再次感慨,傅斯恬长得真好。不是那种夺目的美,是那种不张扬,但看眼就心生保护欲的清纯柔美。他喉结滑动了下,时有些出神。

    陈熙竹没好气地提醒他:“伙计,你发什么呆呢?”

    杨宇瞬间回神,喉咙有些发紧。他站到傅斯恬身边,拿过傅斯恬的锁头,嘴上没个正经:“哎,我来我来,这种脏活怎么能让可爱的女孩子做呢。”

    陈熙竹嗤笑声,懒得理他,递了张湿巾给傅斯恬:“走吧,我们回去吧。”

    傅斯恬说了谢谢,对着还在等卷帘门完全落下的杨宇客气道:“那我们先走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杨宇咧嘴笑道:“这话是我对你们女生说才对吧。”他甩了甩的车钥匙,“说真的,太晚了,你们长得又漂亮,太不安全了,下次晚班别骑车了,我送你们吧。”

    陈熙竹“切”了声,拉起傅斯恬的就走,甩下句:“跟着你走才不安全吧。”

    身后传来杨宇委屈的辩解:“哎呀,你瞧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

    傅斯恬颊边不由地露出了浅浅的梨涡。

    陈熙竹注意到了,打她:“怎么,想让他送你吗?”

    傅斯恬好脾气讨饶:“熙竹,不要开我玩笑。”嗓音柔和,伴着夜风轻拂过陈熙竹的耳朵。

    “我觉得他看上你了,傅小美女。”

    几步路就走到了停放自行车的位置,傅斯恬见她还在继续,只好边弯腰开锁,边无奈回击:“那我觉得他看上你了,陈大美美。”

    陈熙竹反驳她,两人说笑着,骑上了自行车并行回家。

    路程并不远,不过二十来分钟就能到,陈熙竹和傅斯恬能起走大半的路程。再过两条街就要分开走了,陈熙竹忽然感慨:“明天就是锤定生死的日子了啊。”

    6月24日,高考要出成绩了。对于她和傅斯恬这样的家境来说,说这次高考是她们这生唯次能靠自己改变命运的日子点都不夸张。

    “别担心,晚上好好睡觉,明天等你的好消息。”傅斯恬侧目看她,笑眼弯弯。

    陈熙竹的心莫名地在她笃定的眼神下放松了下来。她有些丢面子,嘟囔道:“你真的是点都不紧张啊。”

    说完不等傅斯恬回话,她又自顾自地补道:“也是,你有什么好紧张的,妥妥的。”

    她和傅斯恬不是所高的,可早在高二书店兼职时就认识了。后来因为经常结伴兼职,自然而然地成了朋友。

    傅斯恬没有和她深聊过自己的家境,但从傅斯恬考成绩全县第二,最终却为了奖学金屈就了所升学率平平的私立高来看,陈熙竹猜测她家的情况该是比自己更艰难。

    “恬恬,你真的要报申大吗?”

    “如果分数够的话。”傅斯恬语调轻缓。

    “你肯定够啊。如果超出了的话,你真的也不改变主意?”

    申大是她们省内唯的所985高校,和其他的普通院校比起来,自然已经算是十分好的学校了。可是,相对于傅斯恬模到模的成绩来看,报申大,太浪费了。

    她话语里的不满意太明显了。傅斯恬打她:“熙竹,很不想和我做校友嘛?”

    陈熙竹直以来的理想院校就是申大了。

    “我高兴还来不及,我就是有点可惜你的成绩。”陈熙竹叹气。她想问傅斯恬,你是不是为了学费和生活费所以不出省?在省内,物价显然要比其他tp高校所在的超线城市物价要低,而且,也能省下每次来回的大交通费。

    可直到要到分岔路口了,她也不敢问出口。

    她怕戳到傅斯恬的痛处。

    “太可惜了。”她在心里再次感慨。

    “前面路灯是不是还没修好啊,要不要我陪你骑过去呀?”陈熙竹转了个话题,看着与自己家反方向的那条路问。

    傅斯恬摇头,软声道:“不用啦,就小段路。快回去吧,晚了你爸妈该担心了。”

