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号言情小说网 > 现代言情 > 重生军少辣娇妻 > 第1662章 大堂哥
    一直以来,他的大堂哥都是他嫉妒和想要超越的对象,哪怕他如今已经成家,妻子也怀了孕,可是一旦想到秦以泽的时候,就心头火起,他觉得,堂哥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他能有什么本事,如今的一切,还不都是靠着老太爷和秦家才拥有的?

    可是,今天,在他最狼狈最惊恐不安的时候,让他看到了一个也许他今生都无法企及的秦以泽,他的大堂哥。

    优雅从容,有礼有度,尤其是流利的s国语,竟然如母语一般的熟练。

    他的事情,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没有罚款,一部分食品还会折算相应的钱款返还给他。

    他本以为倾家荡产,本以为背上巨额的债务,本以为也许连命都没有了,可就在这样秋高气爽的天气里,被他一直不服气的大堂哥给云淡风轻的解决了。

    这样的秦以泽他真的是第一次看到。

    小的时候他经常跟着大哥去太爷爷那里玩,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呢,他都记得不大清楚了,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别人的比较和父母对太爷爷和爷爷奶奶的怨恨。

    听得多了,也恨了起来。

    一直恨到现在。

    却全然忘了,他的今天是太爷爷用钱给堆起来的。

    秦以杉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朗朗如秋阳的大堂哥。

    秦以泽自然是不知道秦以杉的心思,也懒得去看,他带着他回到了酒店。

    好多年了,这对堂兄弟还是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站在一起,他们长得有分相像,但是气质却天差地别,尤其是现在,更是明显。

    秦以泽平静的目光阴冷了起来,如果可以,他是真的想将秦朗一家赶出秦家的。

    他也真的希望,秦朗和秦以杉能给他这个会的。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收点利息。

    秦以泽飞起一脚将秦以杉踹翻在地,随后,拳头就落了下去。

    秦以杉一开始是懵逼的,可是随着剧烈的疼痛和恐惧而来的竟然是一丝欣喜,他不知道这欣喜是怎么来的,可是他为秦以泽能揍他竟然感到很高兴。

    他觉得,他真的是疯了。

    疼痛不在,随之而来的是麻木,他的眼睛肿了,只露出一丝丝缝隙,看着那个冰冷的挥着拳头的大堂哥,他咧开嘴竟然想笑。

    可惜的是,太疼了,嘴角都被打坏了。

    这笑容竟然像是在哭。

    秦以泽收起了拳头,退后几步,整理了一下风衣,冷冽的眼锋如刺骨的钢刀在秦以杉的脸上一寸寸的刮过,温暖的室内充斥着冰寒的冷气,秦以杉佝偻着身子,动都不敢动。

    室内一片死寂。

    半晌之后,秦以杉勉强的睁开眼睛,一点点的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抬头就对上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高大身影,那一双精致清冷的眼睛眸色沉沉,幽暗如冰寒的深渊。

    秦以杉默默低下头,不敢看对面幽深冷冽的目光,觉得好像心脏都被冻住了一样。

    半晌,才沙哑着嗓子,艰难开口,“大哥……”

    好不容易吐出了两个字之后,却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

    说谢谢?

    他知道秦以泽不稀罕。

    说他错了?

    可他自己又说不出口。

    “竟然敢卖假酒,你是活腻了,还是觉得别人是傻瓜?”

    秦以泽坐在沙发上,姿势不动,只一双薄唇一字一顿地吐出这句话,语气带着冰寒和怒火。

    “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秦以杉终是认了错。

    秦以泽冷哼一声,懒得在教训他,拿起了电话,给他叫来了医生,他也懒得去处理他的伤口,担心不小心会弄死他,所以叫个医生来是最好的。

    检查完毕之后,也给他上好了药,该包扎的地方也包扎起来,看起来好像一个木乃伊。

    秦以泽给太爷爷和奶奶报了平安,不管如何,目前秦以杉还是秦家的子孙,就像上一次走私陷害的事情一样,如果他们不是秦家的人,东方煜和林老头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打完了电话的秦以泽看都没看堂弟,而是拿着电话去了外面的休憩区,将电话拨给了自己的小媳妇。

    当听到乔乔柔美的声音之后,秦以泽冰寒的眉目瞬间融化,用温柔似水的声音告诉媳妇,他后天带着秦以杉回帝都。

    和乔乔聊了几句之后,听到她那里有杂乱的声音,知道她也在忙,他就嘱咐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看着窗外口岸市的美丽的秋景,心里的那个念头真的是越来越强烈了。

    两生两世,他欠乔乔的太多了。

    在这样下去,终此一生,都无法弥补。

    他想,是该到下决定的时候了。

    叱咤风云的岁月,虽然只有短短几年,可是想要实现的梦想都实现了。

    这一身荣光,对他来讲,也许将是青春年华里最美的乐章。

    而如今,他有了新的梦想和追求。

    也许那又将是一段峥嵘的岁月吧。

    可不管如何,如果他做了选择,他将会和乔乔真正的长相厮守了。

    忽然间的,对于这样的生活,秦以泽无比的期待起来。

    而随之而来的是心情也好了很多,最起码回房间的时候看了看秦以杉的伤势,他是不希望秦以杉死在他面前,而他的堂弟却莫名其妙的感动起来。

    终于艰难的开口,“大哥,谢谢你……”

    秦以泽不置可否,难道他忘记了,他身上的伤有一部分是他给打出来的吗?

    还有这个堂弟想哭不敢哭的样子,可真是丑死了。

    秦以泽站在他的床前,薄唇紧抿,声音有些清冷,不过因为刚刚和小妻子通完电话,心情很好,难得的开口道,“好好养一天,明天带你回帝都。”

    “大哥,呜呜呜……”

    秦以泽嫌弃的看着这家伙涕泪交织的样子,看他脚不能动,只得拿出自己的帕胡乱的略带粗野的将他的眼泪擦干,随后将帕扔在他的床头,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哭了,都成家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呢。”

    “大哥,我想起小时候了,我被人欺负,你帮着我打他们,你给我买糖葫芦,带我吃炒栗子……”秦以杉莫名的哽咽起来,“那时候我最喜欢的人就是大哥了。”11