    陈熙竹见她坚决,知道她不喜欢麻烦别人,只好叮嘱她句:“要再不修,你让你爸爸来这路口接你小段吧。”和自己父母总不用这么计较了吧。

    傅斯恬点了点头,与她挥了下,让她到家给她发条短信,而后自若地拐进了那条昏暗的环江路。

    前方的路幽幽暗暗的,江上的夜风吹来,凉飕飕的,老旧自行车哐哒哐哒地响在寂静,下下戳在傅斯恬的神经上。傅斯恬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握着车把的掌心开始直冒冷汗。

    每次过这段路都是这样,生怕路旁突然跳出个什么。

    心慌得不成样子。

    仿佛凌迟,她终于挨到小区旁明亮的道路上。她加快速度朝光亮踩去,额头已经是层细密的汗。

    爸爸?傅斯恬不禁在心里默念了声这个名词,随即甩头把这个词赶出了念想。

    旧式小区房沿着街,特意划出来的停车位距离遥远,小区业主们嫌麻烦,非动车都只稀稀落落地随意停在行人道,久而久之,也成了自然。

    傅斯恬锁好了车上楼。在楼门口站定,轻轻脚地开门。

    门被打开了条缝,里头透出了细长的光——居然有人还没睡?

    傅斯恬还在奇怪,门内便传来了脚步声,随即,门被大大地打开,露出了张年男人的脸。

    “恬恬,回来了?今天好像有点晚?”傅建涛眼里有慈爱,语气高扬,仿佛压抑着什么。

    傅斯恬越过他的身影,望见客厅里王梅芬与傅斯愉并排坐着,也没睡。

    “对,叔叔,今天是有点晚。”

    她随着傅建涛进门,边换鞋边乖巧应道:“因为快关门的时候又做了单。是我开门吵醒了大家吗?婶婶你们怎么都还没睡?”她直起身,视线落在王梅芬和傅斯愉身上。

    傅斯愉赶在傅建涛回答前,打了半个哈欠,不满道:“还不是我爸,接了个电话兴奋得跟什么似的。”

    傅建涛反锁好防盗门,回过头雀跃道:“恬恬,刚刚十点多时,京大和燕大的招生办都打电话过来了。”那可是京大和燕大,全国数数二的大学!

    傅斯恬微愣:“是出成绩了吗?”

    傅斯愉奚落道:“谁都知道明天才出成绩,指不准是骗子呢,别高兴得太早。”

    “你闭嘴,你懂什么?”傅建涛呵斥女儿。

    王梅芬面色本看不出好坏,但听见丈夫凶女儿,立刻皱起了眉头护着傅斯愉:“你凶什么?小鱼说得也没错。”

    她盯着傅斯恬,说完后半句话,“多考虑点总是没错的吧?”

    傅斯恬站在沙发旁,低眉顺眼,懂事道:“婶婶和小鱼说得对。叔叔,我们等成绩出来了再说吧。好晚了,叔叔婶婶累了天,先休息吧。”

    平静得过分。

    傅建涛有点急:“怎么可能是骗子,还来就是两个。人家连专业都保证了,说要给我们时间考虑,过两天还会来电话确认的。”

    他说着就要去翻茶几上刚刚记的记本给傅斯恬看。

    王梅芬状若无心道:“连学费、奖学金之类的都没说,我听着也觉得像骗子。”

    傅建涛把记本递给傅斯恬,有些不悦:“人家现在哪里会说这个。这么好的大学,能给你保证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也就是我们恬恬争气。恬恬,你看,京大说你分数有局限,所以只能给你保证这几个专业随你挑。但我觉得这几个还是非常……”

    傅斯愉从鼻腔里发出声冷哼,站起身子道:“你们继续和你们恬恬讨论吧,我去睡了。”

    傅建涛当作没听见她的阴阳怪气,还要继续给傅斯恬分析,傅斯恬声音轻轻地打断他:“叔叔,这两所学校我都不去。”

    傅建涛的说话声断了,傅斯愉回房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傅斯恬露出笑,温吞道:“叔叔,我其实直都想去申大。”

    “申大?”傅建涛下意识地跟着她重复。

    “嗯。”傅斯恬点头:“我想报申大的会计。”

    她不自觉地绞着身上挎包的带子,“叔叔,我想读会计,老师们都说这个专业以后毕业了好就业。而申大的会计系在全国都算很好的了。京大和燕大的会计我分数应该不够。”

    王梅芬从听到“好就业”这个字开始,脸上有了笑意。看起来没有读研的打算?

    “还有就是,报申大的话,我查过申大有入学奖学金,按投档分数排名,如果我分数够高的话,也许可以拿到这奖学金。叔叔婶婶你们的负担也可以轻点。”

    王梅芬的笑容愈发灿烂了。

    傅建涛眉头沉下来,想要劝些什么,傅斯恬轻轻地摇头,继续道:“而且,京大和燕大在北方,我过去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申大离家里近,我也方便回来。小鱼明年也高了,我可以给她做辅导。”

    “谁稀罕你给我做辅导了。”傅斯愉呛她,突然咒骂了声“傻逼”,直接转身回房甩上了门。

    傅建涛又急又难受,怒从心头起,步并作大步冲到傅斯愉门口拍门:“小兔崽子,你说什么呢?怎么和你姐说话呢?”

    王梅芬赶忙起身去拉傅建涛,“都几点了,你吼什么吼啊,邻居听到了像什么话?”说着她瞪了傅斯恬眼。

    傅斯恬连忙跟着安抚傅建涛:“叔叔,小鱼和我闹着玩呢。不早了,我们去睡吧。”

    傅建涛听到她声音,又转回话题道:“等等,申大的事,你再考虑考虑。我觉得……”

    王梅芬怼他:“你觉得有什么用,人孩子自己觉得才有用。你别瞎操心了,没听到恬恬自己有想法吗?去睡觉,明天还上不上班了?”

    傅斯恬附和:“叔叔,我会好好考虑的。你和婶婶先休息吧。”

    傅建涛被王梅芬瞪了好几眼,沉沉地叹了口气,只好点头了。

    回到自己逼仄的小房间里,四周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傅斯恬靠在门板后,心头涌起浓浓的疲倦感。

    她在书桌前的椅子上静坐了会儿,从床下的箱子里取出换洗的衣服,正准备出去冲个澡,门口传来敲门声。

    “恬恬,睡了吗?叔叔可以进来说几句话吗?”

    傅斯恬应了声,放下了衣服去开门。

    傅建涛在椅子上坐着,傅斯恬在床旁与他相对而坐。空气安静了几秒,傅建涛语重心长道:“恬恬,你是真的不想去燕大和京大吗?”

    傅斯恬颊边梨涡隐现,轻轻道:“叔叔,是真的。”

    “恬恬,你不要考虑其他的,没有什么负不负担的说法,奶奶给我们的钱够,你不要考虑这个。你只考虑自己的前途,真的不想吗?”

    傅斯恬认真点头:“叔叔,我真的不想。我是真的想去申大会计系。”

    傅建涛从她脸上看不出半分勉强,心里再是可惜也只能无奈道:“那好吧,你自己考虑好了,叔叔也尊重你的想法。叔叔虽然没用,但也不想让你再像考时那样委屈自己了。”他站起身,摸了下傅斯恬的头:“早点睡吧。”

    “好,叔叔晚安。”

    傅建涛离开后,傅斯恬垂着头看着地上自己的影子。

    真的不想、不可惜吗?

    她拿过枕边王梅芬退下来的合约,打开了微|博app,点开了私信,凝视着对话框里那句简短的“申大,会计系。”,唇角的弧度越扬越高,是进门后第个由衷的笑。

    真的不想、不可惜。

    其实她什么都不为,不为奖学金、不为节省生活费,只为了她在那——

    时懿在那,在申大会计系。

    她想到她身边。

    想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